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6章 此曲只因天上有
    天叶凌月倒不是真担心南十四的死活,她对佛宗本来就没有多少好感。

    但南十四若是输了,那青妃的召魂冥曲将会呈一边倒的形势。

    相比召魂经的凝聚魂魄,召魂冥曲会让夏侯颀魂飞魄散,叶凌月倒是更乐意南十四能占据上风。

    就在叶凌月担忧南十四时,虚空意识海里,就未出声的烛照忽然呛声道。

    “这曲怎么听得有些耳熟。”

    “烛照老爷爷,难道你认得这曲子?”

    叶凌月一听,连忙追问道。

    青妃的实力,叶凌月一直很清楚。

    可没想到,她这次杀了个回马枪,实力比起早前更胜一筹,叶凌月也很怀疑,她的背后有其他势力的支撑。

    “好像在哪来听过,可是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了。”

    烛照无奈道。

    它也活了万余年了,可能在什么地方听过这冥曲,可是具体在那里,它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

    叶凌月翻了个白眼,这烛照,到了关键时刻,还真是不中用。

    “哎,你让我再想想,不过有点我可以肯定,这首冥曲不是九十九地的曲子,应该是来自三十三天。”

    烛照回忆道。

    来自三十三天?

    叶凌月听的一惊。

    青妃的召魂冥曲竟来自三十三天,那就难怪,南十四的召魂经不是对手了。

    三十三天和九十九地的差距,叶凌月早在面对邪神时,就已经领教过了。

    当时若非是有紫堂宿在场,只怕叶凌月也未必能够力刻邪帝。

    “那老秃驴输定了,丫头,你还是想法子,先把你手上的那一抹真龙之魂藏起来。”

    烛照依旧想不起在什么地方听过这首冥曲,不过它倒是好心提醒叶凌月,先转移夏侯颀的魂魄。

    一人的冥曲成了万鬼咆哮,其杀伤力大增,待到老和尚一输,夏侯颀的命魂必定不保。

    “连九洲鼎都保护不了夏侯颀的魂魄,他的魂魄还有什么地方可藏身。”

    叶凌月为难道。

    “你的鸿蒙天不就是最好的藏身之所,就算是冥曲,也无法进入鸿蒙天。”

    烛照没好气地提醒道。

    叶凌月一听,一个激灵。

    她怎么忘了这一茬,鸿蒙天堪比世外洞天,夏侯颀的魂魄在里面,必定能够感觉万鬼咆哮。

    叶凌月不再迟疑,神念一动,人已经进入了鸿蒙天。

    鸿蒙天内,灵气充裕,一片风和日丽的景象。

    外头斗得你死我活的南十四和青妃,什么冥曲佛经,对这里一点影响都没有。

    叶凌月掌心一扬,九洲鼎将夏侯颀的魂魄放了出来。

    “这里是?”

    夏侯颀来到了鸿蒙天后,顿觉一阵神清气爽,早前魂力不稳的状况也跟着消失了。

    “这里叫做鸿蒙天,你姑且现在这里避一避,待我收拾了青妃,再把你放出去。”

    叶凌月说罢,就欲离开。

    “凌月,你且小心了。”

    夏侯颀深深望了一眼叶凌月。

    叶凌月冲着其嫣然一笑,神念一动,人已经离开了。

    夏侯颀望着依然没有了踪影的叶凌月,喃喃道。

    “我欠你的,只怕此生都没法子偿还了。”

    就在叶凌月进入鸿蒙天的功夫里,南十四和夏侯颀的争斗也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万鬼咆哮的威力很是惊人,青妃周身的鬼火再度聚集在一起,鬼火森森,在南十四周身呼啸盘旋着。

    “青施主,回头是岸。你召出如此多的鬼魂,很难操控。一旦魂魄失控,势必会影响整个夏都的百姓。”

    南十四依旧在苦苦支撑,可他手中的金钵,光芒暗淡,他的眉毛胡须,也都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夏都百姓死活与我何干,别说是夏都,就是北青的子民也是如此。”

    青妃的眼底,满是冷酷之色。

    北青是她的母国没错,可是在她被关押在冷宫里,希望北青能够出面,帮她重得宠幸时,北青做过什么?

    什么都没做!

    她堂堂北青公主,最终却屈辱死在了夏宫。

    她恨透了这座偌大的夏宫,也恨透了大夏的子民,恨不得他们统统都去死。

    “堂妹,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可是北青的公主啊?”

    一旁的青宗主早已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得脸色发白。

    “闭嘴,你个蠢货,北青早已亡了,在我娘退位后,北青就已经完蛋了。暗之领才能带着我们重新崛起。”

    青妃恶狠狠剜了群青宗主一眼。

    “冥顽不化,那就休怪老衲无情了。”

    南十四手中,那口金钵腾地凌空而起,金钵在半空中,翻了过来。

    却见金钵底,一阵金光熠熠,现出了一个“卐”字来。

    “那是?!”

    青妃看到了钵底的梵文时,也是一怔。

    “佛法无边,我佛慈悲,佛光普照。”

    南十四手中的这口金钵,并非普通的神器,而是一件佛器。

    是由佛宗传下来的佛器,在人界,这等佛器珍贵无比。

    暗处,叶凌月身形一闪,回到了夏宫外。

    她抬眼看去,刚好看到了南十四祭出了金钵,金钵就如一轮小小的太阳,悬挂在夏宫外。

    “老和尚手中的,居然是一件佛器。只是……”

    叶凌月见了佛器金钵,没有太多欣喜之色。

    佛器对于南无山而言,十分珍贵。

    可是对于曾经拥有佛宗舍利的叶凌月而言,也不过如此。

    尤其是,在叶凌月看来,南十四的这口佛器有些问题。

    叶凌月脑中,神机符一动。

    关于那件佛器的资料,清晰的出现叶凌月的脑中。

    “镇魔钵,上古遗留下的基础佛器之一,曾是一名佛陀的化缘金钵。金钵底下有一金色篆文。佛力越强,篆文越强。此金钵经过了三千六百多年,上面的篆文已经模糊,加之早前为抵御万鬼,篆文上的佛力已经大打折扣,金钵必毁。”

    金钵必毁!

    叶凌月脑中的几个字才刚一闪而过。

    就听到半空中,一阵闷响。

    叶凌月和南十四在听到了那阵声响后,心底俱是一沉。

    那口熠熠生辉的佛门金钵,钵体上,生出了一道道的裂纹。只听得咔擦一声,金钵在半空中,一下子碎成了数瓣。

    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