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2章 梦靥
    天   书

    夏侯颀当时头疼欲裂,也不知梦境到底是真还是假。天   书  天  书中..文网

    他再看那口古棺,古棺上,没有任何纹路。

    “我当时以为,自己只是在做梦,就将先帝的灵牌摆回了原位,离开了王祠。”

    那天之后,夏侯颀一切如常,他也慢慢将这个梦遗忘了。

    只是八卦天门也已经在大夏扎根,开始取代大夏部队,在大夏各地驻扎。

    夏侯颀对此,也是敢怒不敢言。

    可渐渐的,夏侯颀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似乎是从他做了那个奇怪的梦后的第二天,夏宫开始出现莫名其妙的死人事件。

    最初是一名不受器重的老太监,再是到了他身旁的一名宫女,接二连三,以每天一个人的速度,夏宫的人都会离奇死亡。

    这些死去的人,无论男女老少,身上都没有任何伤口,可他们全身上下的血都被吸干了。

    他们的死法,很是可怖。

    御医院以为,他们是染病,可检查之后,又没法子查明病因。

    在接连死了七个人后,八卦天门留意到了这一点,他们派人调查,可也是毫无收获。

    夏侯颀也在命人调查此事,可是某一天晚上,他在寝宫里,忽然又做了个梦。

    他梦到自己再度到了王祠里,眼前,再度出现了那一口古棺前。

    让夏侯颀诧异的是,原本密封的古棺,竟出现了棺盖。

    梦中,夏侯颀再度走近了那口古棺。

    他走上前去,古棺的盖子发出了咯咯的声响。

    棺盖一下子打开了。

    里面躺着的却是一名女子。

    “青妃?!”

    夏侯颀一脸的震惊。

    女子不是旁人,正是被夏侯颀这些年,一直关押在了冷宫里的青妃。

    听到了夏侯颀的声音,女子悠然醒来。

    青妃睁开眼,看到了夏侯颀,面上满是惊喜之色。

    “圣上,您总算愿意来看臣妾了。臣妾这些年,一直在想你。”

    青妃说罢,迫不及待想要搂住夏侯颀。

    夏侯颀内心,对青妃很是嫌恶,自是不愿意和他亲近。

    他正欲推开青妃,可是诡异的事,夏侯颀心底不愿,可身子却不受控制,走向了青妃。

    他搂住了青妃,任由她抱着自己。

    青妃喜极而泣,可夏侯颀却一阵慌乱。

    “圣上,你果然是爱我的。叶凌月那贱人哪里比得过我,她已经不在了,圣上,你宠幸臣妾可好。臣妾这些年都在等你。”

    夏侯颀没有理会青妃,甚至于,他听不清青妃到底说了什么。

    他看着自己搂着青妃的手上,出现了一片片的纹路。

    那些纹路,正是他那一次在梦境中,看到的,那口古棺上生出的那片纹路。

    那些纹路滋生的同时,夏侯颀感觉到自己的手贴在了青妃的身上。

    透过衣服,他能感到一股温热之感。

    那并非是寻常皮肤的触感,而是一种……

    血液和力量,源源不断朝着夏侯颀的体内涌来。

    青妃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青妃的面色慢慢变了。

    她的皮肤开始发皱,身体里的元力也在迅速溃散。

    “圣上?”

    青妃意识到了什么,她尖叫着,她感到自己体内的血在被吸食,整个人就如一颗风干的果实。

    “你放开我!”

    青妃看到拥抱着自己的夏侯颀,全身布满了一片片古怪的黑色纹路。

    他的双手像是有着神奇的魔力,让她的生命力一点点在流逝。

    青妃失去了抵抗力,她看着自己从一个活人慢慢变成了一具死尸。

    直到她咽气的那一刻,夏侯颀才松开了手。

    他杀了她……

    在看到青妃死去的那一刻,夏侯颀忽然脑中,闪过了一个个片段。

    同样的夜晚,同样的王祠。

    那些太监、宫女、侍卫一个个接连死在了自己的手下。

    同样的冥纹,出现在他的体表,让那些人丧失了性命。

    每个夜晚,他都会无疑是,夺取这些人的性命。

    “夏侯颀!夏侯颀!”

    叶凌月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夏侯颀的魂魄,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那是梦境还是?”

    叶凌月担忧地望着夏侯颀。

    夏侯颀定了定神。

    他的魂魄离体,魂魄很是不稳定。

    方才的回忆,让他有一瞬,陷入了梦靥之中,几乎难以把持。

    “你恐怕也猜到了,那并非是梦境。”

    夏侯颀苦笑道。

    当他亲眼目睹青妃被自己害死后,他一下子从梦境中惊醒了。

    “从梦中醒来后,我发现自己身在夏阳宫的床榻上。我当时还松了口气。”

    夏侯颀告诉自己,好在,那只是一个梦。

    看那梦境太过真实了,夏侯颀醒来后,不禁怔怔看了眼自己的身子。

    好在,那些阴魂不散地冥纹并没有出现。

    青妃死前的尖叫声,仿佛就在耳边不断盘旋,夏侯颀惊魂未定,他决定,前去王祠看一看那口古棺。

    他独自一人到了王祠。

    那时,已经是三更前后。

    王祠的灯还亮着,守夜的宫人趴在了门外,睡了过去。

    夏侯颀一人,进入了王祠。

    王祠里,上百位先帝的灵牌依旧摆放在那里。

    那口巨大神秘的古棺依旧摆放在那里。

    一切看着和平日没什么两样。

    古棺上,依旧一片光滑平整。

    “好在只是个梦。”

    夏侯颀松了口气,他走到了古棺前,手不自禁落在了古棺上。

    可就在夏侯颀的手落在古棺上的一瞬,古棺里,一阵尖锐的叫声传了出来。

    那一声尖叫声,打破了夜的沉寂。

    夏侯颀吓得倒退了几步。

    他的眼前,那口古棺上,泪泪流出了鲜血来。

    那鲜血,化成了一条条纹路,棺体上,出现了一条裂缝。

    从未出现过的棺盖,出现了。

    棺体里,赫然躺着一个人。

    那是一具干尸,尸体还完好穿着宫装,正是在夏侯颀的梦境中,被夏侯颀杀死的青妃。

    “圣上,你为何要杀臣妾?臣妾那么爱你……”

    青妃的尸体,从石棺里攀爬了出来。

    她那具早已干涸的尸体,朝着夏侯颀走来。

    “滚开!”

    夏侯颀又惊又恐,他精神力一动,青妃的尸体被精神力击中,就如秋风卷落叶,一下子被扫出了老远。

    中 文  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