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0章 大夏的秘密
    天   书

    早前在夏宫时,夏侯颀的神魂突然消失了。天   书  天  书中..文网

    所有人都以为,夏侯颀的神魂是溃散了,就连叶凌月也是这么认为的是,可事实上,夏侯颀的神魂只是转移了地方,从自己的肉身上,转移到了那块灵牌上。

    “夏侯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何会在我这?”

    叶凌月再看看夏宫方向,已经烧红了的天空。

    她早前还担心夏侯颀出了事,这么一看,倒是自己多此一举了。

    “那一日,我听到了前世曲。”

    夏侯颀看向叶凌月,目光柔和了几分。

    尽管眼前的叶凌月,依旧是一副乱糟糟的少年打扮,可她身上的气息,和当初一模一样。

    叶凌月就是叶凌月。

    夏侯颀的神魂为何回到灵牌上,连他自己也说不清。

    他昏迷不醒,浑噩之间,忽听到了一阵悠扬的乐曲。

    那曲声之间,他竟是不自觉回忆起了当初和叶凌月初次相识的时候。

    那时候,他还只个不得志的皇子,叶凌月也不过是洪府弃女。

    是她,让自己从浑噩中清醒了过来。

    他倾心于她,奈何襄王有意神女无心,他成了夏帝,可后座一直空缺。

    只有他心底知道,夏后之位,他只为她而留。

    她越走越远,成了神。

    他却只是一介人族的皇帝,他将那份爱慕,珍藏在了心底,自此不愿再与任何人说起。

    直到他听说了她陨落的消息。

    恍若晴天一个霹雳,他所有生的希望,都破灭了。

    前世曲传来时,夏帝那一抹神魂被触动了。

    彼时,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找到叶凌月。

    生不能在一起,死也要常相伴。

    抱着那样的念头,他浑浑噩噩着,一路飘离了肉身。

    浑浑噩噩件,到了那块灵牌上。

    事后想来,吸引夏侯颀的并非是那块灵牌,若是他感觉到了叶凌月的气息。

    刚到灵牌上时,夏侯颀极度虚弱,连叶凌月都不曾发现他。

    哪知道,今日,前世曲再度吹响,唤醒了浑噩的夏侯颀。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夏宫。

    再一看,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就在咫尺之外。

    夏侯颀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定睛一看,才发现,眼前之人真的就是叶凌月。

    夏侯颀一时之间,不知从何说起。

    “凌月,你怎么回了人界,他们都说,你已经陨落了。”

    亲眼再看到叶凌月,夏侯颀才相信,叶凌月还在人间。

    看到叶凌月还在,夏侯颀眼底,又多了几分生的希望。

    “不过是谣传罢了。比起我的死讯,我更关心的是,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夏侯颀,你可记得,当初我离开夏都时,与你说过什么?”

    叶凌月目光一凝,落在了夏侯颀身上。

    叶凌月的语气很是严肃。

    夏侯颀一愣,自从他当了夏帝之后,已经多久没有人与他这般说话了。

    可面对这样的叶凌月,夏侯颀非但没有感到不满,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欢喜感。

    这世上,恐怕也就只有叶凌月,才会这般和他说话。

    他与她之前,没有君臣之礼。

    在她眼中,自己依旧是那个被困在侧殿,孤立无援的普通人。

    “我记得,当年,你离开大夏时,你说过,将大夏托付给我,希望我能当一位明君。”

    夏侯颀叹了一声。

    正是由于叶凌月的嘱咐,这些年,他一直兢兢业业。

    “夏宫的那些冥纹,又当怎么解释?”

    叶凌月凝视着夏侯颀。

    解铃还须系铃人,叶凌月相信,夏侯颀对此不会一无所知。

    “你已经发现了。那些冥纹,的确是因我而起。”

    夏侯颀叹了一声。

    他就知道,一切都瞒不过叶凌月。

    夏侯颀想了想,还是将他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叶凌月。

    事情归根究底,还要从孤月海事变说起。

    大约是一年多前,秦小川占领了孤月海。

    人界一夜之间,突遭变故。

    秦小川开始侵占人界各大国的政权,大夏作为当时青洲大陆的第一势力,首当其冲,受到了冲击。

    秦小川亲自领兵,攻打夏都。

    夏侯颀自是奋起反击,他手下拥有叶凰玉和聂风行、蓝应武等猛将。

    秦小川虽然修为高,可面对训练有素的大夏军团,也是焦头烂额。

    此后,秦小川改变了策略,他夜袭夏宫,掠走了太后和夏帝的一干妃子子嗣。

    秦小川以此为要挟,威逼夏帝退位,交出叶凰玉等人。

    夏帝陷入了两难的局面,一方面,他不忍见太后备受折磨,另一方面,他又不愿交出叶凰玉等人。

    夏帝左右为难之下,只能是暗中让叶凰玉等人离开,同时答应了秦小川退位。

    哪知秦小川还不知足,挟持夏侯颀想要逼叶凰玉等人自投罗网。

    夏侯颀被软禁在深宫中,郁郁寡欢。

    也正是那时候,太后见夏侯颀日渐憔悴,很是担忧,就告诉了夏侯颀一件事。

    “我母后告诉我,夏宫的地底有一个暗宫,在那里陈列着大夏最大的秘密,兴许它可以帮助我。”

    夏侯颀在叶凌月面前,无所保留,将过去一年发生的事,全都告诉了叶凌月。

    “夏宫的地底?”

    叶凌月听得一愣。

    大夏竟还隐藏着那么大的秘密?

    这一点,倒是让其很是意外。

    大夏存世已经千年,一个大国,拥有自己的秘密,并非是什么稀罕的事。

    可到底是怎样的秘密,会让夏侯颀丢了肉身,还险些魂飞魄散?

    叶凌月如今已经是神念师,她在进入夏宫时,也试着用神念搜索四周的情况,可是地下有暗宫这件事,叶凌月却没有发现。

    这意味着,暗宫的存在,已经超出了叶凌月的神念可以搜索的范围。

    夏宫的地下,竟然隐藏着一个比神族更加可怕的存在?

    这个消息,让叶凌月不禁为之震惊。

    夏侯颀叹了一声。

    “我当时也是鬼迷了心窍,一心想着,决不能再受孤月海的摆布,就听信了母后的话,打开了夏宫地下暗宫的门,在那里……我……”

    夏侯颀说到了这里,不由声音一顿。

    他的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

    中 文  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