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9章 魂归来
    天   书

    青妃目光落在了老和尚身上,冷哼了一声。天   书  天  .书中文网

    “老和尚,你还装神弄鬼什么,难不成,你还能厉害过刚才那和尚不成?我实话告诉你,别说是你,就是叶凌月本尊来了,见了我这尸兵,也得乖乖认输。”

    暗之领的驭尸之法,已经超乎了人界和神界的范畴。

    就算是对上神兵,青妃都未必会惧怕。

    “邪不胜正,青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南十四对于青妃的说法,却是全然不以为意。

    只见他武僧袍之下,一阵华光闪动。

    老和尚的身上,也出现了一条条的纹路,只是和那些尸兵身上的纹路不同,南十四身上的纹路,呈金黄色。

    青妃面上的笑意,一下子凝固住了。

    同样都是纹路,可南十四身上的那些纹路,和冥纹截然不同。

    “慈悲手。”

    南十四脚下一动,他的身法竟是比早前的无怒和尚快了数倍。

    他掌间一动,只听得啪啪数掌,犹如拂尘一般,落在了最近的一名天门弟子身上。

    看似轻飘飘的一掌,落下时,却发出了犹如爆豆般的响声,那名天门弟子刚沾染了尸毒,看而被老和尚一掌录下,因尸毒而生的冥纹,竟是一下子停止了生长。

    那天门弟子身形一滞,轰然倒地。

    只是几个眨眼的功夫,场内就有多名中了尸毒的天门弟子被控住了。

    “该死的老和尚,他身上的到底是……”

    青妃没想到,自己的尸兵居然会被老和尚的手法所控。

    外头,传来了鸡鸣声。

    不好,天就要亮了!

    青妃的面色再变了变,她乃是尸体所化而成的赶尸人,终归不是常人,天亮的情况下,她无法再操控这些活尸。

    夏侯颀,算你走运。

    不过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距离你魂飞魄散的日子不远了。

    青妃闷哼了一声,口中发出了一阵尖锐的呼啸声。

    她率先身形一掠,从朝夕宫里飞掠而出。

    那些尸兵得了命令后,也紧随其后,一个跟着一个,随着青妃一起消失在重重宫阙之中。

    “掌教,那些尸兵都走了。”

    无怒和尚目睹那些尸兵一个接着一个离开了,松了口气。

    他急忙放下了夏帝,快步到了南十四老和尚的身旁。

    “掌教,您身上的这些纹路是?”

    无怒和尚一脸的好奇。

    南十四身为南无山中德高望重的掌教,鲜少在人前动手。

    这一次,也是无怒和尚第一次看到南十四真正出手,早前他还以为,看着瘦瘦弱弱的掌教,只知道背诵经文,没想到,掌教也是一名武道高手。

    而且从方才掌教对阵那些尸兵的情况看,掌教的本事还绝不仅仅只有这些。

    “这叫做圣纹,历任南无山的掌教身上都会出现圣纹。圣纹里蕴含了佛力,刚好是方才那些冥纹的克星。”

    南十四说罢,收起了圣纹他,他身上的那些纹路也随之消失了。

    叶凌月的感知能力很是敏锐,正如她早前感受到的那样,她在南十四的身上,感受到了佛力。

    但佛力本身并不强,时强时弱,正是因为这些圣纹的缘故。

    “那这些天门弟子又该怎么办?”

    无怒和尚查看过夏帝,夏帝身上的那抹神魂还没溃散。

    可那些天门弟子就麻烦了,他们中了尸毒,虽然方才被南十四控制住了,可这会儿,一个个正在逐渐恢复知觉。

    “我只是佛力,暂时控制了他们身上尸毒的蔓延。时间一久,尸毒还会扩散,唯一之法,就是将他们铲除。”

    南十四说罢,看了眼地上的那些天门的弟子们。

    “将其铲除?可是掌教,这些人都还是活人?”

    无怒和尚有些于心不忍。

    出家人以慈悲为怀,这些人可都是活生生的性命。

    “若是不将他们铲除,一旦彻底尸化,别说是整个皇宫,就连整个夏都,乃至整个大夏都会遭殃。”

    南十四双手合十,又阿弥陀佛了一句。

    老和尚话才说完,朝夕宫的地面上,顿时腾起了一片火炎。

    “掌教?”

    无怒和尚大吃了一惊,看着这些不断从地面钻出来的绯红色火焰。

    这些焰火,就像是一簇簇怒放的红莲,那些被佛力控制住的天门弟子们,在火光下,刹那就化为了灰烬。

    “将夏帝带走,朝夕宫发生火患,全宫卒。”

    南十四说罢,飘然离开了。

    “弟子……遵命。”

    无怒看着越少越猛的火势,再看看早已没了踪影的南十四,咬了咬牙,背起了夏帝,也消失在火光之中。

    鸡鸣声,将叶凌月从睡梦中惊醒了。

    “已经是三更天了?”

    叶凌月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她看了看自己怀里的那块灵牌,起了身。

    “嗯?夏宫那边怎么一片火光冲天?”

    叶凌月眼皮子猛跳了几下,看向了夏宫。

    不好,皇宫起火了。

    叶凌月一见,正欲推窗而出,可忽然间,她像是感觉到了什么。

    她蓦然一个回首,发现自己的床榻前站了一人。

    叶凌月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人是什么时候来的,她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凌月,是你嘛……”

    那人幽幽回过身来,看向了叶凌月。

    叶凌月惊了惊。

    “夏侯……”

    那一个“颀”字,卡在了叶凌月的喉间。

    夏侯颀快步上前,一把就搂住了叶凌月。

    只是这一搂,却是扑了个空。

    夏侯颀的身子一下子穿透了叶凌月的身子。

    夏侯颀消瘦的脸上,露出了怅然之色。

    他苦笑道。

    “我险些忘记了,我早已不是人了。”

    “怎么会……你的命魂怎么会在这里?”

    眼前的夏侯颀,自然不可能真的是夏侯颀,而是夏侯颀的那一缕神魂。

    早前一直停留在夏侯颀身上,用了神魂灯守护住的,那一缕神魂。

    叶凌月也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叶凌月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快速看了眼自己的床榻边,那一个灵牌还好好的放在那里。

    难道说……叶凌月的脑中闪过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夏侯颀的神魂一直在那块灵牌上,自己将他的神魂带了回来?

    中 文  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