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7章 不灭的神魂
    天   书

    如今叶凌月和奚九夜的事,对于叶凌月而言,已不再是心魔了。天   书  天  书中..文网

    她也很好奇,自己再听三生曲,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洛青听罢,只得硬着头皮,开始吹奏前世曲。

    悠扬的乐曲声,回荡在客栈里。

    叶凌月闭上了眼。

    脑海中,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些模糊的画面。

    可随着乐曲的深入,那些画面消失了。

    “竟是空白一片?”

    一曲毕,叶凌月的心境却是一片空明,并无半点杂念。

    也不知是她修为提升的缘故,还是真的已经彻底放下了前世之事,再听三生曲,叶凌月的脑海中,竟是空无一物。

    “这就麻烦了。”

    叶凌月头疼不已,她听是前世曲已无感觉,那怎么知道夏侯颀的神魂为何会溃散。

    “女神,您听出个所以然了没,小的快吹不下去了。”

    三生曲对于洛青这样的修为而言,吹奏起来还是很累的。

    一日吹奏两次,已经让其的元力消耗的七七八八了。

    “你将前世曲的曲谱留下,我再琢磨琢磨。”

    叶凌月这才想起,洛青还在卖力吹奏。

    换成了以前,三生曲的词曲,那可是三生谷的不传之秘。

    可对于如今的叶凌月而言,三生曲压根不算什么。

    洛青自是不敢讨价还价,留下了前失去的曲谱后,就灰溜溜离开了。

    这一夜,叶凌月都是难以入眠。

    她反复查前世曲的词曲,再查看着刚到手的那块灵牌。

    只可惜,两者都是毫无头绪。

    “在这样下去,夏侯颀若是七日之内,无法凝聚神魂,就真的魂飞魄散了。”

    叶凌月蹙眉想着,她连日奔波,也有些困了,竟是抱着那块灵牌昏昏欲睡了过去。

    是夜,在夏宫里。

    那一盏神魂灯依旧是闪着幽幽的光。

    “太后,您已经守了陛下两天两夜,再这样下去,您的身子也熬不住了。”

    太后身旁的侍女劝说道。

    太后犹豫着,再看了眼那盏神魂灯,留下了两名侍女看守神魂灯,先行休息去了。

    三更前后,忽的,朝夕宫里,兴起了一阵怪风。

    只听到一阵“碰碰”作响声,朝夕宫的几扇窗同时打开了。

    “好好的,怎么忽然变了天。”

    已经睡眼惺忪的宫女被惊醒了,忙去关窗。

    那盏神魂灯,在风中被吹得四处摇曳。

    一缕怪风忽至,夏侯颀的床榻前,站了一人。

    面上满是冥纹的青妃出现了。

    “夏侯颀,你也有今天。”

    青妃望着夏侯颀,眼神极其复杂,有爱,有恨,更有无尽的惆怅。

    她爱床榻上的那个男人,为了他,不惜背井离乡,到了大夏。

    可这个男人又给了她什么?

    当年只因为得罪了叶凌月那个贱人,她惨遭洪放侮辱,还被关押在冷宫,终年不见天日。

    可这个男人,却依旧对叶凌月念念不忘,哪怕她去了神界,心有所属。

    “如今你成了这副鬼模样,还不如随我一起去了。我们生不能在一起,在另外一个世界若是能做夫妻,也是一桩美事。”

    她也看出了,夏侯颀只剩了一抹神魂在。

    青妃阴测测的笑着,她对着神魂灯吹了一口气。

    只要神魂灯一熄灭,夏侯颀身上的那一抹神魂也会跟着随之消失。

    哪知青妃一口气吹过去,神魂灯晃了晃,熄灭了。

    “嗯?”

    青妃吃了一惊。

    神魂灯熄灭了,可床榻上,夏侯颀的那一抹神魂却没有溃散开。

    “怎么可能,夏侯颀只剩了一抹命魂,没有神魂灯守护,他的神魂怎么可能不溃散?”

    青妃带着一帮尸,潜入了夏宫,就是为了找寻机会,夺取夏侯颀的最后一缕命魂。

    白日里,她暗暗使用了禁咒,试图让夏侯颀魂飞魄散。

    原本已经成功了,她清楚感觉到夏侯颀的神魂已经溃散。

    哪知道,夏侯颀的身上,又落了一抹神魂。

    青妃不得不再次出手。

    青妃自然是想不到,夏侯颀的那抹神魂,早已不是夏侯颀的神魂,而是叶凌月的一抹神识,偷龙换凤了。

    叶凌月的神念之力很强,让人根本没法子区分开。

    一日之内,神魂灯两次熄灭,可对夏侯颀的神魂却没有半点影响,这让青妃很是匪夷所思。

    “看来,你对人界的羁绊还很深,迟迟不肯离开。难道到了今日,你还在等候叶凌月回来?”

    青妃望着夏侯颀那张消瘦不堪的脸,面上满是痛恨之色。

    “你要等她回来救你,我偏不如你愿。”

    青妃恨声说道,忽是抬手,一掌挥向了夏侯颀的天灵盖。

    夏侯颀的最后一缕神魂,就凝聚在天灵盖上。

    “大胆妖孽,竟敢刺杀夏帝!”

    就在青妃准备杀害夏侯颀时,身后一阵怒喝。

    青妃大吃一惊,回头一看,就见了南无山的两名和尚,冲了进来。

    “难怪今夜阴风大作,何方妖孽,竟敢在此撒野。”

    南十四白日里,见了夏侯颀的神魂突然消失,后又突然凝聚,本就觉得古怪。

    今夜,老和尚打坐时,一直觉得神魂不守。

    加之后半夜,宫里突然起了阴风,老和尚就坐不住了。

    来朝夕宫一看,果然就见了一名刺客想要行凶。

    青妃一见来人,尤其是看到了南无山的袈裟后,面色也是大变。

    她如今不人不鬼,最怕的就是的佛门中人。

    “青妃,青妃娘娘。”

    两名宫女看到了青妃,吓得魂飞魄散。

    宫中早已死去的青妃,怎么会死而复生,出现在这里。

    “老和尚,这是我和夏侯颀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

    青妃冷喝了一声。

    南无山又如何,她如今已经不是当初的青妃了,有了暗之领撑腰,她根本不惧眼前的几个秃驴。

    只听到宫外,一阵惨呼声,多名面带冥纹的尸兵冲了进来。

    “居然还在宫中埋伏了尸兵……”

    南十四和无怒和尚一看,才知青妃今日也是有备而来。

    “老和尚,识相的快点滚,否则,我连你一起杀。”

    青妃冷笑着,她虽是死了,可因祸得福,成了赶尸人。

    这一次重返夏宫,就是想要有怨抱怨,有仇报仇。

    中 文  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