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5章 夏帝之死
    天   书

    叶凌月走上前去,用神念搜索了一番。天   书  天  .书中文网

    很快就找到了她今日的目标物。

    一片青砖瓦砾中,一块灵牌静静地躺在那里。

    那块灵牌,就是早前夏侯颀床榻上那块古怪的灵牌。

    和早前相比,灵牌上的那些冥纹都已经消失了,上面连一个文字都没有,看上去是空白的。

    如今看上去,灵牌和叶家祠堂里的那些灵牌没什么两样。

    叶凌月走上前去,正欲拿起那块灵牌。

    哪知这时,身后一阵脚步声。

    叶凌月心头一凛,不急不忙,退到了一旁。

    几人走了过来。

    “怎么是他们?”

    来人让叶凌月很是吃惊,不是夏宫的侍卫,也不是天门的热,而是……

    南无山的南十四和无怒和尚。

    这两人,这几日也在夏宫,叶凌月记得洛青提过,说是这两人也帮忙夏帝诊断病情。

    夏帝已经搬到了朝夕宫,照理说,他们也该在朝夕宫才对,怎么跑到这片废弃之地来了。

    叶凌月纳闷着,她没忘记自己身上有隐身符,她在一旁,冷眼旁观了起来。

    “掌教,我们到这里做什么?”

    无怒和尚纳闷着。

    夏侯颀的病情,南十四也是束手无策。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替夏侯颀经诵佛。

    今日洛青一进宫,太后就让南十四等人先行避让开,无怒为此还颇有些怨言,南十四倒是不以为然,闲庭信步一般,在宫中闲逛了起来。

    “无怒,和你说过多少次,凡是不能看表面。有时候,你眼前所看之物,未必就是它的本貌。”

    南十四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了一句。

    “这老和尚,看上去倒是有几分玄妙。”

    叶凌月在旁看着,觉得南十四身上,有股隐隐欲现的力量波动。

    老和尚的修为不弱,叶凌月怀疑他已经修炼出了佛力。

    若是对方真的修炼出了佛力,那必定和佛宗有所联系,自己和打起交道来,必定要万分小心。

    叶凌月暗忖着。

    南十四也径直朝着夏阳宫的废墟行去。

    他的目光,正在废墟里寻找着。

    南十四可不像是叶凌月,拥有神念,能一下子找到灵牌所在。

    糟糕……叶凌月顺着对方的目光看过去,暗暗心惊。

    没想到,老和尚的目标竟然和她是一致的,难道说,老和尚也发现了那灵牌的秘密?

    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那老和尚,将那块灵牌拿走?

    叶凌月心底急啊。

    “大师,大事不好了,太后请您快些回去。”

    南十四和尚还未找到灵牌的具体下落,就见了身后,一名太监神情焦虑,快跑而来。

    “发生了什么事?”

    南十四吃了一惊。

    “圣上出事了,太后让两位大师快些回去。”

    那名太监一脸的急色。

    “难道是洛青那小子整出了什么事,我就说了,那小子一看就是个招摇撞骗的。”

    无怒和尚冷哼道。

    “先被说了,我们先回去看看。”

    南十四看了眼废墟。

    他要找的东西,必定就在废墟里,只是一时之间找不到。

    横竖废墟一直在这里,他迟些再来找就是了。

    南十四和无怒和尚快步跟上了那太监。

    “洛青不会整出了什么幺蛾子吧?”

    叶凌月也皱了皱眉。

    她可是再三叮嘱洛青,不要贸然动手,太后若是问起来,就找个借口推脱了。

    叶凌月的确是和洛青那么说的,洛青也的确是照着叶凌月的话说的。

    可太后见了洛青后,一口一个神医,认准了洛青一定有法子救夏帝。

    太后强制要求洛青帮忙救夏侯颀。

    洛青见叶凌月一直未出现,心想着,不妨用三生曲搪塞一下子。

    就取出了箫,吹奏起了三生曲中的前生曲来。

    哪知洛青不吹奏还好,这一吹奏,反倒出了问题。

    早前黄方尊献上的那盏神魂灯,居然一下子就熄灭了。

    早前停留在下夏帝身上的那抹神魂,一下子就溃散开了。

    这可把洛青给吓死了。

    太后也吓得魂不守舍,宫中的御医束手无策。

    太后无奈之下,想到的就是南无山的两位大师。

    这才有了方才南十四被匆匆叫做那一幕。

    叶凌月哪里知道,洛青那小子会不按理出牌。

    她见南十四等人离开了,迅速在废墟里一番搜索,将那块灵牌取了出来。

    灵牌一入手,叶凌月又掂量了几下,发现这块灵牌在失去了冥纹之后,就和一块普通的灵牌没什么两样了。

    “难道说我看错了?”

    叶凌月纳闷着。

    “也罢,先把令牌带回去,余下的,改天再说。”

    叶凌月略一沉吟,将灵牌收了起来。

    洛青那边,也不知出了什么事,她还得替那小子善后。

    叶凌月脚下一快,飞速朝着朝夕宫方向掠去。

    朝夕宫内,此时已经乱成了一团。

    洛青跪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

    “两位大师,求你们一定要想法子救救颀儿。我的皇儿啊。”

    太后哭得哭天喊地,一脸的悲怆。

    床榻上,象征神魂凝聚的神魂灯,已然熄灭。

    南十四走上前去,仔细替夏帝把了把脉。

    “太后,圣上已经去了。”

    南十四一检查,发现夏帝依旧是脉搏气息全无,早前代表一线生机的那抹神魂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意味着,夏帝已经死了。

    “不,我儿不会死。他可是大夏天子。洛青,都是你,是你害死了我儿。”

    太后哭闹着,一把抓住了洛青,想要与他拼命。

    若非是洛青要吹走什么三生曲,颀儿的神魂,最后一缕神魂怎么会一下子消失了。

    “太后,小的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是借给小的几个胆,小的也不敢杀害皇上啊。”

    洛青也是惊恐不已。

    他怎么知道夏帝的神魂会这么脆弱,一个吹奏,就把他的神魂弄没了。

    洛青心底叫苦连天。

    叶女神,您到底去哪里了,倒是快点现身,替小的解围啊。

    “你让叶凌月出来,她为何一直不现身,她若是出现,我儿就不会死,我儿为了她,连死都不怕了。你倒是让她出来啊,那女人,为何如此狠心,我儿心心念着的,可都只有她一人。”

    太后就如魔怔了般,逼着洛青一定要喊出叶凌月来。

    中 文  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