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38章 水牢
    天 书

    天  书

    天.书

    天 . 书

    天   书时间转瞬回到了正午前后,啵啵在和曾小雨叮嘱了一番后,尾随着叶凰玉一起离开了夏都。

    为了不惊动叶凰玉,啵啵并没有追上前去。

    哪知就是一个晃眼的功夫,啵啵就把人给弄丢了。

    这也是为什么,啵啵之后没能返回秘密基地的原因。

    说起来,这也不能怪啵啵,她本就不是个细心的,平日在冥界有冥日父子俩关照着,倒还凑合,这一到了人界,粗心的毛病一不留神即就捅出了篓子。

    临近夏都方向,叶凰玉进城时,已经换了一副中年妇人的模样。

    叶凰玉贵为大夏女侯,在夏都政变之后,也学会了一身乔装打扮的技巧。

    她这一乔装,啵啵就认不出人来了。

    啵啵假扮成了小乞丐的模样,在城里转悠了一圈,始终没有发现叶凰玉的踪影。

    无奈之下,她只好等着三更到来,前去叶凰玉和叶青所说的聚集地等候叶凰玉了。

    三更前后,夏都里,一阵更夫打更的声响。

    啵啵百无聊赖,到了城北附近。

    说好的集合地,一个人影都没有。

    “人呢?”

    啵啵想了想,在地上绘了个结界。

    她跳到了结界中去,将自己的气息掩盖了。

    过了一会会,就见了一名中年妇人行了过来。

    妇人身材不高,穿了身蓝底白花的裙子,看上去不过是普通的城民。

    不过普通的城民,显然不会在这个时辰出现在城北这种偏僻地。

    啵啵再仔细一看,认出了那人正是叶凰玉。

    叶凰玉也是谨慎的很,她没有直接到聚集地会合,而是在附近徘徊了片刻。

    直到三更到来,才见了一个人影,从了城东方向行来。

    对方只有一人前来,走近了,一看,正是叶青。

    叶青也顾前盼后,留意着四周。

    看到那名中年妇人时,叶青还怔了怔。

    “三姑?”

    叶青迟疑了下,轻呼了一声。

    叶凰玉仔细观察了,叶青的确是一人前来。

    看来,早前她们对叶青的怀疑是多余的。

    叶凰玉稍松了口气,抹去脸上的装扮,露出了真容来。

    “是我,叶青,怎么只有你一人?”

    叶凰玉书信中叶青说要今晚去救叶孤等人,叶凰玉以为,他至少会召集一批人手。

    叶家虽然认定凋零,可还是有几名忠诚的部下的。

    “三姑,可算是找到你了。我哪里敢找人,天门的人把叶家上下盯得死死的,那些老部下,走的走逃的逃,哪里会有人出手相助。叶家如今能够倚靠的,也就只有三姑和三姑丈了,话说,怎么只有你一人,你的人呢?”

    叶青一把抓住了叶凰玉的手,双眼通红,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叶青说罢,还四下看了看。

    早前宋管事分明说了,叶凰玉在皇宫中救走了曾大师,她还有一名很厉害的同伙。

    宋管事的意思是,能将对方一网打尽,那就尽量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只有我一人,我们叶家的事,无需参合其他人。”

    叶凰玉淡淡说道,甩开了叶青的手。

    哪怕是现在,叶凰玉对叶青父子俩也没多少亲情。

    叶凰玉是个锱铢必较的人,当初叶青背着她欺负叶凌月的事,她至今记得一清二楚。

    叶青的手,尴尬着悬在了半空中,他干笑了两声。

    “也对,三姑你本事了得,有你在,一人足矣胜百人。我们这就去天门的监牢,把爷爷和我爹他们救出来。”

    叶青说着,小心翼翼地望了眼叶凰玉。

    “你手中的,可是龙吟剑?”

    叶凰玉留意到,叶青的腰间,还配着一把剑。

    那剑,即便是隔着剑鞘,依旧是带着凌厉的气息。

    龙吟剑之事,叶凰玉已经从曾小雨口中得知了。

    这把剑,虽然不是出自叶凌月之手,可却是以叶凌月之名杨威的。

    叶家已经将其视为传家宝。

    这样的剑,落在叶青的手中,叶凰玉看着,很是不快。

    “我怕剑留在祠堂里,会被有心人士觊觎,再说了,今晚劫狱,万一不敌,还可以用此剑御敌。”

    叶青解释道。

    “你带了龙吟剑去劫狱,岂不是告诉天下人,是叶家来劫狱?”

    叶凰玉冷哼了一声,不知道叶青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是小侄疏忽了,三姑你放心,这把剑,我绝不轻易使用。”

    叶青一脸的尴尬。

    他总不能告诉叶凰玉,宋管事要求的事,剑和人同时送到,才会放了叶孤等人。

    “你办事,太过草率了些,待会劫狱,万事小心,若是有什么不对劲,你先带着你爷爷离开。他年事高了,经不起牢狱之苦。”

    叶凰玉叮嘱道。

    叶青嘴上答应着,心底却在冷笑。

    两人朝着天门监牢方向,一掠而去。

    两人都没留意到,在角落里,有一个熠熠生辉的五星结界。

    “那个叫做叶青的,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叶凰玉这人,也太亲信他人了。幸好小月月不像她。”

    啵啵从结界里走了出来,摇了摇头。

    啵啵性子虽很单纯,可一双眼却是雪亮的很。

    叶青方才说话时,眼珠子转来转去,看向叶凰玉的目光中,不时流露出嫉恨之色,可见其人品非常低劣。

    啵啵唯恐叶凰玉吃亏,也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两人没过多久,就到了八卦天门的总部所在。

    八卦天门的总部,就在早前叶凌月参加高级拍卖会的雁子坞一带。

    深夜,湖心岛模样的雁子坞,在了粼粼的波光下,隐隐约约,就如蒙纱的美人。

    去过雁子坞的人很少知道,在雁子坞的中心区域,也就是深埋雷符的区域,有一座大型的水牢。

    八卦天门自从代表孤月海控制了大夏后,就四处清除异己。

    那些不服从八卦天门的修炼者,都被关押在水牢里。

    外人想要救出这些人,必须经过雷符和极其森严的防卫。

    “三姑,我已经命人打听清楚了,除了一两条水路外,这一带水域都密布着雷符。你且跟着我,我们就可以直达牢中,救出爷爷和我爹他们。”

    叶青主动说道。

    中 文 网

    中.文网

    中  文 网

    中  文   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