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33章 暗之领
    见在场几人都是不吭声,太后不禁抽泣了起来。天  .  书  中文 网

    “难道就没有法子救圣上?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病不是病,身上也没有半点伤痕,夏帝早前还只是疯病,至少身体是无恙的,可这会儿,直接就成了个“活死人,”早知道这样,太后压根不会同意什么面诊。

    “太后,还请不要太过分伤心,圣上的情况,在场几位也查不清楚缘由。白日圣上还好好的,可自从叶凌月的那个女徒弟来了后,圣上就昏迷不醒,想来一定是那少女动了什么手脚。”

    宋管事在旁说道。

    “你们不是说,圣上是被叶凰玉刺杀才成了这副模样,这会儿又说是因为叶凌月女弟子的缘故,你们真以为,哀家是三岁孩子?”

    太后面色一沉,脸色难看的几乎可以拧出水来。

    叶家的因此事受了牵连,这会儿都被关押在天牢里,此事太后已经听说了。

    叶凰玉母女俩的为人,太后很清楚。

    更何况,太后深知,洛青才是叶凌月派来的人。

    早前还是洛青把圣上从夏阳宫里救出来的。

    只是眼下情况特殊,太后也不敢贸贸然暴露了洛青的身份。

    在太后看来,洛青才是如今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被太后这么一问,宋管事的面色变了变,很是尴尬地退到了一旁。

    “阿弥陀佛,太后无需太过担忧,圣上如今的情况虽然不妙,但观其面向,圣上并非短寿之相,相信一定能够化险为夷,否极泰来的。”

    南十四在旁劝说道。

    南无山和大夏皇室,有一段渊源,当年夏侯颀出生时,南无山还派人来诵经礼佛过。

    听南十四这么一说,太后面色稍缓。

    一旁的常武却冷笑了两声。

    “大师,你着面相之术,似乎也不大高明,早前你不也说,那曾小雨有血光之灾,怎么这血光之灾反倒作用在夏帝的身上了。”

    常武记得很清楚,南十四早前就曾提醒过曾小雨。

    看样子,南十四也早就发现了曾小雨的身份特殊,这老秃驴也不及早提醒,害得天门这次损失惨重。

    南十四沉吟着,没有立即开口。

    倒是他身旁的无怒和尚按捺不住了。

    “副门主,你此言差矣。掌教的面相之术,一向很是准确。”

    “呵~那为何这一次不准了?曾小雨可是毫发无伤,从皇宫离开的。”

    常武嗤之以鼻。

    太后一听,面色又难看了几分。

    “副门主,老衲也是有话直说。早前观那曾施主的面相,的确有死劫。可面相之术,也并非一成不变。曾施主大难不死,必定有他力相助。人定胜天,也并非空穴来风。”

    南十四解释道。

    “几位,你们就不要争辩了,若是没有法子救治圣上,还请几位先行散去。”

    太后听着几人的争辩,只觉得太阳穴一阵抽疼。

    她本就体弱,今日虽然得了洛青相助,身子有所缓和,可经了夏帝的事这么一闹,又觉得胸闷气短。

    太后琢磨着,明日刚好借着这个名目,再召洛青进宫。

    “太后娘娘还请不要多虑,夏帝的病,虽然草民没法子帮忙。不过草民这里有一盏神魂灯,可以帮忙凝聚神魂,对夏帝的病情也许会有帮助。”

    黄方尊说罢,取出了一盏灯,递到了太后面前。

    那是盏油灯模样的灯盏,上面燃着豆大的一点灯火。

    那灯火颜色呈幽绿色,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神魂灯也是瑶池仙榭的古物之一,的确有凝聚神魂之用。

    夏帝身上的神魂极其微弱,虽时都会溃散开,有神魂灯守护,可以保其神魂七日七夜内不散。

    “不过,神魂灯只能守护七日七夜,这七日七夜,夏帝若是不苏醒过来,只怕……”

    黄方尊摇了摇头。

    “哀家一定会想法子,有劳诸位。”

    太后听罢,虽心底难过,可依旧保留着最后一丝希望。

    叶凰玉出现了,那叶凌月必定也会现身。

    只要叶凌月在,颀儿就还有救。

    南无山的几位和黄方尊等人这才离开了。

    常武和宋管事出了皇宫,常武扫了宋管事一眼。

    “叶家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暂时没有,叶孤他们都不知道叶凰玉的下落,我也用过了神魂搜索之法,看样子,他们的确不知情。”

    宋管事摇摇头。

    叶家还真是块难啃的骨头,

    叶凌月早前也就是预料到,天门的人可能会对叶孤等人下手,所以才一直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行踪。

    至于叶银霜,压根没入宋管事等人的眼。

    “我就不信了,叶凰玉那伙人插翅飞了不成,早前周楚镇的人神秘失踪也就罢了,这会儿,人可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消失的。”

    常武恨得牙痒痒。

    自从到了夏都后,就诸事不顺。

    “不过,副门主,您倒是不用动火气,属下已经想到了法子,相信叶凰玉永不了多久,就会上钩。”

    宋管事嘿嘿冷笑了两声。

    “哦?”

    常武还有些不信。

    “叶青那小子,早前答应我,只要他能找到叶凰玉的下落,我就放了他爹。那小子是个没用的软骨头,一定已经想法子联络叶凰玉去了。”

    宋管事冷笑了两声。

    “那也不能掉以轻心,除了叶凰玉外,夏都还隐藏着其他势力。那个叫做暗之领的,也不知是什么来头。”

    常武没有忘记,那一日,曾小雨的符箓忽然发威,击中了那块神秘的灵牌后,夏侯颀说的话。

    九十九地中,有叫做暗之领的存在?

    常武回忆着,虽说来自异域,可在封天令出现之前,常武也好,祝年玉也罢,对于外界的认知,和神界对外界的认知差不多。

    他们都以为,自己所在的位面,就是最高的存在。

    九十九地的其他大陆,也在陆续出现。

    那暗之领,恐怕就是其中的一个存在。

    两人商讨着,如何对付叶凰玉等人。

    从头到尾,宋管事也好,常武也罢,都没有想到洛青的存在。

    而身在客栈的洛青,第二天一早,就得到了太后的诏令,命其进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