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32章 活死人
    这一边,叶凌月和叶银霜商量着,如何进宫见到夏侯颀。天  .  书  中文 网

    另一边,叶家的另外一帮人马,也就是叶流云和叶青姐弟俩,刚从八卦天门走了出来。

    叶家的几人,在叶凰玉的事发之后,就被关押在天门的总部。

    叶流云和八卦天门一番疏通后,才得到了探监的机会。

    姐弟俩离开时,已经是天黑时分了。

    “都怪叶凰玉,若非是她,爷爷和父亲怎么会成了监下囚。”

    一出牢房,叶青就恨恨说道。

    “小弟,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再说三姑都不是。你还嫌自己惹的祸不够?”

    叶流云从走出监狱安那一刻,面色就不大好,她扫了眼自己不成器的弟弟,很是恼火。

    叶青论起年龄,比起叶凌月还要大了一岁,如今也是成家立业过的人了,可是一点都没有长进。

    他始终不明白,叶家的兴衰荣辱,全都是因为叶凰玉母女的缘故。

    怨天怨地,唯独不能怨的就是叶凰玉母女。

    高级拍卖会上的经历,让叶流云意识到,八卦天门早就想要对付叶家了。

    之所以叶家能够存活到现在,全都是叶凰玉母女的缘故。

    天门想要借着叶家,引出叶凰玉,再一步引出叶凌月,早前若非是叶方士的缘故,只怕叶家在这一次拍卖会上就已经中计了。

    可惜叶青这小子,一直没弄明白。

    “可若非是叶凰玉母女俩,爷爷他们就不会……”

    叶青还有些不服气,嘴里嘀咕着。

    叶凰玉母女俩,简直就是煞星。

    从小到大,他遇到叶凌月就没好事。

    当初叶凌月还在时,叶青怕她的实力,不敢在背后搞小动作,可眼下叶凌月都死了,真不知阿姐还在避讳什么。

    “爷爷他们的事,我会想法子营救。天门虽然绑了他们,但是并没有近一步的打算,趁着这段时间,我们必须想法子先救醒夏帝。”

    叶流云蹙着眉。

    叶流云的想法和叶凌月一样,解铃还须系铃人,夏帝只要一苏醒,真相就会大白,届时叶家的人就自然能放出来了。

    “姐,你说得容易,夏帝眼下的情况,和活死人没什么两样,你难道没听宋管事说,只差……”

    叶青做了个咽气的动作。

    “宫中的御医对此也是束手无策。据说南无山的几位高僧这次来,就是给夏帝做法事的。”

    “闭嘴,你想要叶家都陪着你一起死不成。”

    叶流云眸光一利,狠狠瞪了眼叶青。

    这小子,永远不做到祸从口出这个道理。

    原本这一次关押,叶青也在其列,是叶流云费了不少灵石,才将其保下来的。

    这小子,偏偏还不知道好歹。

    夏帝的情况很是不妙,这件事叶流云也是略有所闻。

    据说南无山的那两位高僧自从白日进宫后,这会儿就一直还没出现。

    叶流云想要打听下夏帝的情况,可是宫中的消息全都封锁了,想要打听谈何容易。

    唯一的法子,就是让黄方尊以献药的名义,去宫里一趟。

    瑶池仙榭也是三大超级宗门之一,手中也有一些传世的灵丹妙药。

    只是不知道,黄方尊进宫后,情况如何。

    “不如,我们就照着宋管事的意思,想法子找找叶凰玉的下落,只要是提供一点点线索,宋管事就能把人放了,毕竟天门真正要对付的事叶凰玉母女俩?”

    叶青见说不动叶流云,心底再生一计。

    早前宋管事放俩姐弟进去探监时,曾经暗示过。

    叶青才说完,只听得“啪”一个耳光,重重落在了他的脸颊上。

    这一巴掌,却是又狠又快。

    叶青一个不留神,直接被打得趴在地上。

    “叶青,你个不长进的东西,这种话,你要说得出口,你可还是叶家的子弟。你要是再敢动动这样的念头,就不再是我叶流云的弟弟。”

    叶流云面色激红,指着叶青喝斥道。

    “姐,你动那么大的火气干什么,我不过是想要救大伙。”

    叶青脸颊已经肿得如馒头一样。

    叶流云居然动手打他?

    长姐如母,叶青和叶流云的娘亲去的早,叶流云对他这个弟弟一向很是疼爱。

    叶流云动那么大的火气,还是第一次。

    “你这是害大伙,你心底早就打算好,投靠天门了。别说凌月生死未卜,就算是凌月真有什么,叶家也绝对不会屈服于淫威之下。”

    叶流云恨铁不成钢,剜了叶青一眼,一挥袖扬长而去。

    “女人就是女人,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念什么亲情。”

    叶青爬了起来,脸颊一阵生疼,他啐了一口。

    “你不做,就由我去做好了,横竖你也已经是瑶池仙榭的人,怎么会顾念叶家的死活。”

    叶青想了想,快步朝着叶家的方向行去。

    这一夜,夏都之内,暗潮汹涌。

    身为是非之地的中心,夏宫也笼罩在夜色之下。

    夏宫内,这时还是一片异常的景象。

    白日里,曾小雨被叶凰玉等人带走,夏帝自那之后,就一直昏迷不醒。

    太后派人救回夏帝时,夏帝正如早前洛青所说的那样,气息、心跳全无。

    夏阳宫在白日的冥纹风波中,频临崩塌。

    太后就做主,让夏帝暂时宿在了她的朝夕宫内。

    这时已经临近三更,朝夕宫里依旧是灯影摇动,不断有人进进出出。

    床榻上,夏帝双目紧闭,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那张清隽的脸上,没有半点生机。

    太后坐在了床榻边,握着夏侯颀的手,眼里满是泪水。

    在床榻边,候着几人,分别是南无山的两名高僧,瑶池仙榭的黄方尊以及八卦天门的常武、宋管事等人。

    “几位大师,难道你们都没有法子救救圣上?”

    太后一脸乞求,看向了几人。

    面对太后恳求的目光,几人都是摇了摇头。

    无论是瑶池仙榭的神药,还是南无山的普渡终生咒,对于夏帝都没有半点作用。

    正如叶凌月早前锁猜测的那样,夏帝如今只剩了一具躯壳,他和死人之间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他的体内还有一缕神魂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