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25章 生死一战
    曾小雨一心沉浸在行符中。天 .书中 文 网

    她额头的玄阴神印也彻底亮起。

    但见其精神力一动,那张回春箓就落到了夏侯颀身上。

    “祭符。”

    一股温润如春泉的暖意,刹那间就笼罩在夏侯颀周身。

    这些日子,夏侯颀知道了叶凌月的“死讯”后,很是颓废,身子也日益虚弱,可谓是命悬一线。

    可当这张回春箓落到夏侯颀的身上时,夏侯颀的身子得到了很好的滋润。

    不愧是玄阴之女,炉鼎之效,果然名不虚传,就算是用一张符箓,效果也比常人好多了。

    若是能够吸了她的血,不知会有多少好处。

    夏侯颀的眼底,血光越来越盛。

    “夏帝?你感觉是否好多了?”

    曾小雨行了符后,见夏侯颀已然“苏醒”,也是一喜。

    除了眼睛有些发红外,人有些消瘦,眼前这位二十多岁的男子,清瘦之间,不失俊美,倒是一名翩翩美男子

    曾小雨也是第一次见到人界的皇帝,不免好奇多看了几眼。

    “玄阴之女,真是久仰大名。”

    夏侯颀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

    他望着曾小雨,忽的对准了曾小雨的咽喉抓了过去。

    玄阴之女几个字,落到了曾小雨的耳里,她顿时眼眸一肃。

    糟糕!

    她竟忘记了,她的玄阴神印的事。

    只是为何夏帝会知道她是……曾小雨心下警惕。

    只是夏帝的速度更快,他的手距离曾小雨的咽喉,只有半步之遥。

    “曾大师小心了。”

    白伟早前一直盯着曾小雨的治疗,眼看夏帝苏醒,他还欢喜了下。

    哪知道,夏帝骤然出手,白伟也是吓了一跳。

    白伟有了早前的教训,这次已经做足了准备。

    却见其双脚一蹴,铁臂落在了夏帝的面前。

    只听得“嘭”的一声,曾小雨的身子被扫了出去。

    白伟和突袭的夏帝对上了。

    夏帝看着瘦弱,可面对轮回六道,武道修为远胜自己的白伟,却是毫不逊色。

    他一手抓住了白伟的胳膊。

    白伟的手臂上,一片罡气氤氲。

    “不知死活的小子。”

    他桀桀笑了两声,消瘦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邪魅来。

    只见其手下一用力,手指间的指甲上,却是生出了一片细密的纹路来。

    那纹路,让白伟的瞳不由缩了缩。

    冥纹。

    早前在寝宫门上,也是这种类似的冥纹。

    那冥纹寸寸滋生,不过眨眼间,夏帝的就生出了数寸长的指甲。

    那指甲露在了白伟的手上,指尖一阵发红,只听得“噗噗”数声,白伟护体的罡气,就如纸一样,直接被戳破了。

    白伟只觉得手臂见一阵巨疼,下一刻,他惨叫一声。

    夏侯颀的指甲,已经洞穿了他的胸膛。

    在身体被洞穿的瞬间,白伟的身上也迅速弥漫开了一片冥纹。

    白伟,死!

    曾小雨被白伟甩开,却是躲过一劫。

    她听到了惨呼声,也是一惊。

    不过瞬息之间,修为轮回六道的白伟,竟是直接被夏帝给杀了?

    曾小雨心知情况不妙,身法一变,就要往外掠去。

    眼前的夏帝,并非是夏帝,也绝非是师父儿时的好友那么简单。

    曾小雨意识到这一点,已经是为时已晚。

    她还没掠开几步,身后,一阵呼啸声。

    “往哪里跑。”

    夏侯颀就如鬼魅一般,如影而来。

    “五行之土遁符,遁。”

    曾小雨也知硬碰硬,自己根本不是夏侯颀的对手。

    她的精神力,在早前连番使用了两张符箓后,消耗了不少。

    如今要用,也只能使用一般的天符了,更何况,她身上,也没多少天符了。

    可哪知一行符,地面上,骤然生变。

    原本用青石铺砌的地面上,生出了一片片的魔纹。

    那魔纹一生,曾小雨的土符骤然就失去了作用。

    “这是?”

    曾小雨的目光一缩。

    她的土遁符竟是生生被遏制住了,这种情况,曾小雨还是第一次见到。

    “桀桀。你的符箓不错,可惜了,不是每一张都有你早前破门而入的那张天符的级别。”

    夏侯颀已经到了曾小雨的身前。

    早前破开了魔纹宫门的那张斗转星移符,甚至于那张回春箓,都颇有些技艺。

    夏侯颀对曾小雨还有几分防范之心。

    不过后来的符箓就差强人意了。

    曾小雨再一扫地面,就已然发现,自己上当了。

    不仅仅是地面,只怕是整座夏阳宫,都已经被设下了类似的魔纹。

    她的符箓,在夏阳宫里只怕很难发挥功效。

    “曾大师?”

    身后,一阵困惑的声音。

    常武和一干民间异士闯了进来。

    常武看到了地上的白伟,再看看很是反常的夏侯颀。

    “他不是夏侯颀。”

    正是趁着常武等人进来的一瞬,夏侯颀也望了过去。

    曾小雨忽的一声,手中又是多张符箓。

    “五行御符诀。”

    曾小雨也知夏侯颀的目标是自己,她是玄阴之女的事,既已经被发现,那就是纸包不住火,她唯一能做的就是……

    “小雨,你是玄阴之女的事,不能居心不轨的人发现,一旦被发现了,那只有两个结果。要么就誓死逃脱,要么就是拼个同归于尽。”

    在来到人界之前,叶凌月曾经郑重其事,告诫曾小雨。

    当时曾小雨还不知师父为何会那么说,如今看来……

    在精神力消耗严重的前提下,曾小雨又没有其他天符可用,她只能是用出了自己掌握的最强的符箓防御本事。

    “不是夏侯颀?你是何人?”

    常武一听,大惊失色。

    眼前的男子,从外貌看的确是夏侯颀,可他那神情……

    “我是谁,我自然是夏帝。小子们,这里不管你们的事。算你们运气好,玄阴之女和你们一起进宫,否则今日就是你们的死祭。”

    夏侯颀今日的目标就是拥有玄阴之血的曾小雨,其他的阿猫阿狗就算是修为再高,他们的血在夏侯颀的眼中,也是臭的。

    他眼眸中,红光再是一闪。

    只听得哔哔啵啵的声响,夏阳宫内,栋梁地面,也全都跟着发生了变化。

    大量和早前宫门上一样的冥纹,大面积滋生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