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24章 寻找玄阴之女
    叶凌月进去时,就听到了一阵惊呼声。天书  中 文  网

    早前先进去的民间异士们都围在了外头。

    按照早前常武和曾小雨的约定,曾小雨依约打开了宫门,则她享有第一个面诊夏帝的机会。

    难道说……

    叶凌月心底一凌,她倒是没想到,小雨会那么快下手。

    只是这一次,叶凌月倒是猜错了,先出手的并非是曾小雨,而是……

    叶凌月不敢大意,快步走过了人群,目光穿过了人墙。

    “曾大师?”

    常武和一干民间异士都是满脸的震惊。

    只见寝宫内,一片凌乱。

    白伟倒毙在地。

    曾小雨与夏侯颀相持而立。

    夏侯颀?!

    叶凌月一眼就看到了数年未见的夏侯颀。

    昔日的如玉少年,眉眼间已经褪去了青涩。

    夏侯颀有张极其英挺的轮廓,浓眉,双眼血红。

    他身上的龙袍早以化成了黑色,整个人看上去面色阴沉,脸颊微陷。

    再看曾小雨,却见其周身,七八张符箓铺开,形成一个符圈,将曾小雨护在了其中。

    她的小脸紧绷,一身方士袍被精神力撑开,神情有些惨白。

    夏侯颀身上,有一股似神力,又非神力的力量铺开,逼得人无法前进。

    曾小雨也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用符箓抵御着夏侯颀身上的那股可怕力量。

    怎么才一进来,就对上了?

    叶凌月不由暗暗心惊。

    她早前还以为,有常武在,至少小雨不会有人身危险,如今看来,却是她错估了。

    只是为何,夏侯颀攻击的只有小雨一人?

    “发生了什么事?”

    叶凌月一晃,到了一名民间异士身旁。

    “方才我们一进来……”

    那名民间异士也是吓得不轻。

    早半刻钟前,那批民间异士跟随着常武一起入了寝宫。

    由于早前被曾小雨抢了功,众人没法子直接给夏帝面诊,心底都有些不满。

    他们这帮人,这次不远千里到夏都,都是为了能够趁着这次面诊的机会,扬名立万。

    如今机会被一个小丫头给抢了去,对方不过是仗着符箓之变,这难免让不少人都心生怨言。

    他们也都暗暗在心里诅咒着,曾小雨没法子看好夏帝的病。

    曾小雨和白伟一马当先。

    早前在宫门外时,寝宫里动静不小,曾小雨以为,夏帝如今必定是一番狂躁的情景。

    可等到她一进宫,却发现,寝宫里一片安静。

    一眼看过去,就见了一名身着鎏金黑底长袍的男子,枯坐在床榻上。

    男子低垂着头,黑色的长发洒落在侧。

    他怀里抱着一个灵牌。

    灵牌被他的长发遮挡住,看不清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男子这会儿看上去很是平静,没有怒吼,身侧也没有半点力量波动。

    仿佛是方才的那一番发泄,已经耗费了他全部的力量。

    他这会儿看上去就像是一座泥塑,一动不动。

    这让曾小雨和白伟都松了口气。

    他们还真担心,遇到的是一番狂暴的景象。

    他就是夏帝?

    此人就是师父儿时的好友?

    曾小雨看到夏帝时,早前因为使用斗转星移符而变得有些疲软的精神,微微一振。

    身后,常武等人还没跟上来。

    必须抓紧机会,询问下夏帝一些关于师父的事,不知道师父有没有和夏侯颀联络过。

    曾小雨欲知道叶凌月的下落,心情很是急切,快步走上前去。

    “陛下,您是不是夏侯颀,您认不认识叶凌月?”

    曾小雨走上前去,轻声问道。

    夏侯颀一动都不动,甚至连头都没有抬。

    可他显然听到了曾小雨的声音。

    只听到一阵“索索”的响声。

    “叶……”

    “叶凌月,她是你儿时的好友,她曾经是……”

    曾小雨唯恐对方听不清楚,又靠近了几步。

    这会儿,曾小雨距离夏帝不过几步之遥。

    “曾大师,您在说些什么?还不抓紧时间开始治疗,您面诊的时间没多少了。”

    白伟纳闷着,瞅了瞅曾小雨。

    曾大师方才说什么叶凌月?

    叶凌月不就是神界的那一位?

    “也对,他看上去不大对头,神情很是恍惚,还是先行治疗一番。”

    曾小雨想了想,祭出了回春箓。

    巴掌大小的回春箓,已经落在了曾小雨的掌心内。

    回春箓虽然只是一种地箓,可和一般的符箓不同,它是一种独门符箓。

    要想其效果更好,需要动用神力。

    曾小雨到了人界后,为了防止被人发现其神族的身份,一直没有动用过神力。

    趁着常武还未进来,她打算用回春箓让夏帝清醒过来。

    只要夏帝一清醒,至少可以打听到一些关于师父的消息。

    曾小雨想了想,精神力一凝聚。

    却见其光洁饱满的额头上,现出了一抹光痕。

    光痕越来越亮,这时,床榻上,一直动都没动过的夏侯颀忽是动了动。

    他像是嗅到了腥味儿的猫,微微抬头。

    他的眼眸里,红光越来越盛。

    血……这可口美味的血的滋味。

    夏侯颀抬起头来,他一眼就看到了曾小雨的额头。

    看到那一抹玄阴神印,夏侯颀险些没有跳起来。

    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早前他偶然间嗅到了玄阴之血的气味。

    只可惜,那一天之后,那玄阴之血的气息就消失了,没想到,今日,血的主人居然亲自找上门来了。

    小雨的额头身上,那一抹玄阴神印,发出了柔和的光芒。

    曾小雨和叶凌月、包括当初的洪明月一样,都拥有一部分的玄阴之血。

    曾小雨的玄阴之血,比起叶凌月来,自然是不如的,但是比起洪明月来,还要浓郁一些。

    尤其是她由于还是处子之身,所以玄阴之血的芬芳也更加清甜。

    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叶凌月一直不允许曾小雨在外人面前擅自暴露出神印。

    她甚至用了法子,隐藏了曾小雨的玄阴神印。

    曾小雨在神界时,一直很是小心。

    也是她一时疏忽,以为到了人界后,应该没有多少人认得出她的神印,竟是直接暴露了玄阴神印。

    在神力的作用下,那张回春箓正在渐渐发挥作用,曾小雨并没有留意到,床榻上,那可怕的恶魔也正在苏醒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