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23章 鼎息VS冥纹
    想到了这里,叶凌月不由暗中摇头。天 书 .  中 文 网

    小雨也是太莽撞了,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用来保命的天符用在了这里。

    叶凌月正想着,忽听到夏阳宫里,一阵轰鸣。

    一阵轰然倒塌的声响,让常武和太后的面色都是一变,露出了欢喜之色。

    “打开了!”

    常武说罢,一挥手,示意身后的那些民间异士跟上。

    “哀家也进去看看。”

    太后和叶凌月也快步跟上。

    “太后,夏阳宫里很危险,您刚病愈,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常武制止了太后,夏帝在里面,必定发生了什么,这时候太后进去,只会拖后腿。

    太后迟疑了下,再看看叶凌月。

    叶凌月也冲着她点点头,常武这话说的不假,作为煞气的来源地,夏阳宫体弱多病者还是不要进入的好。

    “太后娘娘还是不要进去的好,您若是真的担心夏帝,小的可以帮太后您跑一趟。”

    叶凌月趁机主动请缨。

    “洛青,你怎么也在这里?”

    常武像是刚看到洛青,也就是叶凌月。

    按照次序,洛青应该撒是第三批进宫面诊的。

    “启禀副门主,是宋管事让小的去给太后看病的。太后担心夏帝,就让小的跟着一起来了。”

    叶凌月拱拱手,解释道。

    “洛神医医术不俗,不妨就让他进去看看。”

    太后也帮腔到。

    尽管不是叶凌月本人派来的,但是既然是叶凰玉派来的,太后对其也是有几分信任的。

    况且他方才也治好了自己的病。

    “也好,反正方才死了几人,你就跟上,不过,曾大师要先面诊,你们这些人,要等候在旁,待会无论看到了是什么,都不能出声,免得打扰了曾大师。”

    见曾小雨真的破开了宫门,常武对曾小雨的信心又足了几分。

    他也希望,凭借曾小雨一人能够替夏帝符到病除。

    “那是自然。”

    叶凌月说罢,这才跟着常武等人,一起朝着夏阳宫方向行去。

    一靠近宫门,就见了两扇宫门倒塌在地。

    曾小雨和白伟站在了前方。

    “曾大师,是你亲自轰开了宫门?”

    那两扇厚重无比,连常武都头疼不已的宫门,已经报废了。

    常武见了,不免有些诧异。

    实在想不出,曾小雨这样的纤纤弱女子,是怎么一下子轰开这两扇门的。

    “是白伟出的手,我只是用了符箓,托了我家师父的福。”

    曾小雨不敢居功,提起自家师父时,她面上还有几分骄傲之色,只是想到了师父至今还下落不明,她又有些小小的难过。

    若非是为了师父,她也舍不得浪费这么重要的一张天符。

    师父若是知道自己是为了救她儿时的好友,应该也会支持她那么做吧。

    曾小雨心底思忖着。

    正如叶凌月早前猜测的那样,曾小雨要破开宫门,就必须制住冥纹的反弹力。

    白伟的修为比常武要逊色的多,却能轰开宫门,正是因为早前叶凌月所想的那张斗转星移符。

    “哦,不知曾大师师从哪个门派?”

    常武假意询问道。

    哪知曾小雨也很是警惕。

    “我师父是世外高人,不喜我们私下传她的事迹。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快进宫看看。”

    见曾小雨不愿多说,常武倒也没有追问。

    如今的人界,早已不是当初的人界。

    自从封天令现世后,人界就像是一个漏了底的筛子。

    其他九十七地的人,争先恐后来到神界以及其领地。

    神界三位新帝刚登基,戒备相对严一些,所以神界的两大领地,妖界和人界反倒成了最好的入侵地。

    曾小雨的符箓本事如此高超,常武没有将其和叶凌月联想在一起,因为外界并无传闻叶凌月有收过徒弟,倒是将曾小雨和其他九十七地联系在了一起。

    加之早前,曾小雨对夏帝表现出了不一样的热情,所以常武认为,她来替夏帝治病的真正原因只怕也没那么简单。

    “曾大师说得不错,大伙儿一起进去。曾大师,您先请。”

    常武比了个手势,曾小雨和白伟率先走了进去,其他民间异士殿后。叶凌月因为来得迟,尾随在了最后。

    叶凌月又刻意放慢了几步,在经过那扇宫门时,叶凌月又多看了一眼。

    “这些冥纹……”

    叶凌月看到宫门上,枝叶密绕就如枯藤。

    最让叶凌月意外的是,这些冥纹在宫门被炸毁后,居然没有立刻消失,而是继续在缓慢生长。

    这冥纹,很是厉害。

    小雨还是大意了些,斗转星移符的确是轰开了宫门,却没有彻底摧毁这些冥纹。

    这些冥纹在迅速自我修复,一旦修复完毕,这扇倒下的宫门很快就会自己重新关闭,届时进入夏阳宫的那些人,都得被封死在里面。

    甚至于,叶凌月怀疑,宫门之所以被打开,分明是有人有意为之,想要引诱他们入内,再将他们犹如瓮中捉鳖,一网打尽。

    叶凌月眼眸深了深,不由想起了早前在夏宫外,城墙上看到的那些纹路。

    早前叶凌月在夏宫外,也留意到,夏宫的围墙上出现了以前没见过的古怪纹路。

    那些纹路,和这些冥纹很是相似。

    从夏阳宫宫门到夏宫城墙,这么大规模的冥纹,显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绘制而成的。

    到底是什么人,在夏宫留下了这些冥纹?

    叶凌月一抬手,神念一动。

    却见几缕黑色鼎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速度,引入了那些冥纹中。

    黑色鼎息的数量对比冥纹的数量,少得可怜。

    可是一碰到那些冥纹,黑色鼎息就迅速扩散开,它们迅速侵蚀消灭那些在修复的冥纹。

    原本已经修复了大半的冥纹,一点点溃散开,到了最后,宫门上的冥纹被彻底消灭了。

    这一切,持续的时间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叶凌月都做的是毫无声息,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无论是前头的人,还是外面的侍卫都没有发现叶凌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动的手脚。

    确定没有后顾之忧后,叶凌月这才缓步跟上了前面的人,进入了夏阳宫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