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20章 旧情难忘
    “敢问谢御医,当初叶凌月在人界时,可曾懂得望闻问切?”

    叶凌月反问道。天 .书中 文 网

    谢御医一愣。

    叶凌月是何人,她曾经是大夏御医院的一代传奇。

    当年大夏闹疫情,是叶凌月带着一众方士,治好了疫情。

    “那我再问谢御医,叶凌月可曾懂得什么医德?”

    反正医德这玩意,叶凌月自认是没有的。

    谢御医闷哼了一声。

    “叶神医是叶神医,你是你,叶神医是神人,你不过是一流民草寇。”

    “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不用望闻问切,我也可以救活太后。你说她熬不过今晚,我就说她能够长命百岁。”

    叶凌月说罢,屈指一弹。

    就见其神念一动,指间多了一道鼎息。

    指风携带着鼎息,嗖嗖几声,就钻入了太后的太阳穴,曲池和百汇等穴。

    病榻上,已经药石无医,昏迷了一刻钟的太后发出了一阵轻微的声响。

    只听得太后口鼻处,沁成了淤黑色的血。

    “太后娘娘,您这是怎么了?”

    几位老嬷嬷吓得脸色惨白。

    “大胆,你敢谋害太后,来人,快把这家伙拿下。”

    几位御医一见太后的模样,也是吓得魂飞魄散。

    “慢着……”

    床榻上,口鼻上流出了黑血的太后悠悠醒转了过来,她抬了抬手。

    “哀家没事,哀家的身子舒畅多了,不知是哪位神医出的手?”

    太后说罢,由着几名老嬷嬷搀扶坐了起来。

    “太后娘娘,在下洛青,是三生谷的掌教。”

    叶凌月见太后能说能做,就知道太后体内的煞气应该清除了七七八八。

    这些御医院的御医,简直就是草包。

    他们说太后忧思过度,就无药可医。

    却不知,太后之所以昏迷不醒,体弱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夏帝的寝宫那一股冲天的煞气的缘故。

    这股煞气在夏宫盘踞已久,它就像是一个污染源。

    凡是在夏宫生活的人,或多或少会沾染上一些。

    沾染上煞气者,体弱者容易害病,就算是身强体壮者,久而久之也会精神萎靡,厄运不断。

    太后本就体弱,加之今日前去探望过夏帝,近距离接触过那煞气怨,这才导致太后会昏迷不醒。

    “三生谷?这名字怎么听得有些熟悉……洪府?哀家记得了,洪府的那位明月郡主以前就是三生谷的人。没想到,哀家今日居然是三生谷的人救活的。”

    太后回想起洪明月,不禁又想起了大夏的另外一月,叶凌月。

    两女同样都是洪放之女,命运却是天差地别。

    “太后,小的还有一事想和太后商量,还请太后屏退左右。”

    叶凌月见太后一脸思绪飘远的模样,出声提醒道。

    “哀家无心和你多说,哀家要去见颀儿。金嬷嬷,赐这位神医一些灵石。”

    太后回过神来,想起了夏侯颀来,她也不顾自己刚苏醒,就欲挣扎着坐起来。

    “太后,小的要说的,就是关于陛下的事。”

    叶凌月又是一躬,太后一听,狐疑着看向了叶凌月。

    “你们都先行退下。”

    太后定定望着叶凌月,眼前的这名男子,长了一张让人不甚相信的脸,他又是三生谷的人,可是……

    想到了夏侯颀的情况,太后定了定神。

    在这位神医来之前,她一直觉得腰酸背痛,提不起精神来。

    可方才也不知这位神医用了什么法子,她呕了几口黑血,却觉得身子骨舒坦了许多。

    待到左右全都退下了,太后才抬眼再看了洛青一眼。

    “人都已经退下了,你有什么话,就说罢。”

    “太后娘娘,还请太后带小的去夏阳宫,救夏帝。”

    叶凌月径直说道。

    曾小雨等人进入夏阳宫已经有一刻钟了,那边情况不知如何。

    叶凌月单独无法前往夏阳宫,唯一的法子就是让太后帮忙。

    “你能救颀儿……可是你可知颀儿他……”

    太后本想说,夏侯颀并非真正得病,就算是洛青医术再高明,也是束手无策。

    “治病得治本,只可惜,夏帝并非是染病,而是被人控制了。太后可知,夏帝的寝宫之下,有……”

    叶凌月迟疑了下,假意顿了顿。

    太后倒吸了口冷气。

    “你知道……你知道颀儿的病并非真的是病?你……你到底是谁?”

    “太后,小的只是一名普通的方士。对您和夏帝也没有什么恶意,小的只是受人之托想救夏帝。”

    叶凌月从太后的话中,更加断定,夏阳宫里一定有什么东西。

    “受人之托……”

    太后还有些惊魂未定。

    “托,是谁……是凌月嘛?”

    太后猛地一个激灵,想起了什么,她仪态大失,抓住了洛青的手。

    “一定是她对嘛?她没死,她果然没死。你快让她来,颀儿当初,是为了她,才召出那玩意的。他得知凌月陨落后,痛不欲生,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只要凌月一出现,颀儿一定会没事的。”

    太后惊慌之间,说话也是颠三倒四,可听在叶凌月的耳里,却很是震撼。

    同时惊诧的还有洛青。

    这小子虽是被叶凌月用傀儡符控制住了,但还是保留了个人神识的。

    他倒是没想到,叶凌月和夏帝之间,还有这么一段。

    “我是受了叶凰玉之托来的。”

    叶凌月很是为难。

    她没想到,数年过去了,夏侯颀对自己依旧是念念不忘。

    她来人界之前,可是和帝莘再三保证过的,绝不会和过往人界的人扯上什么关系。

    “叶侯……也是难为她了。但若不是凌月,只怕无人可以救颀儿。”

    太后痴痴地收回了手,脸上一脸的神伤。

    “无论如何,还是请太后带我去夏阳宫一趟。我倒是想见见,夏帝到底是召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叶凌月看看时辰,余下的时间不多了,她必须尽快赶过去。

    太后带着叶凌月,就往夏阳宫行去。

    另一方面,在叶凌月前去替太后治病时,夏阳宫外,常武和一干民间异士都站在了宫门外。

    宫门紧闭,里面隐隐约约有一阵恍若兽吼的声音传出。

    ~又到周末,周末党,你们手中还有新诞生的推荐票月票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