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9章 小瞧
    若是叶凌月的感知没错,佛宗应该已经插手南无山。天 书中.文 网

    在来人界之前,叶凌月以为,这一趟人界之行,哪知到了人界之后,她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

    人界如今的形势,比她想象的要复杂的多。

    “洛施主?”

    南十四见洛青一脸的僵硬,和蔼可亲的问了一句。

    “大师。”

    叶凌月回过神来,忙回了个礼。

    “恭喜诸位,你们已经通过了二次考核。你们手上将会分到一份关于夏帝的日常饮食起居,已经发病征兆的资料。将由常副门主每隔一刻钟一批,每批十人,带你们进入寝宫。”

    宋管事见御医院的考核已经结束,走上前来宣布结果。

    一刻钟一批?

    叶凌月估算了下,洛青排在了第三批,早前入宫已经浪费了半个时辰。

    这么算来,她见到夏侯颀时,傀儡符剩下来的时间,不过的半个多时辰罢了。

    又有常武在现场,也不知她有没有机会和夏侯颀说上话。

    叶凌月暗想着。

    就在宋管事宣布第一批医者先行进入时,忽有一名太监总管模样的男子快步走来。

    他在宋管事的耳边说了几句。

    宋管事一听,面色沉了沉。

    “你说什么,夏帝又发病了?不是这几天说他一直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又发作了?”

    那太监总管抹了抹额头的冷汗。

    “启禀宋管事,早一会儿,太后去看望夏帝,不知为何,夏帝又发作了。他将自己反锁在寝宫里,外面的人怎么也闯不进去。太后娘娘悲伤过度,已经昏厥过去了。”

    “一群废物,怎么能让夏帝一人留在寝宫,他要是做出什么自残的举动……”

    宋管事一听,指着那名太监总管的鼻子破口大骂。

    “本座去看看。”

    常武一听,示意宋管事与他同行,先把夏帝找出来。

    “你们这两批人与我一起去。”

    常武走之前,叫了第一批和第二批民间异士与他一起前往夏帝寝宫。

    曾小雨就在第二批人中。

    叶凌月见状,有些担心,就想跟上前去。

    叶凌月也已经数年没见夏侯颀了。

    夏侯颀虽然武力一般,但是他是一名方士。

    而且他在精神力方面很有天赋,当初叶凌月和他同门学艺,夏侯颀精神力进步的速度,甚至比叶凌月还要快一些。

    这几年下来,叶凌月在神界,由于机缘所至,已经成了一名神念师,不知道夏侯颀如今的精神力修为,又是什么修为了,是方尊还是……

    “慢着,洛掌教,副门主只带了两批人前往,你们这批,先留在这里,免得人多忙中出错。”

    叶凌月才走了几步,就被宋管事拦下了。

    叶凌月只得站着了脚步。

    她想了想,再说到。

    “宋管事,我方才听说,太后娘娘昏迷了,要不要小的去看看?”

    “你小子倒是有孝心,懂得孝顺太后娘娘。也好,御医院如今也只剩了几个不中用的草包,你去太后那看看,若是没什么事,就快回来复命。”

    宋管事倒是没理会太后的死活。

    不过要是夏帝清醒过来,发现他母后有什么三长两短,倒也难交代。

    宋管事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带着洛青前去太后寝宫。

    叶凌月心下暗喜,忙随着那名手下去了太后寝宫。

    太后寝宫就在夏帝寝宫隔壁的朝夕宫。

    叶凌月遥遥望了眼夏帝寝宫,就见了常武一行人,正跨过来了宫门,行了进去。

    叶凌月抬头,望了眼夏宫。

    “嗯?”

    叶凌月眼眸深了深。

    早前她在夏宫外时,感到一股煞气,从夏宫里冒了出来。

    那股煞气,在叶凌月看来,比起当初在天罚戈壁时,天罚皇朝的万年煞气也差不了多少了。

    当时叶凌月还在怀疑,夏宫里怎么会有如此厚重的煞气。

    她一路进入夏宫,都在观察那股煞气到底来源自哪里。

    都是没想到,就是来自眼前的夏帝的寝宫。

    “洛掌教,前面就是太后寝宫。太后寝宫平日是禁止夏帝之外的宫外男人进入的,今日太后身子不舒服,就姑且破例一次。洛掌教记得,不可冒犯了太后。”

    陪同叶凌月一起前往的太监尖着嗓子说道。

    “多谢公公提醒。”

    叶凌月颔首。

    她也有些年没有见太后了,如今的太后正是当年的皇后。

    两年前,前夏帝去世,太后就一直深居简出。

    说起来,太后和蓝夫人是手帕交,关系很是不错。

    叶凌月一进朝夕宫,就闻到了一股草药味。

    几名宫中老嬷嬷围着床榻,红着眼眶。

    几名御医走了出来,摇了摇头。

    “太后忧思过度,只怕难熬过今晚。”

    叶凌月看看床榻上,太后已经瘦的不成人形,双眼紧闭,看上去如一个白发老妪,哪里是当年那个养尊处优的****。

    “我给太后看看。”

    叶凌月正欲上前。

    “慢着,你是何人?”

    一名御医喊住了叶凌月,对其满脸的不善。

    “启禀谢御医,这位是三生谷的洛掌教,是天门请来的民间异士。”

    太监总管解释道。

    “什么江湖术士,也敢替太后治病,太后凤体,岂是这种乡野村民可以乱看的。”

    天门入主夏宫后,御医院大部分的御医都告老还乡了,眼前的这几位,是大夏的老御医,从其先辈开始,就为夏宫皇族看病,所以脾气很是傲慢。

    “乡野村民又如何,你们这些悬壶济世的御医,方才不也说了,太后活不过今晚?”

    叶凌月一听,反讽道。

    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顶着神医的头衔,实则却是欺世盗名的老古板。

    当初她在御医院时,压根没这些人什么事。

    “小子,你胡说些什么,你可懂得什么望闻问切,医术医德?”

    谢御医被气得吹胡子瞪眼。

    “我若是不懂得望闻问切,就不能提太后看病了?”

    叶凌月笑着摇了摇头。

    “笑话,是个医者都知道,那是诊病看人之根本,你若是这些都不会,又怎么能替太后看病。来人,快把这个招摇撞骗的骗子赶出去。”

    谢御医一脸的讥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