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6章 群雄闹夏宫
    常武这一扣,来得突然。天 .书中 文  网

    洛青和常武的修为,可谓是天差地别,他想要逃,根本是来不及了。

    洛青吓得魂飞魄散,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喉边。

    “阿弥陀佛,菩萨保佑,千万可别发现了蛛丝马迹。”

    洛青心底叫苦。

    他怎么就忘了这么重要的事,八卦天门擅长一种神魂搜索之法,用来辨人真言。

    他装得很是镇定,可说的却是大谎话。

    只要神魂一搜索,什么真相都会抖了,到时候不能完成叶凌月的任务,又要被天门识破,自己岂非是里外不是人了。

    洛青心想着,却见了一股强大的吸里,钻了他的口鼻眼里,他的太阳穴两处,一下子凹陷了进去,一张脸变形了般,上下左右扭曲着。

    洛青的脑中,被常武强行搜索了一番。

    “这常武,倒是有些能耐。”

    客栈中,已经通过傀儡符窥探到了这一切的叶凌月,正盘腿坐在了鸿蒙天里。

    感觉到这一幕时,她那双漂亮的眉扬了扬。

    “不过,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更强。”

    叶凌月红唇勾了勾,一脸的了然。

    神魂搜索,本是一种精神攻击功法,看样子常武也不算是很精通,应该是八卦天门的那位祝门主精通的。

    常武虽然不精通,但是对付洛青这样的武者,原本也该是绰绰有余的。

    只可惜,他遇上的对手,却是人界土著神念师第一人的叶凌月。

    洛青只知道,叶凌月给了自己一张傀儡符。

    这张傀儡符,对于洛青而言,的确是无害的。

    但是这张傀儡符上还有一抹叶凌月的神念,傀儡符一进入洛青的身子,那一抹神识也顺势钻入了洛青的脑中。

    在意识到常武的举动时,那一抹神念在瞬息之间,就修改了洛青的记忆。

    常武一搜索,入目的却是一副飘香院酒池肉林的场景。

    洛青在了美人乡里乐不思蜀。

    “看样子,他没说谎话。”

    常武一脸嫌弃,抽回了神识,自家的兄弟都死了,这小子居然还在女人堆里打滚。

    洛青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就在方才,常武搜索自己神识时,他脑中莫名其妙就多了一段自己醉卧美人榻的画面。

    那画面真实的,连洛青自己都以为自己那几日就在飘香阁。

    可洛青也记得很清楚,自己明明是被叶凌月关在了鸿蒙天里。

    那叶凌月,也太厉害了,转念之间,就替换了他的记忆,难怪,她说他可以让自己魂飞魄散。

    洛青经历了这么一遭,对叶凌月更是敬畏的五体投地。

    搜身也结束了,除了那笛子,洛青吞下去的傀儡符根本无人发现。

    “启禀副门主,三生谷有过去未来现在三部曲,传闻可让人回忆过去,看到现在未来,属下以为对夏帝的疯病兴许有帮助,不如就让这小子带着笛子进去试试?”

    宋管事见洛青的确没有撒谎,也就打消了疑虑。

    “进去吧。”

    常武对洛青这种小人物,并没有太看在眼里,都是白伟带来的那名女方士让常武多留意了几分。

    洛青见有惊无险,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就欲进去。

    哪知刚走了几步,忽听到了一阵沉吟。

    “前面的施主请留步。”

    洛青一惊,暗戳戳回头一看,就见了身后不远处,两名身形健硕的大胡子秃驴快步走了过来。

    这两个大和尚,身着绛色袈裟,一人手中握着个铜钵,另外一人手执着一根权杖。

    在人界,有些声望的僧侣不外乎是……

    “南无山的和尚?”

    洛青吓了一跳,才刚平静了几分的心跳,又急速跳了起来。

    该不会是,常副门主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倒是这几个大和尚看出了什么端倪吧?

    洛青叫苦不已。

    “冷静点。”

    洛青的嘴一闭,一个字也说不出口来了。

    那两名和尚朝着洛青而来,只是目光却是掠过了洛青,看向了前面的曾小雨和白伟。

    “两位大师,请留步。”

    常武见到了南无山的两位,倒是有些诧异。

    没想到,南无山的人也会来参加这一次的面诊。

    南无山不理世事,而且由于南无山背后有千丝万缕的佛宗的关系,那可是三十三天之上的存在,所以即便是秦小川借着孤月海掌控了人界后,唯一不敢动的还是南无山。

    秦小川当初也只是象征性去了南无山一趟,南无山表示愿意接受孤月海的领导,但不会参与孤月海的具体行动。

    秦小川与其达成了表面上的合作协议,这才离开了。

    “副门主,老衲有话想和那位小施主说。”

    说话的那名老和尚正是举着权杖的那一位,就见他双手合时,冲着常武行了一礼。

    “大师就算是有话要说,应该也知,就算是佛门中人入了红尘,也要守俗世的规矩。法器不可带入皇宫。”

    常武沉声说道。

    “南十四大师可是我南无山的代掌门,况且上一次拜见夏帝时,夏帝都允许了大师可以带法器入内。”

    老和尚身后,那名和尚不满道。

    在南无山,“南”字辈是最高的辈分,一般都是历代掌门才可以拥有的法号。

    每一代掌门都以数字命名,所以算起来,南九和尚比南十四打了足足五辈。

    不过南九和尚却比南十四要年轻多了。

    “夏帝是夏帝,天门是天门,大师还请见谅。”

    常武面对对方的质问,却是毫不在意。

    如今的夏帝,除了一个身份,并无多大作用。

    南十四和尚却是笑了笑,留下了权杖,那名中年和尚也只能放下了铜钵。

    常武颔首,算是行了礼。

    前面,曾小雨听到了动静,也回过头来。

    看到了那几个光秃秃的和尚脑袋时,小雨下意识就皱了皱眉。

    由于自家师父叶凌月的缘故,小雨对佛宗之流没有什么好感。

    只因她知道,师父的娘亲就是被佛宗的人给强行带走的。

    “几位大师可是在下?”

    曾小雨早前一直没开口,可这一开口,声音却很是清冷,透着一股和她的年龄不符的沉稳。

    一个得道高僧,忽然叫住一名少女,这事有点奇怪。

    众人不由又看了看小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