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1章 无心之人
    如今的夏宫,就像是一个阴森的牢房,里面囚禁着被天门控制的皇族。天 书   中 文 网

    随着夏帝发疯的消息传出,民间支持皇族的势力也越来越少。

    如今,整个大夏,拥护夏帝的也不过就是叶凰玉和聂家在内的一干忠臣良将了。

    只可惜,这一股忠臣良将一直被八卦天门四处围剿,很难靠近夏宫。

    “血……是血的味道。”

    一个形如阴风呜呜隐隐的声音,不知从夏宫的某个方向传了过来。

    犹如幽灵,又犹如人的哭泣声。

    “太阴血,我竟闻到了太阴血的味道,还是最滋补的太阴族的处子之血。”

    那声音里夹杂着对血的渴望。

    一股阴风过境,朝着夏宫那高高的围墙席卷而去,想要越过宫墙。

    可这时,已经满是斑驳的围墙上,布满了围墙的枯藤晃了晃,一下子就震散了那阴风。

    “朕说过,除了夏宫,其他地方,你不可染指。”

    那声音,正是夏侯颀的声音,可他的声音里,透着无尽的悲凉和无奈。

    本该正值盛年的夏侯颀,那声音听上去就像是暮年老者。

    “小子,你胆敢命令老夫,别忘了,是谁召来了老夫。”

    那阴风被逼退了回来,它恼羞成怒,破口大骂着。

    它的叫骂声,让整个夏宫都回荡在一片骂声中,那些纸钱被狂风卷了起来。

    “那又如何,只要朕一日不死,你就一日离不开夏宫,否则,朕大不了和你拼个鱼死网破,反正朕也不想活了。”

    夏侯颀虚弱的声音里,透着无尽的震慑力。

    那阴风沉默了片刻。

    “这破皇宫里的人,死伤过半,老夫要新鲜的血,没有了血,老夫没有力量之源,根本没法子活。小子,你只要放老夫出去,老夫只需要找到那太阴之血的来源,只要吸一点点太阴之血,就可以恢复元气。届时,就能将你的那些眼中钉,一个个铲除。什么天门,老夫全盛时期,压根不放在眼里。”

    那阴风改变了策略,不再一味威胁夏侯颀,而是循循善诱了起来。

    它应运而生,遇到了夏侯颀,本以为能够时来运转。

    哪知道这小子虽然奄奄一息,却也不是好对付的。

    夏宫闹鬼,实则都是这阴风捣的鬼,它四处为祸,时间一久,夏宫里人人自危。

    那些宫人或逃或死,八卦天门的人也不敢贸然增加人手。

    整个夏宫,如今都快成了一座冷宫里,里面的活人,越来越少。

    这已经满足不了阴风的胃口了。

    可就再今日,它忽然嗅到了一股鲜美无比的血的气味。

    那味道,来自距离夏宫不远处的地方。

    那是让百鬼都为之疯狂的太阴血,传闻太阴血能驱魔辟邪,但若是有厉害的鬼王,能够吸取融合太阴之血,就能脱胎换骨,浴血重生。

    只可惜,按照它和夏侯颀当初的约定,阴风没法子越过夏宫的这道围墙。

    夏宫这一片城墙,看似平平无奇,却是历代夏宫皇帝命人铸造的。

    上面雕刻了一些古老的篆文,这些篆文,在和平年代并无什么作用,但是一旦到了危急时刻,历任夏宫的夏帝,可以激发上面的篆文,以求自保。

    当初,夏侯颀被八卦天门逼宫,也正是靠着这堵宫墙,才得以自保。

    只可惜,这道宫墙也永远的囚禁了夏侯颀。

    夏侯颀就如一只笼中鸟,被囚在了偌大的夏宫里。

    他周围的宫人和亲人,一个个的死去。

    他的心,也一寸寸的荒凉。

    可他从未死心,支撑他活下去的念头,日渐清晰。

    那念头,是一个人的身影。

    那个人,他已经数年未曾想起,可就是在他最势弱的时候,他却一下子回想了起来。

    那是个被月色还要明媚的女子,她的一颦一笑,都足以让人神魂颠倒。

    是她,让他成了大夏的至高统治者。

    叶凌月,她曾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对他施以援手。

    他一心当一个英明的君主,每日兢兢业业,不敢有半分差错,在人界,他是千年难得一见的明主,百姓们对他赞不绝口。

    可夏侯颀却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并非是为了当一位明君。

    他只是想让叶凌月看到,她的故土,在他的统治下,日益繁盛。

    哪怕,他心知,她再会人界时,他已经是一捧枯骨。

    这些年,夏侯颀过得很不好。

    他有娇妻美眷相伴,可心,却是空的。

    他抵抗孤月海入侵,直到最后一刻。

    即便是被孤月海被逼退位,可在大夏子民的心目中,他依旧是夏帝。

    夏侯颀的心底,始终有一个信念,叶凌月,会回来了的。

    可就在几日前,他却听说,叶凌月战死在了神界。

    听到消息的那一刻,夏侯颀最后的信念也崩溃了。

    他的江山没了。

    他此生的挚爱,也没了。

    若是她不在了,他留着这一条命还有什么用。

    从那一日开始,夏侯颀的身子一弱千丈。

    也是发现了这一点,那阴风才会日渐猖狂,甚至想要摆脱夏侯颀的掌控。

    “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只要朕还在,你休想为祸民间。你要新鲜的血,几日之后,天门的人会带一批民间异士进宫,届时,朕不会再阻挠你。”

    夏侯颀的声音,又低沉了几分。

    他也知,他和那阴风如今是同生死共存亡的关系,不能将对方逼急了,否则对方一旦发怒,还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来。

    “话可是你说的。民间异士,听上去,可比夏宫那些人可口多了。”

    阴风听罢,心底绕起了弯弯来。

    那太阴血是在白日出现的,气味很快就消失了。

    也不知这会儿,身在何处。

    它虽有些道行,但是修为还未完全恢复,万一碰上了八卦天门的人围攻,也还有些麻烦,不如先等在夏宫,等着猎物自己送上门来。

    不过,那八卦天门的人也是有够存的,他们真以为,夏帝发疯是因为病的缘故?

    真是愚昧无知的人族啊,阴风啧咂了咂舌头,一阵呜隐再次消失在夏宫的深处,夏宫再度恢复了平静,可这时,在夏宫的城墙上,忽闪过了数个人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