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0章 夏宫鬼影
    叶青虽是第一次见叶方士,可对他的印象很是不好,本能就觉得那小子看不顺眼,至于具体的缘由,叶青也说不上来。天 书   中 文 网

    许是那小子年纪虽轻,可见地比自己强多了的缘故。

    “看不出来,他的衣着谈吐,都很普通。可在炼器方面,却有些见解。方才他和老爷子讨论的那些炼器要诀,我连听都没听说过。”

    叶凰城摇了摇头,很是不甘心。

    “不过,我倒是刚得悉了一件事。”

    叶凰城压低了声音,在叶青耳边嘀咕了几句。

    “你说三姑回来了?不会吧,这阵子风头那么紧,叶凰玉难道就不怕出泄露行踪?”

    叶青一听,神情一变。

    对于叶凰玉这个三姑,叶青的感情很是复杂。

    叶家有今日,和叶凰玉母女俩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可叶凰玉母女也是叶青父子最嫉恨的对象。

    好不容易,当初叶凰玉嫁入聂府,叶青父子俩才有重新掌权的机会。

    没想到,这时候,叶凰玉又回来了。

    “应该不会有错,周楚那边出了事,有人救了周楚一个镇的人。这会儿,周楚镇的人全都失踪了。赵镇长今晚没有提此事,这么重大的事,他却不禀告叶家,他哪来的那么大的胆。想来也只有你三姑的授意,他才会这么做。至于那个叫做叶方士的,很可能是你三姑的人。”

    叶凰城冷哼了一声。

    对于叶凰玉,叶凰城心底一直是不服气的。

    “如果三姑回来了,那是不是说,叶凌月那个惹事精也要回来了?”

    叶青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

    “闭嘴,你胡说些什么。她怎么也是你妹妹。没有她,哪里的叶家的今天。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就算是你再嫉恨叶凌月,也不可以在外人面前展露出来。”

    叶凰城狠狠瞪了眼叶青。

    后者一脸的心虚。

    “爹,我也不是嫉恨她,而是……你也知道,外面都说叶凌月死了。”

    叶青耸耸肩。

    如果不是叶家的缘故,他才懒得理会叶凌月的死活。

    “很可能叶凰玉也是知道了她的死讯,才回来了。这阵子,我们小心谨慎些,我们能得到的消息,很可能天门那边也得到了消息。我们父子还是要明哲保身的好,万一被叶凰玉母女拖累了就麻烦了。”

    叶凰城说道,于是父子俩嘀咕了起来,算计着怎样转移叶家的财产,好避开这场祸事。

    父子俩一路嘀咕着,全然没有注意到,在叶府的某处屋檐上,有一双眼,正留意着父子俩的一举一动。

    等到父子俩都各自回了院落,那黑影才一晃,从屋檐上飘落下来。

    “看样子,叶青父子俩还是狗改不了吃屎。”

    叶凌月目光闪烁。

    她今晚,当然没有喝多,早前和叶孤,也不过是装了个样子。

    她返回叶家,除了想看看,是否能得到些娘亲的消息外,另外一个原因正是……

    叶凌月身形一逝,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隐入了叶家。

    叶凌月虽是叶家的人,可如今的叶府,是叶凌月成名之后,才搬迁到夏都的。

    叶凌月对叶家并不熟悉。

    费了一些时间,叶凌月才寻到了她今晚的目的地,也就是叶家的祠堂。

    叶家祠堂内,坐落在一片幽深的槐树林中,周遭一片静谧。

    尽管从小镇迁移到了夏都,可叶家祠堂的摆设却没有太多的变化,那也是叶孤比较怀旧的缘故。

    叶凌月闪身进入了祠堂,一眼就看到了祠堂的案桌上,供奉着的那把太阴龙吟剑,以及上面的叶家的烈祖列宗的灵位。

    叶凌月上前,冲着灵位行了礼,这才将目光,落到了那把太阴龙吟剑。

    太阴龙吟剑,是叶凌月用了自己的太阴之血炼制而成的。

    叶凌月早前曾经一度想将这把剑留在叶家算了。

    可事后,鼎灵却及时提醒了叶凌月。

    它告知叶凌月,这把太阴龙吟剑,虽然只是一把中级神器,可因为融合了太阴之血的缘故,已经和一般的中级神器不同了。

    “这把剑,具有辟邪驱魔的作用,光是摆放着,就能遏制邪神鬼雄,留在人界,是在可惜了些。”

    鼎灵对于自己的这一次的杰作,还是很满意的。

    它早前还叹息,叶凌月居然把这样的宝物留在叶家。

    鼎灵的随口抱怨,叶凌月却是一听就上了心。

    她改日就要去夏宫里,查找夏帝发疯,夏宫闹鬼的事。

    虽说闹鬼一事,叶凌月是不相信的,九十九地的神是假的,那人界的鬼神之说自然也就是假的。

    不过如今人界大乱,叶凌月也不知,会不会夏宫里真有什么幺蛾子。

    在她没法子暴露身份的前提下,若是能够有一把太阴龙吟剑在手,无疑是一大助力。

    更何况,如今的叶家,还没有出现一个足以撑起叶家的人物。

    一把中级神器留在叶家,早晚也会出事。

    加之方才叶凰城父子俩的话,也更加让叶凌月开始担心叶家的前程。

    父子俩竟有将太阴龙吟剑偷走的打算,与其如此,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叶凌月想到了这些,手上一翻,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剑。

    那把剑,正是叶凌月留在储物袋里的那把雌剑龙吟剑。

    这把龙吟剑,看上去和眼前这把太阴龙吟剑,并无本质上的区别。

    只是,它是一把初级神器,上面也没淬过太阴血。

    叶凌月凝聚起了神念,只见剑身上,迅速出现了一条血色的龙。

    只是那条龙和早前的那条太阴血龙并不相同,这条血龙是叶凌月以神纹的形式留下的。

    做好了这一切后,叶凌月才将两把剑替换了过来。

    趁着夜色,叶凌月的身形消失了。

    没有人发现,叶家的这把龙吟剑已经被人调包了。

    而在同样的夜色之下,夏宫里。

    昔日繁华的大夏皇宫,这时沉浸在一片诡异的气氛中。

    由于皇宫里这阵子死人频繁,皇宫的回廊上,还挂着白色的灯笼,地面上,还撒着没来得及清扫的纸钱。

    三更一到,整个皇宫就没了声响,连巡逻的御林军都不见了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