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9章 夜访故居
    是夜,叶府。天 .书中 文 网

    叶家的龙吟剑在拍卖会上大放异彩,叶孤回到叶家后,叶家上下都是欢腾一片。

    “爹,我就说了,那把龙吟剑一定没问题。”

    叶凰城父子得知后,也是欢喜不已。

    叶青也心下得意,这么想来,他早前受宋香君的那些气,倒也还算是值得。

    “父亲,你和四弟他们竟成功炼制了龙吟剑,何不趁着今晚的机会,让大伙一开眼界。”

    叶凰树也是满脸的喜意。

    不过是短短几日,叶家的遭遇就像是经历了冰火两重天。

    早前,叶家上下还沉浸在惶恐之中,可是这一次九龙吟大放异彩,让叶家重新赢得了大量的炼器订单。

    叶家的地位提升,就算是八卦天门也不敢贸然对叶家动手。

    更何况,宋香君那害人精也已经被杀,压在叶家头上的重负总算是缓解了些。

    提到了九龙吟,叶孤的面色凝重了几分。

    他取出了那把太阴龙吟剑。

    只听得“铿”的一声,剑身离了剑鞘,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却是一把寒光四溢的宝剑。

    叶家众人不由流露出了痴迷之色,不愧是神器,一现身就展露出了与众不同来。

    倒是叶青父子俩的面色变了变。

    两人都参与炼制了九龙吟,可上一次,他们炼制出来的九龙吟可不是这样的。

    “父亲……”

    叶凰城张了张嘴,想要询问。

    “这把九龙吟,从今日开始,就是叶家的镇宅之宝,任何人不得亵渎。从今往后,叶家子孙后代,无论任何人,都不可将其出售。”

    叶孤神情一肃,郑重其事立下了叶家的家规。

    “还有一事,从今日开始,凰树代替凰城,掌管冶炼房的事务,银霜负责帮助凰树。从今往后,叶家传承,无论男女,能者居上,一视同仁。”

    叶孤如此一说,满众哗然。

    尤其是叶青父子俩,早起那脸上的得意之色,迅速消褪。

    “多谢父亲。”

    叶凰树和叶银霜父女俩则是一脸的茫然。

    这一次的拍卖会,不仅仅象征着叶家的重新崛起,也同时意味着,叶家的权力重心转移。

    叶青父子俩怎么也不明白,拍卖会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会让叶孤忽然转变了对其的态度。

    “另外,晚上将举办家宴,叶方士这一次,对叶家帮助很大,我特意邀请了他前来。你们所有人,都要对其恭恭敬敬,不可有半点怠慢。”

    叶孤说罢,亲自和叶凰树抬着那把太阴龙吟剑,将其供奉在了叶家的祠堂里。

    叶家上下,也当即散去,为了晚上的家宴操办了前来。

    “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爷爷不是一向最疼爱你的嘛,怎么会突然易权?”

    叶青一脸的憋屈。

    叶银霜居然一下子顶替了他的身份,这口气,让他怎么咽的下去。

    “我若是知道,又怎么可能叶凰树上位。难道是白日里的拍卖会发生了什么事?还是说叶银霜那妮子使了什么手段?”

    叶凰城也是一脸的不明。

    明明一切都很顺利,可为何父亲会忽然性情大变?

    当初,因为叶凌月的事,叶孤还生了叶凰城父子一段时间的闷气。

    只是父子之间,哪有隔夜仇。

    叶凰城在经营方面又的确有些才能,所以在叶凌月前去了孤月海后,叶孤又重新器重了叶凰城。

    叶凰城父子俩为此,在叶家的地位更高了。

    加之叶凰玉后来离开了叶家,父子俩愈发的得势。

    早前叶孤更是连家主之位都已经传给了叶凰城,哪知道,会因为一次拍卖会,让一切都变了天。

    “父亲,还有那把龙吟剑,我怎么觉得,它和早前不同了?”

    叶青出身炼器世家,眼力还是有几分的。

    那把龙吟剑从头到尾,哪里还像是当初他和香君一起联手炼制出来的。

    “你有没有留意到,方才你爷爷特意提到了叶方士。难道是那小子的缘故?”

    叶凰城比叶青老谋深算很多,他想来想去,以叶凰树父女俩的能耐,自是不能让叶孤突然改变心意。

    这么说来,很可能是叶方士那小子。

    “爹,你没弄错吧?那小子不是叶银霜介绍过来的鉴宝师?也不知是什么来历。”

    叶青诧异着。

    “什么来历,今晚试探下就知道了。”

    叶凰城冷哼了一声。

    他叶凰城,绝不会蛰伏在叶凰树父女下,当年,他好不容易挤兑走了叶凰玉母女,这一次,绝对不能再让叶凰树有机可趁。

    可是叶凰城父子俩的如意算盘很快就打空了。

    当晚,那个叫做叶方士的确来了叶府,也参加了叶府的家宴。

    那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容貌丑陋,据说早前是赵镇长的门客。

    他和叶银霜的关系的确不错,但是听说,早前叶孤有意撮合两人,叶方士却以已有婚约为由,回绝了叶孤。

    在家宴上,那叶方士也很是自然,对叶家的各位都很是亲切,看不出有半点破绽来。

    叶凰城父子俩带着满肚子的困惑,结束了这场家宴。

    “多谢叶家主款待,时候也不早了,在下先行告退。”

    叶方士看上去也有些醉意,步履之间已经蹒跚了起来。

    “叶方士客气了,改日有机会,再到叶府,老夫一定盛情款待。”

    叶孤也是喝多了,满脸的通红。

    他和叶方士今晚谈了不少。

    发现这位少年,虽然年纪轻轻,可在炼器方面,颇有见地。

    他还解答了不少叶孤在炼器方面的困惑,叶孤听罢,对炼器有了更深的了解,叶家将来的炼器之路,也必定会更加顺畅。

    “改日定来叨唠。”

    叶凌月拱了拱手,就摇摇晃晃出了叶家。

    赵镇长也忙紧随其后,两人很快就没了踪影。

    叶家的其他人,也各自忙碌去了。

    叶凰城父子俩,在原地等候了片刻,直到宾客都散光了,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折回了府中。

    “爹,你可有看出那小子的底细?”

    等到叶凌月一离开,叶青就迫不及待地说道。

    今夜的家宴,一切都是以那个叶方士为核心,这让叶青父子很是不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