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8章 身份被怀疑
    地上气绝的龙血宝马,还有气势陡变的白驹国使节……就在须臾之间,发生的变化,让在场所有看客都是一惊。天 .书中 文  网

    “这……”

    叶孤浑身僵硬,难以置信,看着地上的那一头魔兽。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傻子都已经看出来,这其中必定有猫腻。

    “不知方才这杯茶,使节大人是否满意。”

    叶凌月将手轻轻在衣袖上拭了拭。

    方才那一瞬,她将神念凝聚在杯盏碎片之上,逼迫一人一马出手。

    魔兽和灵兽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一旦遭遇袭击,魔兽就会暴怒,变得非常可怕。

    眼前的这头龙血宝马虽然被人经过了伪装,可它本质上还是变异魔兽。

    “小子,你竟想行刺本使。”

    白驹国使节铁青着脸。

    “使节大人,您哪只眼睛看到我出手行刺。一块瓷片罢了,以使节您的身手,根本是伤不了你。”

    叶凌月连眼皮子都没动一下。

    使节一时哑然。

    他也知,普通的瓷片根本不能伤他。

    他早前也和宋管事商量好,绝对不会暴露了实力。

    可方才那一块瓷片暴射而出,虽看上去平平无奇,可是一瞬之间,却有种逼人的威力。

    白驹使节甚至可以断言,若非是他爆出自己的真正实力。

    那瓷片很可能已经射中了自己的眉心了。

    可他也很纳闷,那瓷片原本已经近在咫尺,又为何会突然在其面前碎裂开。

    还是说,这小子已经掌握了什么惊人的功法?

    白驹使节心底也很是纳闷,眼前的这小子,根本感受不到什么灵力,怎么看也不像是高手。

    可为何他一出手,却让自己有种被绝对压制的错觉。

    白驹使节还想说什么,可周围众人的目光,却犹如锋芒在背,让白驹国使节很是难看。

    不需要半句多余的解释,真相已经证明了一切。

    若是白驹国的这位使节心中没有鬼,又为何要掩饰身手。

    龙马忽变成了魔兽,若非是亲眼目睹,谁又能够相信。

    叶孤的额头,豆大的汗水滴了下来,看向叶凌月的眼神已然是不同了。

    若是方才,不是叶凌月亲自出手,那奉茶给龙血宝马的就是自己,那宝马一旦发狂,自己是否能够将其击杀……叶孤心里也没有多大的把握。

    “居然将魔兽在拍卖会上进行拍卖,这就是天门口中所谓的高级拍卖会?”

    叶银霜冷哼了一声,拍案而起。

    方才的那一幕太过惊险,若非是叶方士出手,受伤的很可能就是叶孤。

    “说得不错,什么龙马,根本就是魔兽。副门主,天门的拍卖会也未免太不可靠了。”

    一旁其他势力也叫嚷了起来。

    魔兽的危险性,可想而知。

    早前除了叶孤之外,还有数方势力都对那龙血宝马有兴趣,只是他们手头没有鉴宝师,龙血宝马的价值又太高,他们早就出价竞价了。

    如今想来,他们倒是松了口气。

    常武目光阴沉,扫了眼那名叫做“叶方士”的少年。

    早前引起了轩然大波的少年,这会儿倒是根没事人似的,退到了叶家的阵营里。

    这少年……

    在场其他人兴许没看清楚,可常武身为九十九地的异界来人,修为和眼力,都比旁人高的多。

    他一眼就看出了,那个叫做叶方士的少年,出手不凡。

    一掌震碎了杯盏,任何人都能做到。

    但是杯盏碎片,能在半空中,同时发生数个变化。

    想碎就碎,想攻击就攻击,让一头变异的中等魔兽瞬间被击杀。那至少也是一名方仙级别,甚至是更高的存在。

    叶家怎么突然冒出了这么厉害的帮手。

    此人……难道是……

    常武暗中打量着叶凌月。

    可他的目光一碰触到叶凌月的脸,又有些迟疑不定。

    月华帝姬?

    可传闻月华帝姬本人乃是一名绝色美女,眼前这名少年脸上的疤痕也不像是伪装的。

    还是说,少年也和他一样,也是对封天令感兴趣的异界来人?

    常武一时之间,琢磨不定。

    白驹使节在了众人的质疑声中,已经有些站不住了。

    其他势力也要求八卦天门给一个说法。

    “副门主?”

    宋管事也有些招架不住,只得是求救着看向了常武。

    “诸位,稍安勿躁。白驹国的事,天门一定会给诸位一个交代。不过,白驹国是天门请来的贵客,负责替夏帝治病。”

    常武却是早就有所准备,抬起了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

    替夏帝治病?

    听常武这么一说,众势力也是一愣。

    那白驹国的使节也是一脸的傲然。

    “说得不错,我白驹国有灵符可以治疗夏帝的惊厥之症。”

    夏侯颀因皇宫闹鬼,时而疯癫,时而狂躁,八卦天门为了避人耳目,就对外宣布,夏帝身染怪疾,名为惊厥症。

    这一次八卦天门对外宣布举办拍卖会的同时,也同时对外征集各方方士和医者,治疗夏帝的病。

    截止今日,已经有数方势力云集夏都,就是为了替夏帝治病。

    叶凌月得知夏侯颀染病,但是并不知道,白驹国也是前来诊治夏侯颀的病症之人。

    “让一名豢养了魔兽的不明人士替夏帝治病,天门的做法,有失公允。”

    叶流云插嘴说道。

    “说得不错,青妃之死还有疑虑,又让不明人士替夏帝诊断,还请副门主三思。”

    青宗主也跟着劝说道。

    虽说夏帝早已退位,可他是人界当之无愧的第一君主。

    若是夏帝有什么三长两短,那其他国家,包括北青的皇帝很可能就是下一个夏帝。

    “看样子,诸位是不相信我白驹国的本事了。那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白驹国的灵符。”

    那白驹国的使节在了众目睽睽之下,非但没有退缩,反而愈发傲娇。

    他说罢,示意手下的人取出了一个匣子。

    匣子呈朱红色,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

    他缓缓打开了匣子,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都聚集在了匣子里。

    叶凌月也一眼看了过去。

    可这一眼,叶凌月却是眼眸一深。

    匣子里的竟然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