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1章 吓个半死
    “那是那是,必定是天门的大事更紧要些。天 书  中  文网”

    乔大千陪着笑。

    “来人,堵住镇口,无论男女老少,谁要是敢跑,一律打断腿。赵雷家的,一个都不许跑了。”

    乔大千说罢,一挥手,就见了巴楚镇的一群武者,如饿狼般,扑向了周楚镇。

    “赵雷啊赵雷,你小子你以为你有多大的能耐,叶家和你的气数都到头了。”

    乔大千恶狠狠道。

    “好个八卦天门,原来拍卖是假,引我娘亲出来事真。亏了我及时发现,否则,这一次周楚还真是要蒙难了。”

    叶凌月在旁看着,心头怒火熊熊燃烧。

    八卦天门的伎俩,实在恶毒了些。

    常武和祝年玉这两人,下手可比秦小川歹毒多了。

    只是镇口被天门的人堵住了,自己虽有通天的本领,可镇内的百姓太多了。

    若是一个个救,难免有疏漏的地方,只可惜赵镇长和叶家的人都不在。

    叶凌月寻思着,如何才能尽可能救下更多的人。

    “何人敢在周楚镇撒野!”

    就在叶凌月寻思着,要如何下手时,却见周楚镇口,一名妇人带着近千名镇民,形成了一支气势汹汹的队伍,朝着周楚镇的镇口处疾行而来。

    为首的那名妇人,一头白发早已化为青丝,有一双饱含了世故和沧桑的眼,可面容看上去,却不过三四旬之间,和赵镇长相差无几。

    一眼看过去,都以为那位是赵镇长的妻氏,哪知乔大千一看,不由咋舌。

    “启禀齐大师,那是赵雷的娘,也就是的当年叶凌月的奶妈,叶凰玉的贴身嬷嬷。”

    “赵雷的娘?”

    不仅是齐师兄,就连一干天门的弟子都很是纳闷。

    “那老太婆早前生了场病,也不知怎么回事,病好之后,就成了这副模样。”

    这事,乔大千也只是道听途说,没想到今日一见,也是吃了一惊。

    “刘妈?”

    叶凌月见了刘妈,也是一脸的震惊。

    刘妈在了叶凌月一张回春箓的作用下,容貌返老返童了不少。

    不仅如此,刘妈整个人看上去也一改老年之态,她手上提着一根拐杖,走路步步生风。

    她的身后,跟着的赵镇长的家眷,无论是男女老少,也个个手持武器,或是棍,或是枪刀,个个都是箭弩拔张的模样,却是整个周楚镇的镇民都闻风赶了回来。

    大夏尚武,民间一直有习武的习惯。

    尤其是这几年,人界大陆异变,周楚在内的镇民们在赵镇长的带领下,都学了些拳脚功夫。

    虽说不是什么轮回境的高手,可也个个都是后天级别的武夫。

    尤其是赵镇长家的几位女眷,就连刘妈,在体质强化后,实力都与先天高手相差无几。

    灵粟田里的那些孩童,眼看镇里来了生人,都一溜烟赶回了镇内,告诉了刘老夫人。

    刘老夫人也是警惕,她也知小小姐和儿子去了夏都,周楚镇就得靠他们自己来捍卫。

    明知来者不善,刘老夫人还是带着人杀了出来。

    “我们乃是八卦天门的人。你儿子得罪了老子,你们若是乖乖丢了兵器,自己认输,老子不伤你们分毫。若是你们不从,那整个周楚镇的人,谁都别想活着走出周楚。”

    齐师兄冷笑了两声。

    手下的天门方士们齐齐亮出了符箓来。

    面对那些咄咄逼人的天门弟子,刘妈面色一正。

    她也知,来者不善,靠着他们这些先天级别的武者,根本没法子和乔大千以及八卦天门的人相抗衡。

    “八卦天门也是大门大派,又何必为难我们一群老弱妇孺。我儿子得罪了你们,是我儿子的事。子债母偿,老太婆我愿意跟着你们走,赵家上下也不会有一个人退缩。但是这些镇民是无辜的,必须先放了他们。”

    刘妈权衡了一番,决定让镇民们先撤离。

    有小小姐在,刘妈并不担心家里人的安危。

    她只希望镇民们不要受牵连。

    “笑话,你说放就放,你以为你是谁?你只是个奶妈子,还真以为自己是叶凌月本人不成。”

    哪知齐师兄大笑了起来。

    八卦天门的一干人等,也放声大笑了起来。

    “实话告诉你吧,别说叶凌月早已死了,就算是叶凌月亲自来了,我也不怕。来人,把那啰里啰嗦的老太婆先拿下。”

    齐师兄一挥手,手下的符师们已经开始吟唱,他们手中的符箓也跟着符光闪动。

    镇民们面对齐师兄的威胁,没有流露出退缩之色,相反,他们齐齐喝道。

    “我们与镇长一家同生死,保护老夫人!”

    周楚镇和巴楚镇不同,巴楚的乔大千贪生怕死,不顾镇民的利益。

    可赵镇长为了镇民所做的一切,镇民全都一清二楚,他们生是周楚的人,死是周楚的鬼。

    镇民们二话不说,冲上前去。

    刘妈一干人等也是有备而来,趁着那些符师的符箓还未生效,又是抄家伙,又是撒狗血。

    只见一桶桶黑狗血扑面而来,那群符师们的符箓还未生效,就被黑狗血扑灭了符光。

    对于高级符师而言,祭符不过是瞬念之间,可是齐师兄带来的这帮人,只是些初级符师,用的符箓也很是低等,被黑狗血一泼,符箓上的符文迅速变色,没了效果。

    巴楚镇的镇民虽然也冲上前去拼命,可论起真刀真枪,这里终归是周楚的地盘,周楚的镇民们也是仗着人多,和两帮人马混战成了一团。

    “岂有此理,乔大千,洛青,你们俩还不上!”

    齐师兄气得脸色发青,怒喝了一声。

    “不知死活的东西们,居然和天门作对。”

    洛青冷笑了两声,手中多了一管竹笛,就要吹走三生曲。

    可他还未吹奏,忽觉得身子一僵,一动不能动了,这种情形,和早前齐师兄在拍卖场时一模一样。

    洛青一怔,几乎是同时乔大千等人也觉得手脚僵硬。

    “你你你的身上有张符箓……”

    洛青一眼就看到了乔大千的身上,贴着一张符箓,齐师兄的身前,同样也是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