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4章 特等灵粟
    “洛青,乔大千,你们欺人太甚!”

    赵镇长活了四十年,何曾遇到过这么憋屈的事。天 .书中 文  网

    他粗红着脖子,上前就要与乔大千拼命。

    “慢着。赵镇长,你先不要动怒。”

    恰是这时,却见一人比赵镇长更快一步,站在了赵镇长身前。

    “小……叶方士,他们欺人太甚了!”

    赵镇长气不过,一双眼怒瞪着洛青等人。

    “赵雷,这话应该我们对你说才对。你用劣等灵粟冒充二等灵粟,这可是欺瞒之罪。这批周楚镇的灵粟,用废水灌溉,全都没有灵气,比陈年烂谷子都不如!”

    乔大千说罢,上前一脚踏在了那些灵粟上。

    灵粟顿时被碾成了粉末。

    灵粟用污水灌溉,半点灵气都没有?

    赵镇长一听,脸色愈发难看。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他再一看一旁的洛青,洛青一脸的嘚瑟。

    赵镇长心底咯噔一声,仿佛明白了什么。

    对于普通人而言,除非是方士,否则根本不可能看出灵粟里面有点多少灵气。

    周楚镇验明灵粟的级别的法子,只是用往年的经验,用肉眼来分辨。

    赵镇长见这些灵粟都符合往年二等品灵粟的标准,就理所当然以为这些灵粟就是二等品。

    完了,若是这批灵粟是劣等品,没有半点灵气,那他上缴孤月海的那批税赋,岂不是也是半点灵气都没有。

    孤月海若是怪罪下来,那周楚镇不是……

    “完了……全都完了……”

    赵镇长犹如五雷轰顶,跌坐在地。

    孤月海若是怪罪下来,他岂非是害了全镇的百姓,全都完了。

    “岂有此理,好你个周楚镇的刁民,居然敢以次充好。来人,把此人丢进湖里。”

    那名弟子一听,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洛青此人,他还是认识的。

    此人是三生谷的新掌控,按理说,不会胡说八道才对。

    这批灵粟连劣等拼都不如,若是收进来,他就麻烦了。

    那名弟子一想,就很是后怕,对赵镇长愈发恼火。

    雁子坞的湖里埋藏了符雷,只要人一靠近,就会爆炸。

    早前又一名商贩不服那名弟子的采购,就被他丢进了湖里,尸骨无存。

    那些商贩亲眼目睹,对于天门的手段都很是畏惧,愈发不敢吭声。

    赵镇长呆坐在地,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慢着。”

    就在几名八卦天门的弟子扑上前时,却见一名少年,一步拦在了前面。

    “敢阻拦天门办事,找死,把这小子一起丢进湖里。”

    那名弟子冷笑了一声,压根没把这位叫做“叶方士”的看在眼里。

    “谁说这批灵粟是劣等品?”

    叶凌月却是明眸一扫,双眼冷漠,却见其手下一快。

    那几名弟子手上虎口一麻,早前拿在手中符箓不等祭出,就纷纷飘落在地。

    “小子,你居然还敢反抗!”

    却见为首的那名弟子,一声呼啸,就欲喊人来。

    哪知话还未出口,声音就哽在了喉咙里。

    那名弟子的嘴里吱吱啊啊了几句。

    “齐师兄,你……”

    那几名初级符师回过神来,指着那名弟子。

    那名男弟子的咽喉处,贴着两张符箓。

    最是让他们诧异的是,那两张符箓早前还好好的在他们手上。

    分别是一张定身箓和一张减速箓,这两张符箓,怎么突然到了齐师兄的身上,而且还让齐师兄连一句话都说不出话来。

    “你们难道不知道,定身和减速箓加在一起,会形成失声符的作用,而且若是不解开符箓,被施加者在半个时辰后,会成为真正的哑巴。”

    叶凌月淡淡说道。

    那名齐师兄一听,顿时浑身僵硬。

    低级地箓加在一起,居然有高级天符的作用,这种效果,人界的这些普通符师当然是不知道的。

    就是叶凌月,也是在成为神念师后,通过不断学习万符录后得知的。

    被叶凌月这么一说,八卦天门的几人,都不敢贸然行动,全都一脸警惕,望着叶凌月。

    赵镇长见叶凌月为了维护自己,居然强自出头,唯恐叶凌月惹祸上身,忙上前拉住了叶凌月。

    他一人蒙难没什么,可若是连累了整个村庄和小小姐,他就万死难辞其咎了。

    “叶方士,这件事算了。这批灵粟,我不要了,我只求天门不要追究此事。”

    看洛青的眼神,赵镇长就知,洛青一定在河水里动过了手脚。

    灵粟已经收割,想要挽回,已经是不可可能了。

    为今之计,就是想法子,怎么化解这场灵粟危机。

    叶凌月却是一个眼神,示意赵镇长无需多言。

    她直视着那名八卦天门的弟子。

    那名弟子早前见叶凌月出手,快如迅雷,他手下的那几名可都是初级符师,居然连对方的衣角都沾不到。

    他心知,眼前这名叫做“叶方士”绝不是普通人。

    他有口不能言,又唯独叶凌月真的下毒手,只能干瞪着眼,对着叶凌月怒目而视。

    “叶月,你居然连八卦天门的人都敢得罪,真是胆大包天。”

    洛青等人也没想到,叶凌月居然还真有几分能耐。

    不说其他,方才叶凌月一出手,“他”是什么时候出符的,洛青根本看不清。

    “可笑,天门有眼无珠,听信谗言,还怪他人不成。我承认这批灵粟的确不是二等灵粟……”

    叶凌月淡然一笑,眼眸微微一抬,看向了周围众人。

    “你看,连你都说那批灵粟不是二等灵粟,你身为方士,自然知道灵粟的灵气有问题。知情不报,分明就是有意隐瞒,应该罪加一等。”

    乔大千如同跳梁小丑,也跳了出来,指着叶凌月等人叫嚣道。

    “我是说,这些灵粟不是二等品,可没说这些灵粟是劣等品。它们也不是三等灵粟,而是……”

    叶凌月一脚踢在了那名齐师兄的背上。

    后者只觉得膝盖一软,四脚朝地,摔在了地上,啃了一嘴的灵粟。

    这一踢,他身上的两张低等地箓飘开了。

    齐师兄吃了一嘴的灵粟渣滓,咽喉里一松,却是一下子能说话了。

    “还愣着着干什么,快杀了这小子!”

    话还未出口,他的头上多了一只脚,叶凌月一脚踏在了他的脸上,说话掷地有声。

    “这些灵粟,全都是特等灵粟,居然敢说他们是劣等灵粟,真是瞎了你们的狗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