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0章 拍卖会
    两日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天书  中 文  网

    到了拍卖会的当天,叶孤在休养了两日后,精神稍好了些,一早就强打精神,准备前去参加拍卖会。

    “那位鉴宝师大人怎么还没出现?”

    叶孤焦虑着问道。

    八卦天门的这次拍卖会,受邀的都是夏都附近乃至青洲大陆上一些有名望的宗门势力。

    就是叶家,也只有两份请柬,一份被赵镇长求了去,还有一份就在叶孤的手中。

    一份请柬只能带两人出席,这意味着,叶孤若是想要前往,必须带那名鉴宝师同行。

    “鉴宝师大人说是会直接去拍卖会现场,我们届时就会见到他。”

    叶银霜硬着头皮说道。

    “既是如此,你与我一同去拍卖会。”

    叶孤也没多想,带着叶银霜往拍卖会的现场行去。

    八卦天门的拍卖会,就在城中最大的酒楼雁子坞里举办,就在叶孤等人启程前往时,叶凌月已经先行和赵镇长也到了雁子坞。

    那雁子坞乃是一座湖心岛,三面环水,唯有一条垂柳成荫的陆路直通湖心岛。

    因其形状似展翅的大雁,所以得名雁子坞。

    此处最早,是大夏皇帝夏日避暑之地,夏侯颀继位为皇帝后,就将雁子坞对外开放,供城民们游览。

    可八卦天门到了夏都后,大长老见这一带风水不错,就将其强征了去,建立了八卦天门的总部。

    至于方士塔,不过是大长老平日用来炼符的地方。

    别看雁子坞看上去一片风光秀美,水光粼粼的模样,可实则上,雁子坞的水域下方,却埋伏了大龄的符雷。

    只要有人擅自闯入,八卦天门就能引发符雷,炸人个尸骨无存。

    此时此刻,雁子坞的那一条柳路上已经停靠着大量的车马,人头攒动,很是热闹。

    叶凌月和赵镇长刚下了兽车,就遇上了几个老熟人。

    “乔大千和洛青,他们怎么也来了。”

    赵镇长没想到,在雁子坞还能遇到这两人。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赵镇长脸色不大好看。

    同样面色沉凝的还有乔大千和洛青,只是他们仇恨的重心,却在赵镇长身旁的叶凌月的身上。

    “赵雷,你和这小子居然还敢到夏都来,就凭你们,也配到雁子坞来?还不滚,再不滚,让八卦天门的人发现了,你们必死无疑。”

    洛青经过了治疗后,身上依旧留有火炎爆符爆炸后留下来的伤痕。

    看到叶凌月,他就恨得牙痒痒。

    “我们是带了请柬来的,为何不能来。”

    赵镇长倒是没想到,连乔大千都有请柬。

    “就凭你一个小镇长,哪来的请柬。”

    乔大千嗤之以鼻。

    他若是不是沾了洛青的光,也不可能进入雁子坞。

    恰好这时,洛青看到了宋管事和一名面貌伟岸的男子正行了过来。

    “宋管事,您来得正好。有人没有请柬,擅自闯入雁子坞。”

    洛青这一嚷嚷,宋管事和身旁的常武都看了过来。

    是他们。

    叶凌月认得宋管事和他身旁的那名男子,那人实力不俗,叶凌月怀疑,他是异界来人,和秦小川有所勾结。

    叶凌月一声不吭,将自身的气息彻底收敛了起来。

    “何人敢如此大胆,居然擅闯雁子坞,来人,把这两个不长眼的家伙轰出去。”

    宋管事行了过来,冷眼扫了叶凌月两人几眼。

    无论是赵镇长还是叶凌月,在宋管事那双犀利的眼中,都是修为不值得一提之人。

    这等人物,是怎么混入雁子坞的?

    宋管事接管八卦天门还没多久,自是不知道,这份请柬还是大长老和宋香君一起安排的。

    两人早前就想借着这份请柬,能够引出叶凰玉来。

    只是两人都没想到,这份请柬非但没有引出叶凰玉来,还成了两人的亡魂夺命帖。

    宋管事才刚说完,就见了多名八卦天门的弟子围了上来,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

    赵镇长何曾遇到过这样的架势,吃了一惊,一时之间,有些回不过神来了。

    “我们有请柬,谁敢轰我们出去。”

    却见赵镇长身旁的那名书童模样的少年,一步上前,拿出了请柬来。

    少年年纪虽小,面上也布满了伤痕,乍看之下有几分可怖,可唯独一双眼,璀璨若晨星,自有一股说不出的诡异美感来。

    “慢着。”

    少年的举动引来了常武的注意,他摆摆手,示意天门弟子退下。

    “宋管事,那请柬可是真的?”

    宋管事这才看清叶凌月手中的请柬,还真是八卦天门派出去的请柬。

    “请柬是没错,可这两人这副穷酸样……”

    宋管事迟疑道。

    八卦天门举办这次拍卖会的目的是为了拍卖一批上等的符箓,再招徕一些有用的人才。

    眼前这两人,既不像是客人,也不像是卖家,宋管事嫌他们进场都拉低了拍卖会的档次。

    “宋管事,不知我叶府的人哪里碍着了你的眼?”

    就听到一个不满的声音,自背后传来。

    叶孤带着叶银霜行了过来。

    叶孤刚到雁子坞不久,正准备寻找那位所谓的鉴宝师的下落,哪知就看到了宋管事在驱赶赵雷。

    赵雷虽已经独立门户,可也是叶孤的老家臣,叶孤这人护短,又怎能容人肆意欺负赵镇长。

    “这不是叶老家长嘛,您老身子好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宋管事一看到叶孤,就不由想到了无辜枉死的宋香君。

    宋香君和大长老的死很有些蹊跷,可偏偏宋管事又不能直接挑明了找叶家的麻烦,这口恶气,哽在了宋管事的心里,上下不得,很是难受。

    今日一见叶孤,自是不会善罢甘休。

    “老夫的身子一向很好,无需宋管事挂念。倒是宋管事的气色看着不大好。”

    叶孤意有所指道。

    宋香君和大长老之死,宋管事没有大张旗鼓对外说明,只是说是一场意外。

    叶家也顺势而下,连宋香君的丧事都没提,这让宋管事愈发恼恨。

    哪怕宋香君真背着叶青偷情,可她好歹也为叶家做了不少事,叶家人翻脸不认人,连宋香君的尸体都不让运进门,简直是岂有此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