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9章 鉴宝师
    叶银霜迟疑了下,这才说道。天 书   中 文 网

    “爷爷和四叔之所以对宋香君如此忍让,原因正是因为这一次夏都的拍卖会。”

    叶凌月一听,一头的雾水。

    关于夏都的这场拍卖,她自然是听说过的。

    她和赵镇长这一次,就是靠着请柬进了城。

    只是宋香君和这次买卖会又有什么关系?

    “宋香君虽然生性淫荡,作风也不正派,但是她有一个特长,就是坚宝。这一次拍卖会,对于叶家而言,很重要,原本爷爷他们是打算趁着这一次的机会,重振叶家的声威。”

    叶银霜说话间,声音越来越小。

    这件事,即便是在叶家,也是很保秘的,知情者只有叶孤和叶凰城父子俩,就连叶银霜的爹爹也不知情。

    所谓的鉴宝师,其实也是方士的一种。

    只是和炼丹师、炼器师、炼符师有些不同,鉴宝师最擅长的就是鉴定。

    它能够确定一颗丹药的药效,一张符箓的符力和一件兵器的威力。

    宋香君就是这样的存在。

    “叶家自从夏帝退位后,在夏都就一日不如一日。就连早前和我们合作的一些供货商,也都切断了供应。从前叶家炼好的兵器,直接都被一抢而空。可如今,叶家的兵器都无人问津,库房里已经堆积了大量卖不出去了的兵器。”

    叶银霜是女眷,早前家族了的这些事务,她也不知情。

    “这些兵器和宋香君又有什么关系?”

    叶凌月虽是听明白了,可这些与宋香君之死,又有什么关联?

    “小小姐,这就是你有所不知了。自从孤月海控制了大夏后,就下令管控武器、丹药等。除非是有鉴宝师的鉴定,否则无法上市流通。爷爷这一次,拿出了叶府最好的兵器参加拍卖,想要借此重振叶府的声望,而期间,就小身为鉴宝师的宋香君的口头鉴定。”

    赵镇长解释道。

    这也是为什么,家主宁可忍受屈辱,被宋香君打压,也不敢对付宋香君的真正原因。

    “宋香君一死这次参加拍卖的卖品就无人鉴定,叶家就更不可能重振声威了。都怪我……”

    叶银霜知道真相后,也是自责不已。

    “这事怎么能怪你,是我让你杀了她。”

    叶凌月也没想到,个中还有那么多门道。

    没有宋香君,叶家的生意就难以持续下去。

    几人正在沉思着。

    “家主晕过去了!”

    只听得一名仆从慌慌张张跑了出来,告诉了叶银霜。

    叶银霜和赵镇长都是大惊失色。

    “凌月,你快进去看看,外公一定是被我气晕的。”

    叶银霜红着一张脸,急得拉着叶凌月就往里走,她也知,叶凌月医术高明,一定可以救叶孤。

    叶孤若是知道叶凌月回来了,就无需再担心了。

    “银霜,我暂时还不方便直接出面,”叶凌月沉吟着,“不过我有个法子,即便是不用我本人出面,也可以帮助叶家子啊这次拍卖会上大放异彩。”

    叶凌月胸有成竹地说道。

    “到底是什么法子?”

    叶银霜和镇长齐齐问道。

    他们也想知道,紧急关头,叶凌月到地底想到了什么。

    叶凌月在叶银霜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叶银霜听罢,脸上还有几分迟疑。

    “眼下只有这么个法子,才能帮叶家渡过难关。”

    叶凌月沉声说道。

    叶银霜只得点了点头。

    屋内,叶孤在吞了一颗九转丹后,醒了过来。

    他想来时,床榻边已经跪了叶银霜和叶凰树、叶青父子三人。

    “父亲,宋香君的事,真要追究起来,并不怪银霜,是儿子没用。早前宋香君逼迫银霜嫁给大长老,我一直睁只眼闭只眼,险些逼死了银霜。我根本不配做叶家的家主,也不配做她的叔叔。”

    叶凰树一脸的愧疚。

    他早年,一直对家主的地位很是觊觎,拼命排除异己,和几位兄弟姐妹争斗。

    等到他真的当上了家主之后,才发现家主之位并非他想象的那么好当。

    叶家临危,他却只能袖手旁观。

    这次,若是不能保住银霜,他以后哪来的颜面面对叶家的列祖列宗。

    叶孤闭着眼,闷哼了一声。

    银霜的事,他又何尝不知道她受尽了委屈。

    可是那又能如何,身为叶家的子嗣,身逢乱世,她只能当一颗家族的棋子。

    “爷爷,我知你心中恼火银霜妹妹,说起来,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娶宋香君。她和大长老勾搭成奸,我身为男人,不杀她不解恨。银霜妹妹只是帮我出这口恶气罢了。”

    叶青也战战兢兢说道。

    叶孤依旧没有发话。

    父子俩都跪着,一动不动。

    叶银霜也已经跪得两腿发麻。

    她脑子里盘桓着叶凌月方才的那番话,迟疑了许久,才鼓足勇气说道。

    “爷爷,我知你不是在生我的气,而是因为几日后的拍卖会而担忧。我……我找到了一名鉴宝师,他可以代替宋香君,帮我们在拍卖会上争一口气。”

    叶银霜语出惊人,叶孤一听还有一名鉴宝师,紧闭的眼一下子睁开了。

    一旁的叶凰树和叶青父子俩也是一脸的惊愕。

    鉴宝师何其罕见,叶银霜真的找到了合适的人选?

    “银霜,此话当真,你真的找到了鉴宝师?”

    就跟溺水之人,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叶孤不顾虚弱的身子,挣扎着坐了起来。

    叶银霜连忙上前将其搀了起来。

    “爷爷,孙女儿哪里敢骗你。那位鉴宝师这会儿正在赶来的路上,拍卖会当天,他一定会出现。”

    叶银霜也不知,为何叶凌月明明身在夏都,却对叶孤避而不见,还要选在几日后才现身。

    叶凌月心思细密,她也知,自己若是这会儿就现身,以叶孤的性格,必定会对其再三试探。

    虽说她有绝对的把握,可以不被叶孤识破,可为了避免意外发生,还是决定当日再现身。

    届时,叶家也只能硬着头皮,让叶凌月亲自上阵。

    叶孤对叶银霜的话,依旧是半信半疑,可考虑到这孩子的性子打小就很忠厚老实,也就将信就信,将叶家重振声威的最后希望,都放在了这位鉴宝师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