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8章 神秘鬼火
    那光出现的很是隐秘,一闪而逝。天 .书中 文  网

    乍看之下,很像是乱葬岗里经常会出现的磷火。

    叶凌月很快就离开了。

    两名火化场的人走了过来。

    “前头还有一具,据说还是宫里的贵妃。”

    “什么贵妃不贵妃,送到了这里都是死人,这女人身份体面,一定戴了不少值钱的东西,先搜刮一番。”

    火化场的这两人是夏都里的两个地痞。

    这等烧尸体火化的事,一般人都不敢做。

    可这两人都是亡命之徒,为了贪图四人身上的财务,就讨了这份差使。

    早前不少尸体上,他们都搜刮出了一些好东西。

    他们走上前去,剥下了青妃的衣物。

    “啧啧,这女人除了脸有点可怕,身材倒是一等一的,不愧是皇帝的妃嫔。”

    其中一人,色心不改,还在青妃的身前摸了一把。

    这一摸,他发现青妃的胸口有一个怪异的凸起物。

    “这是什么东西?”

    他凑上前去,提起了个灯笼仔细看了几眼。

    “似乎是个火焰纹身。”

    那火焰纹身,看上去呈淡蓝色。

    也不知是不是幻觉,举着灯笼的男子觉得那蓝色的火焰似乎是活的一样,正在一点点地蔓延开。

    “你快看看,我怎么觉得这纹身好像在动。”

    另外一名男子也从凑上前去。

    他正欲细看那纹身到底是什么东西,忽然间,听到了一阵怪异声响。

    男子忽觉得头顶一阵阴风阵阵。

    骤一抬头,就见早前已经死了的“青妃”睁开了眼。

    “诈……诈尸了!”

    两人吓得魂飞魄散,手中的灯笼一丢,拔腿就要跑。

    “哪里……跑。”

    青妃的口中,发出了可怕的咕哝声。

    她僵硬的身子,直勾勾飞了起来,一口就咬住了其中一个男子的脖颈。

    那男子惨叫了一声,他的同伴吓得拔出了身上的佩刀,一刀挥向了青妃。

    哪知一刀落下,发出了一声金石相击的声音,就好像那一刀并非是看在了尸体上,而是在兵器上。

    一把佩刀,瞬时断成了两截。

    再看青妃,她身上连一处伤口都没有。

    她的口中发出了叽里咕噜的声响。

    那名被咬住的男子,早已气绝。

    青妃竟是一口咬断了他的脖颈,连着头颅带着血肉,咀嚼着吞了下去。

    “鬼……鬼啊。”

    看到如此可怕的一幕,那男子早已吓得魂飞魄散。

    他拔腿就往前跑。

    青妃也不追赶,却见其慢条斯理吞下了第一名男子的血肉之后,嘴里咕噜一声,忽的喷出了一团幽蓝色的火炎。

    那火炎眨眼就到了那名男子的身前。

    不过是瞬息之间,那名男子就被火焰烧身。

    一股焦臭味在空气中弥漫开。

    那名男子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成了灰烬。

    从头到尾,青妃的尸体都定定站在了那里。

    那团蓝色的火焰在烧死了一名女子后,又飞了回来。

    只是这一次,它并没有飞回青妃的体内。

    而是“轰”的一声,就如一个炸开的火星,蓝色火焰分化成无数团,它分别落在了停放在火化场的多具尸体上。

    那些尸体的身前处,无一例外,都和早前的青妃那样,多了一个火焰纹身。

    纹身一入体,那些已经气绝多时的尸体,竟一个接着一个,站了起来。

    他们就如一队尸体大军,浩浩荡荡,离开了火化场。

    夏都发生的这一幕,身在叶府的叶凌月和八卦门的众人都是毫不知情。

    叶凌月虽对青妃的死有些疑问,可还没想到,会发生如此离奇的事。

    她回到了叶府。

    刚到了叶府门口,就见到叶银霜等候在那里,一起等待的还有赵镇长。

    “凌月,你可算回来了。这次麻烦可大了。”

    叶银霜见了叶凌月,一脸的愁眉苦脸。

    “可是外公出了什么事?”

    叶凌月一惊。

    昨晚,在杀了宋香君之后,叶银霜等人回了叶府,他们一起救出了被宋香君软禁的叶孤。

    当时叶孤的情况不大好,还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

    经过了一番治疗后,情况才稳定了些。

    叶凌月白天还替其诊断了一番,确定其稍后可以康复,难道她不在的时间里,又发生了什么?

    “老家主醒了,只是……”

    赵镇长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左右。

    叶凌月要求严格保守她的身份,连老家主都不能透露半分,却唯独告诉了叶银霜。

    这件事,赵镇长也很是奇怪。

    他却不知,叶凌月信人,素来有一套自己的标准。

    她之所以对叶银霜另眼相看,是因其是第一个主动对自己示好的人。

    而非像是叶家的其他人,即便对她有亲情的成分在,可其中总是掺杂着其他利益关系的。

    “外公醒了,那是再好不过。眼下宋香君已除,外公一醒刚好主持叶家。”

    叶凌月纳闷着,那为何几人都愁眉不展着。

    “老家主得知少奶奶被杀,大为火光。说是要处罚银霜姑娘。”

    无论是赵镇长,得知宋香君之死,都是拍手称快,觉得这恶妇死的好,从此叶家就可以摆脱她的操控了。

    哪知叶孤一醒来,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问了个清楚。

    叶青父子被骂的狗血淋头,叶银霜也要被家法处置,若非是赵镇长等人护着,只怕叶银霜已经在受刑了。

    “外公这是昏了头不成,怎么会如此不讲理,难不成,他还想让整个叶家都受奴役?”

    叶凌月一听,也很是郁闷。

    她之所以假借叶银霜之手杀了宋香君,也是想借此提升叶银霜的家族地位,免得动不动就被人送出去做牺牲品,她以为叶孤是个眼明的,哪知道也如此糊涂。

    “凌月,你不要误会,外公不是那样的人。他并非是不想杀宋香君,而是觉得眼下不是时候。”

    叶银霜慌忙解释道。

    “爷爷对宋香君一直看不过眼,当初叶青要娶她入门时,爷爷就不答应。直到后来夏帝退位,爷爷才勉强点头承认了宋香君。他得知宋香君要将我嫁给一个老头时,也很生气,恨不得杀了宋香君。可偏偏眼下叶府,少不了宋香君。”

    叶银霜叹了一声。

    “此话怎讲?”

    叶凌月越听越是纳闷。

    既然恼火,为何又不除之而后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