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5章 发飙的猫咪
    宋香君的嚣张气焰,激怒了叶银霜。天 .书  中 文  网

    她上前一步,手中多了一把匕首,怒气冲冲瞪视着宋香君。

    这些日子,叶银霜被宋香君逼得走投无路,甚至有了轻生的念头。

    可是即便是如此,她依旧犹豫着。

    毕竟宋香君是八卦天门的人。

    见叶银霜迟疑不决,宋香君愈发得意。

    “怎么,不敢啊?你们叶家的人,一个个都是孬种,大的小的,都是一样的缩头乌龟。”

    她大笑着,那笑声,刺得在场几人都是一阵面色发白。

    “银霜姐,你还犹豫什么?”

    一旁的叶凌月在旁看着干着急。

    要不是她不方便现身,一早就抹了这毒妇的脖颈了。

    就宋香君和大长老的性格,今晚若是不除了他们灭口,叶府必定会遭遇灭顶之灾。

    偏在场几人还犹犹豫豫,不知该不该下手。

    叶银霜轻轻摇了摇头。

    她不能意气用事。

    叶凌月眼珠子一转,手轻轻一挥,叶银霜僵着不动的身子,骤然前倾,锋利的匕首,一匕捅进了宋香君的心口。

    “你……你……”

    宋香君眼珠子一凸,一双眼里满是难以置信,她怎么也没想到,叶银霜竟然真的下手了。

    “我……”

    叶银霜也吓得手一抖,手中的匕首还在手上。

    “银霜,你太冲动了。”

    一旁的叶凰树等人见了,也是吃了一惊。

    叶银霜平日看着是个性格温厚的,没想到居然有如此胆量。

    叶银霜也是有口难辨,她压根没那份胆杀人。

    她分明感到背后有人推了一把,想来是凌月下的手。

    可叶凌月早前就千叮万嘱,无论如何也不能泄露了她回来了的消息。

    “好你个叶府,竟敢杀人?”

    大长老一见,也是震了震。

    他印象中,叶府一直是委曲求全的存在,没想到,居然会敢对八卦天门下手。

    “这可如何是好,叶青,快上去看看,还有救不。”

    叶凰树颤声说道。

    叶青迟疑着,上前把了把宋香君的脉搏,早已没了气息。

    宋香君只是一名八鼎方士,本身的修为并不高,叶银霜这一匕却是正中要害。

    叶凌月在旁冷笑,这可是她“下的手”,怎么可能救得回来。

    “银霜啊,你这次真是惹了大祸了。”

    叶凰树长吁短叹着,叶府如今是岌岌可危,宋香君虽然可恶,可好歹叶府的保护伞,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对宋香君隐忍的缘故。

    宋香君一死,叶府又怎么在风云变幻的夏都立足。

    叶银霜也是手足无措着。

    她暗暗朝身后看了几眼,可是叶凌月一点动静都没有。

    叶青蹲在宋香君的尸体旁,久久没有吱声,他看看大长老,再看看宋香君,咬了咬牙。

    “爹,一不做二不休,我们把那老家伙也给杀了。”

    叶青这话,让叶凌月不禁抬了抬眉,她迟迟没有下一步举动,正是想看看,叶府这几人到底还有没有救。

    叶凰树的反应,让叶凌月很是失望,她倒是没想到,叶青倒是个胆大的。

    “青儿,你这是傻了不成。八卦天门不会放过我们的。”

    叶凰树像是刚认识叶青那样,一脸的担忧。

    “横竖人已经杀了,多一个少一个又如何。我们不可以把银霜姐交出去,既是如此,就一把火烧了这里。这附近,没有其他人,我来时的路上留意过了。”

    叶青目绽冷光,扫了面色苍白的大长老一眼。

    “来人,快来人。”

    大长老拼命扭动着身子,想要凭借精神力解开身上的绳索。

    大长老后悔已经是莫及了。

    他早前为了“洞房花烛”,把附近的护卫全都差遣走了,哪知就给了叶府几人空隙可钻。

    可他中了叶凌月的忘忧香的毒,这种毒,不仅具有催*情的作用,还会让人无法凝神聚气。

    大长老已经是方尊巅峰的存在,可是愣是一丝精神力都无法凝聚。

    “老匹夫。”

    叶青双眼怒红,一步上前,一把拽住了大长老的舌头,大长老惨呼一声,口中舌头生生被叶青给扯了下来。

    叶凰树见事已至此,只得硬着头皮,放了一把火。

    “我们快些离开,小心不要露了行踪。”

    三人这才迅速离开了方士塔。

    “呜呜……”

    大长老眼看着火势越来越猛,那些帘幔都已经化为了一团团火焰。

    他粗喘了几口气,口中嚼动了几下,噗的一声,忽有一枚染血的符箓飞了出来。

    那符箓凌空而起,在半空中化为了一道符光。

    那是一张“十万火急符”,正是八卦天门用来紧急召集弟子用的。

    大长老身上,也只有这么一枚,无需动用精神力就可以祭出,也是祝年玉亲手炼制的。

    符箓只要一使用,身在远方的祝年玉就会立刻觉察到。

    大长老也知眼下到了生死危机的关头,他必须想法子,联系上掌门。

    那张符箓上的符文释放出了一片符光,用不了多久,身在孤月海的祝年玉就会知道这边的紧急情况。

    可就在大长老以为,自己还有一线生机时。

    那张符箓忽是一暗,一下子在半空中燃烧了起来。

    大长老的眼珠子凸了出来,嘴里支支吾吾着。

    “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何符箓会突然自燃?”

    一个形如鬼魅的声音,出现在他耳边。

    大长老缓缓抬头,就见一个人影,骤然而现。

    那个人就站在了火光中,直视着大长老。

    那张自燃的符箓,显然和眼前这人有关。

    那人背着光,大长老也看不清,对方到底是什么模样。

    对方走到了他的面前,蹲下身来。

    入目的是一张面有伤痕,看不清具体面貌的脸,可对方身上的那股精神力一瞬间碾压而来。

    大长老只觉得背脊一寒,只听得咔的一声,他的背脊,竟是生生被对方的精神力给碾碎了。

    不,那不是精神力……大长老惊恐的瞪圆了眼。

    脑中一瞬闪过了什么。

    这种强大的精神力,他只在一人身上看到过。

    那就是八卦天门的门主祝掌门,他是一名神念师。

    人界,怎么会有神念师,人界唯一一位已知的神念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