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2章 她就是希望
    那双眼……叶银霜的眼底,一闪而过。天 书中 文 网

    “凌月……凌月妹妹,是你嘛?”

    叶银霜激动的双眼通红,她难以置信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她怎么也不信,眼前这假小子一样的少年,竟是叶凌月!

    “可不就是我嘛,不过也为难你了,居然这样都能一眼认出我来。”

    叶凌月吐了吐舌头,摸了摸脸上已经结痂的疤痕。

    她脸上的伤势,若是真正治疗起来,也是很快的,就是她暂时不愿意暴露自己的真面目,索性就用疤痕掩饰了自己的真面目。

    “真是你,你不是已经……”

    叶银霜一时哽咽,痛哭了出来。

    她被逼得最急时没有哭,当爹娘无能为力时也没哭,可看到叶凌月时,她却觉得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丝曙光,眼泪止不住就往下流。

    “我已经死了,看样子,知道这消息的人还真不少。”

    叶凌月耸耸肩,随手倒了杯水,准备喝上一口。

    可水刚到了嘴边,叶凌月顿了顿,眼眸一深,看向了杯中水。

    “这水……”

    叶凌月蹙眉,再看看茶壶。

    “水怎么了?”

    叶银霜这几日绝食,唯一靠的就是屋内的水。

    她爹娘偷偷在水里加了一些滋补的丹药,否则她早就熬不下去了。

    “水里被人加了东西,这水是今早刚换的?”

    叶凌月拎起了茶壶,嗅了嗅。

    “那个叫做宋香君的女人还真是歹毒。”

    叶凌月冷哼了一声,手中的杯子用力往桌上一放,杯子应声而裂,里面的茶水洒了一地。

    “水有问题?’

    叶银霜的面色也变了变。

    “这女人看威逼不行,在水里加了忘忧草,这种草,会让人神魂不清,听人摆布。”

    叶凌月今日在叶府的所见所闻,让其对宋香君很是厌恶。

    这女人,非除不可。

    “那可怎么办?我爹娘还有小妹都在她手里。”

    叶银霜神情一变,不仅仅是叶府二房,其他几房也都被宋香君用了各种手段控制着。

    如今整个叶府都是敢怒不敢言。

    “不用担心,将计就计,那女人敢在我面前用药害人,我就让她知道,什么叫做阴沟里翻船。”

    叶凌月冷笑了两声,不疾不徐,将那壶水倒了出来。

    水才刚一流出,叶凌月手间一拢。

    却见叶凌月那双青葱似的手,十指动了动。

    那一壶水顺势就被其手中的一团灰色的火炎给笼罩住,水也不洒落,在叶凌月的佛火之下,迅速蒸发了,变成了一团淡绿色的毒雾。

    “这就是忘忧草炼化后而成的忘忧香。比起融在水里,雾态的忘忧香的药力强上十倍。”

    叶凌月笑了笑,手一扬,那一团忘忧香就被叶凌月收入了衣袖间。

    那宋香君也是个小心谨慎的,她对叶银霜下毒,也不敢在大白天动手,想来会在晚上夜深人静时下手。

    她还有时间和叶银霜打听下府中的情况。

    叶银霜早前还心如死灰,心想着大不了嫁给了大长老后,与他同归于尽,可有舍不得家里的爹娘和幼妹,可眼下叶凌月一回来,叶银霜又一下子有了活的希望,脸上也有了几分久违的笑意。

    “银霜姐,爷爷在什么地方?我在叶府打听了一圈,都没打听到他的下落。”

    叶凌月最担心的还是叶孤的情况。

    叶孤性情火爆耿直,若是他还在,又怎会有宋香君的胡作为非。

    “爷爷被宋香君软禁起来了,她还用爷爷安危,危险几位叔叔伯伯。”

    叶银霜一提起这件事,就愤怒不堪。

    “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记得爷爷的修为不俗,比起宋香君还高一些,还有那八卦天门到底是什么来历?”

    叶凌月来到夏都的时间还短,就算是想打听,短时间内也没法子打听到太多的消息。

    “八卦天门的掌门是一个叫做祝年玉的方士,据说他不是我们人界的人,是孤月海请来对付夏帝的。不过具体是怎么回事,你还得问问流云姐。”

    叶银霜虽久居深宅,可是她和叶家唯二进入宗门修炼的叶凌月和叶流云关系都很不错,所以消息比起其他人反倒会多一些。

    也是因为叶银霜背后还有个叶流云,所以宋香君一直视她为眼中钉,想方设法,想将叶银霜弄出叶府。

    “我都是忘了,流云姐在瑶池仙榭,她如今怎么样了?”

    叶凌月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八卦天门竟是专门建立起来对付夏帝的。

    不过稍作考虑,叶凌月也就明白过来了。

    夏帝和大夏其他的武者不同,他和叶凌月一样,都是修炼精神力的。

    叶凌月去了神界,修为一路晋级到了方仙。

    夏帝虽是机缘不如叶凌月,可他在天赋方面,并不比叶凌月差多少。

    他成为皇帝后,还顺势去了北青的星宿洞一次,想来也在星宿洞有所收获。

    秦小川命人攻打夏都,哪知却遇到了夏帝的抵抗。

    孤月海的那些武者,在精神力面前,却是溃不成军。

    也是那时,八卦天门出现了,天门里方士众多,那祝年玉也是狡猾多端,抓了太后和一干皇后皇子皇女,夏帝无奈只能投降。

    叶凌月回来后,只听说了八卦天门的事,倒是忘记了打听南无山和瑶池仙榭的事。

    叶流云是叶凌月当初安排进瑶池仙榭的,她实力天赋都很不俗,若是没出孤月海这件事,她是很可能继承瑶池榭主的位置的。

    “流云姐的境况不大好,她不肯屈服孤月海,被瑶池险些所不容。她师傅将其关押在瑶池仙榭内,不准外出。我也只能偶尔得到她的一些消息。”

    叶银霜叹道。

    “不过好在她还平安无事,想必其他门派中,也有不少和流云姐一样的不屈之士。”

    叶凌月心头一动,这些人,她倒是可以联合起来,善加利用,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

    不过,从叶银霜的话中,叶凌月也心知,只能从宋香君那下手,才能打听到叶孤如今的下落。

    两女说话间,天已经渐渐黑了,外头一片阴沉,一阵脚步声传来,叶凌月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叶银霜准备妥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