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9章 故地
    到了叶府门口时,叶凌月不由一愣。天 .书  中 文  网

    叶府怎么衰败成了这副模样?

    叶凌月记得,上一次她离开叶府前去孤月海时,叶府正是鼎盛之时,光是门口的侍卫就有八人之多,个个都是轮回境的武者。可眼下,叶府只有几个老奴,都还只是先天高手。

    就靠这样的护卫级别,叶家怎么在皇城立足?

    “小小姐,小河满大河涨,自从叶侯叛变之后,叶府就一日不如一日。且四周,都设有埋伏,监视叶府。”

    赵镇长看成了叶凌月的困惑,小声解释道。

    树倒弥孙散,早前依附叶府的那些高手也纷纷走的走逃的逃,还有一些人像是武总教头那样,直接就卷走了府中的财物。

    叶府就算是金山,也已经被吃空了。

    “难道这些叶凰城父子都不管?”

    叶凌月听罢,不禁火冒三丈。

    她早年虽然在叶府不如意,可看在娘亲的面子上,对叶府一直很不错。

    她就算是去了孤月海,每年都会送一些丹药符箓和神器回来。

    光是凭着这些东西,就足以让叶府吃几代人了。

    要知,那些可不是普通的东西,都是出自叶凌月这个方仙级别的存在之手,任何一件,都足以让普通小家族当做了传家宝。

    叶凌月就不信,这么多秘宝,叶府的人,会在几年之内全部亏空。

    叶凌月还听说,叶家的几个子嗣,都靠着她以前炼制的轮回丹,突破轮回境,眼下最差的应该也有轮回四道左右了吧。

    这般的修为,不要遇上各大门派的核心弟子,应该也不至于在皇城里混得这么惨才对。

    “这……只怕是一言难尽,要怪都怪叶青少爷,他早前为了巴结八卦天门,娶了八卦天门里的一名女弟子。哪知道那女弟子很是厉害,嫁到叶府后,就掌握了叶府的财政。那些丹药、神器和符箓十之**都成了八卦天门的私有物了。”

    一提起叶青,赵镇长就一脸的难看。

    若非是叶青娶妻的缘故,叶府也不至于衰败的那么严重。

    所以确切地说,如今掌控叶府的并非是叶青父子,而是八卦天门的那位女弟子。

    那叶青,果然还是和当年一样混。

    叶凌月眼眸一深。

    “我们进去,我倒是要看看,八卦天门的这一位到底有多么厉害。”

    叶凌月冷哼了一声。

    叶府,只要有她叶凌月在,就绝不会垮。

    “几位,我想求见家长。”

    赵镇长下了马车,径直走到了两位护卫面前。

    他也是叶府的老家臣,所以护卫对他都还算是熟悉。

    “是赵镇长,还请镇长稍候片刻,我们先去通报少奶奶一声。”

    几名护卫倒是认得赵镇长,可他们还是没有直接通报叶青。

    “我要见家长,为何要通报少奶奶?还是说,我这个老家臣如今相见下家长,还要得到少奶奶的许可。”

    赵镇长神情有些不悦。

    护卫口中的少奶奶,正是八卦天门的那一位。

    赵镇长没想到,一段时间不到叶府,那女人对叶府的管控更加厉害了。

    现在连见个家主都要通告她,那叶府还叫叶府嘛?!

    几位护卫面面相觑,一脸的为难。

    其中一人和赵镇长稍熟些,压低了声音说道。

    “赵镇长,你也别动肝火,要是让里头听到了,指不准会发生什么事。这阵子夏都要举办拍卖会,少奶奶担心城中人多口杂,所以才会要求通报。过了这阵子就好多了。”

    说罢,递了个眼色,让人进去通报去了。

    言下之意,叶凌月等人也算是听明白了。

    对方是担心,有心怀不轨的人进出叶府,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赵镇长听罢,没有吱声。

    过了片刻,就听到护卫小步跑了出来。

    “赵镇长,您可以进去了。”

    赵镇长冷哼了一声,径直走了进去。

    “你们俩在外侯着,不要东走西走,免得得罪了人。”

    赵镇长在进会客厅前,刻意留下了叶凌月和叶运。

    两人心领神会,等候在外。

    赵镇长进了会客厅,就见叶凰城坐在里头。

    叶凰城正值盛年,可如今看看上去却犹如五六旬的老翁,头发已经开始灰白色,背也有点微微佝偻,看得出,这位新任的叶家主日子也过得并不顺心。

    “赵雷,你来了,都是自己人,坐吧。”

    叶凰城示意赵镇长坐下。

    “家主进来可还好?属下是奉了家母之命来拜会家主的。今年灵粟的收成还不错,属下特意带了一些过来给家主。”

    听赵镇长这么一说,叶凰城面上有几分感动之色。

    自从叶凰玉公然与孤月海反叛后,夏帝退位,叶家的声望和地位就一落千丈。

    加之青儿那小子辨人不清,那恶婆娘的缘故,叶家把夏都里的一些贵族和臣子都得罪遍了,叶家成了其他势力口中的走狗,叶凰城临危受命,成了家主。

    过去两三个月里,叶家的家臣和下人走的走,逃的逃,其肩上的压力可想而知。

    周楚镇的灵粟都是要上缴税赋的,在这种形势下,赵镇长还能记得叶家,冒险送来一些灵粟,光是冲着这份情谊,叶凰城就很感动了。

    叶凰城又和赵雷攀谈了几句,不外乎是周楚镇这些日子治安如何,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夏都眼下的形势等等。

    “不知老太爷怎么样了,我娘托属下去看看他。”

    赵镇长见叶凰城兴致不错,趁机提出想看看老家主。

    叶凰城听罢,面上有了难为之色。

    “赵雷,你是叶家的老人,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并非是我不让你见我爹,而是……”

    叶凰城眼底,满是痛苦激愤之色。

    外人都说他叶凰城是忘恩负义之辈,为了家主之位,连自己的亲爹都软禁。

    叶孤的事,那全都是孤月海一手操办的,他只是个傀儡罢了。

    他好几次都想提出,把爹放出来,可内院那恶婆娘这怎么也不肯。

    “赵镇长还真是有心了,专门赶过来看老太爷,不过老太爷的身子抱恙不宜见客。”

    赵镇长还想趁机追问,哪知就听到了一声尖酸刻薄的声音,飘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