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3章 强大的对手
    长孙雪缨一听,不由来了几分火气。天  书   中 文.网

    “那又如何,禁制再强,早晚也会被打破。我就不信,它能护住神界一辈子。”

    “禁制可破,人不可破,你以为紫堂宿是那种认命之人?”

    符道士摇了摇头。

    长孙雪缨还是太年轻了些,她崛起之时,紫堂宿早已离开了佛宗,她听说的也只是杀生佛的名讳罢了。

    她并不知道,杀生佛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物。

    当年,紫堂宿鼎盛时期,别说是一个禁制,就是跺跺脚,都能让整个道门为之战栗。

    长孙雪缨也是不识好歹,仗着道门的宠爱,居然惹到了紫堂宿头上,以后可是有她受得了。

    符道士也懒得多说,反正又不是他徒弟。

    “师叔,既是师叔要保他,那我就给师叔一个面子。不过,神界岌岌可危,就算是躲过了这次,也躲不过下一次。”

    长孙雪缨说罢,意有所指,看了眼冥日。

    据她所知,神界控制下的人界,如今已是岌岌可危,天魔廷正在调兵谴将,前往人界。

    只要打通了第三口天魔井,届时,人界就将会成为异域在神界的第一个大本营,也是至关紧要的大本营。

    神界祸起萧墙,她就不信,这几位新帝还能坚持多久。

    说罢,长孙雪缨身影一逝,人已经不见了。

    冥日见长孙雪缨离开了,神情依旧凝重。

    他冷眼打量着符道士。

    符道士是那长孙雪缨的师叔,想来也是什么好货色。

    由于佛宗和道门早前的所作所为,冥日对这两个三十三天的大门派,半点好感都没有。

    “小子,你那什么眼神,好歹老道我也救了你一命。”

    符道士吹胡子瞪眼了起来。

    话说夜凌光那小子的义父怎么和他都一个德行,知恩不报啊。

    “你是谁,为何要帮朕?”

    冥日对符道士还保持着警惕心。

    冥日的认知里,这世上没有平白无故的帮助。

    “老道我……”

    老道刚想说,要不是你是夜凌光夜凌日那小子的义父,谁管你死活,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可不能把两个徒弟给交代出去。

    两人如今都是半死不活的模样,离开了洞天福地,那就会魂飞魄散的。

    他轻咳了几声。

    “老道我心地善良,路见不平还不成嘛。你放心,长孙雪缨暂时不会回来了,老道我有事在身,就不多留了。”

    说罢,符道士就一溜烟没了影。

    那老道士来得突然,离开得也莫名其妙,冥日半晌才回过神来。

    直到确定老道士已经走了,冥日才离开了禁制。

    “原来这阵法禁制竟是因人而异的。”

    冥日看了看封天令,禁制阵法对其并无半点攻击性。

    冥日试着去碰了碰封天令,可是手一靠近,禁制里就是释放出一道不软不硬的佛力,将冥日的手弹开了。

    看样子,虽然他不用避讳禁制,可若是想靠近封天令还是不可以的。

    “只能是让凌月自己来破除禁制了。”

    冥日沉思着。

    正想着,忽听到身后一阵异动。

    冥日一回头,就见了血迟那小子从天罚戈壁那边快步行了过来。

    冥日倒是没想到,血迟身为天魔廷的殿主,居然会亲自跑一趟来通知他。

    “你是谁?我家女神呢?”

    血迟可是得了叶凌月的信物后,认定了是叶凌月让自己调查帝莘的消息,才会亲自调查此事。

    他甚至不惜自己亲自跑腿,就是想要见叶凌月一趟。

    哪知道,看到的却是个陌生的男人。

    “在下冥日,是凌月的义父。”

    冥日这才想起来,早前自己只顾着联络血迟,倒是没提是叶凌月让他帮忙调查此事。

    “青冥帝君,神界三大新帝之一,我记得了,你还是夜殿的好兄弟。女神怎么不在?”

    听说了冥日的身份后,血迟的神情稍缓,不过还是有些遗憾,没能看到自己女神。

    “凌月她去了人界。”

    “你们怎么能让女神一人去人界,那里……”

    冥日说到人界时,血迟的面上有些异样,脱口而出。

    他犹豫了下,张了张嘴,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人界怎么了?”

    冥日诧道。

    “哎,是福不是祸,帝莘那小子有没有陪伴女神左右?”

    血迟已经得到消息,和天魔廷失联多年的秦小川再度出现了。

    说起秦小川,和血迟还真有些关系。

    血迟在成为天魔廷的殿主前,他的殿主之位就是秦小川的。

    秦小川后来因寻觅封天令而失踪,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所以才选了血迟作为新的殿主。

    哪知道,这时候秦小川又出现了,而且秦小川这一次还联合其他界的人,准备攻下人界。

    天魔廷的几位长老也因此分裂成了几个阵营。

    有几人支持秦小川若是成功了,一旦回归,就将其推荐为天魔廷的首脑,另外几人,则是支持夜北溟。

    这些都是天魔廷的隐秘,血迟自是不方便和冥日说,可他又担心叶凌月的安危。

    血迟只希望,帝莘那小子陪着女神,至少有那小子在,女神会安全很多。

    “帝莘还在诸神山,帝魔家族的那件事,就是他要调查的,”冥日看对方的神情就知事情有些不对,也开始担心起来了。

    “都什么时候了,那小子还调查什么帝魔家族,回去告诉他,那个女人在帝魔家族好好的,不过五百年前就已经疯了,帝魔家族一直将其禁锢在家族中,外人无法解触。你告诉帝莘,女神在人界有难,让他务必要赶过去。”

    血迟一口气把打听到的消息都说完了。

    帝莘的娘亲是个疯子……这个消息倒是让冥日很是意外。

    这其中,必定有什么缘由。

    “话说明白点,凌月在人界会遇到什么危险?”

    冥日追问道。

    “人界不仅仅只有秦小川,还有其他棘手的人物,比山阴界的那两位还要麻烦的多。话我就只能说到这了。”

    血迟为难着,他不能和神界的人接触太久,否则必定会被诟病。

    他丢下这番话后,身影一逝,人已经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