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1章 震慑之威
    冥日神情自若,冷眼直视着长孙雪缨。天  书   中 文.网

    “阁下不顾天地法则,以上欺下,难道就不怕道门责罚?”

    长孙雪缨面色微变,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没想到,神界的这位新帝还挺有见识的,竟知道三十三天和九十九地之间存在着天地法则,制约着彼此。

    冥日在登基成帝后,获得了青冥帝座的认可。

    帝座的认可,除了能给其带来帝位之外,另外一个作用,就是传承告诉冥日一些只有神界神帝级别的存在才能知道的事。

    譬如说三十三天,那是一个比神界还要高得多的存在。

    自古以来,四大神帝都遵循帝座的教诲,敬仰三十三天的存在。

    在他们看来,天与地之间的差距是不可逾越的。

    敢藐视天地法则,那就等于是逆天而行。

    当年太虚神尊在得知了三十三天的存在时,就曾觊觎三十三天的修炼环境,想要一步登天,奈何其他四为神帝都惶恐不安,一起阻拦,太虚神尊被挤兑,离开了神界。

    九十九地不能忤逆三十三天,三十三天同样也不会擅自干涉九十九地的人与事。

    而长孙雪缨的做法,显然已经违背了这一点。

    至少眼前这件法宝,在神界是绝不会存在的。

    “呵~你哪知眼睛看到我动用法宝了,这件法宝,乃是一件魂兵,它自己拥有魂魄,自主攻敌,它要杀你,与我何干?”

    长孙雪缨也是聪明的很。

    师门有命,她不能“亲自”动手对付九十九地的生灵。

    她上一次使用阵法,是对付邪神,邪神本就不算是九十九地的生灵。

    至于这一次,她动用的只是一件魂兵法宝

    这件法宝,本身是有魂魄的,也就是说,就算是她被师门发现了,也可以说是法宝失控,也大可以推脱去责任。

    所谓的魂兵,就是已经有了魂魄的兵器。

    只是和叶凌月拥有的鼎灵不同,鼎灵这样的灵体是天然生成的,一旦修炼的法,可以拥有完整的人格。

    到了后期,更是能够直接化成人形。

    可魂兵不同,魂兵本身往往就建立在杀戮之上。

    魂兵本体是法宝,在原主被杀之后,魂魄因不甘依附在法宝上。

    由于是被杀的,所以戾气很重,相应的威力也更强。

    长孙雪缨的这件魂兵也是早前她在围剿一名叛逃道门的师弟时获得的。

    那师弟早年在道门中也是个风云人物,奈何野心太大。

    他在道门学艺一百多载,学得了一手飞天遁地的好本事后,就逃出了道门,另立门户,成了一个叫做法王宗的门派。

    只可惜,此事很快就被道门高层知道了。

    道门当即下令长孙雪缨将其缉拿。

    就算是长孙雪缨当时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拿下了那名叛徒。

    长孙雪缨将其击杀后,却意外发现,对方的魂魄不灭,不仅如此,长孙雪缨还在法王宗中发现了炼制魂兵的方法。

    长孙雪缨一时心动,就使者将那名师弟的魂魄炼化,将魂魄封入法王轮中,这才有了眼前的魂兵。

    魂兵的概念,在神界从未出现过,所以冥日也不清楚,眼前这件神兵到底是什么来历。

    他只能请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对抗长孙雪缨。

    长孙雪缨话音一落,那件法宝就一阵血光大盛,飞速旋转,朝着冥日的脖颈劈去。

    那一刀,血光冲天,直取冥日的首级。

    冥日见了,体内的神力迅速凝聚。

    只见其眼前,形成了一片坚固的铜墙铁壁,却是土系奥义,“铜墙铁骨。”

    可那魂兵更加厉害,只听轰一声,飞速旋转着,一下子就洞穿了冥日的防御。

    冥日眼皮子动了动,手中一翻,掌上多了一本生死簿。

    生死簿翻动着,上面的梵文袭向了那一件魂兵。

    魂兵与梵文撞击在一起,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声响。

    可即便如此,那魂兵的攻击势头也是丝毫不减,就见法王轮上血光再是一闪。

    梵文上顺时多了一片血光,梵文被污,威力大减,在了半空中坠落。

    不好!

    冥日见状,心知手头的生死簿都没法子拦住这件凶猛无比的魂兵。

    不愧是三十三天的存在,一出手就比山阴界的人要厉害得多。

    冥日也知,今日自己是没法子逼退对方了。

    眼看魂兵呼啸着,已然杀至,冥日脑中飞快想着对策。

    他大可以召唤出亡灵大军,暂时拖住那魂兵,可这样一来,亡灵大军就要折损不少,

    冥日目光一转,忽是落到了身后不远处的封天令上。

    他想起了紫堂宿离开前的叮嘱。

    他兴许对抗不了三十三天的魂兵,可身后的那一块封天令……

    冥日脑中灵光一闪。

    却见其身法一快,已经朝着封天令掠去。

    “想逃,没那么容易。”

    长孙雪缨看着神界的新帝被自己的魂兵逼得节节败退,洋洋得意了起来。

    魂兵之利,在与它甚至不需要自己动用天念去控制,就会自行攻敌,只要自己不下令,它就会如跗骨之蛆,永无止境的追杀下去。

    眨眼间,魂兵和冥日都已经到了封天令旁。

    与冥日和神兵激烈的厮杀不同,封天令从头到尾都静静地矗立在那里。

    可就在冥日一靠近,那魂兵呼啸而来时,原本一动不动的封天令,周遭忽是一震,就见了一个“卐”字破土而出。

    那“卐”字就如一柄飞速旋转的飞刃,盘旋而起,只是“叮”的一声,就撞上了法王轮。

    “那是?”

    长孙雪缨暗暗心惊,再看那封天令,却见封天令被一片萤火般的光辉笼罩,周围,却有一个阵法不断散发出佛力。

    再一看那把魂兵,长孙雪缨的眸光一沉。

    早前还威势惊人的魂兵,已经黯淡无光,上面的魂魄之力也已经溃散开。

    只是一击,就将一把魂兵直接给废了。

    冥日站在了封天令旁,让他诧异的是,阵法并没有攻击他……封天令旁的禁制战法,竟像是认得冥日似的。

    能够因人而异的阵法,那必定是紫堂宿留下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