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9章 何为天命
    燃灯古佛为了让紫堂宿返回佛宗,已经退了一大步。天  书   中 文.网

    紫堂宿也知,若是他再不从,那别说是叶凌月,就是眼前的啵啵也在劫难逃。

    “男神,你可千万别答应。”

    啵啵急了,她挣扎了几下,可是越是挣扎,手脚就越被禁制。

    一种无力挫败感,油然而生。

    “我答应你。”

    紫堂宿凝视了啵啵一眼。

    天真如她,必定不会知道,这一切都是命。

    他回佛宗,领悟达摩镜壁上的佛法,将会成为他日后和两大古佛对抗的唯一筹码。

    “识时务者为俊杰。”

    燃灯古佛再看了眼瘫倒在地的啵啵,界兽……也罢,多年未见这等异兽了,也许他可以看看,这等异兽可以成长到哪一个地步,是否真的能打破天地法则。

    这时,冥日只觉得身形一轻,天空已经恢复了晴朗。

    那一朵莲盘云朵已然消失。

    同时消失的还有紫堂宿和燃七行者。

    “男神,不见了。”

    冥日将啵啵抱了起来,啵啵身上还是一阵酸痛,燃灯古佛加持在她身上的禁制,让其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跟散了架似的。

    天罚戈壁上,万事万物也恢复如常。

    只有地面上那一把断成两截的戒刀,提醒着啵啵和冥日,方才这里发生了什么。

    “我觉得,他心里一定很难受。他……并非冷酷无情之人,只是不懂得表达罢了。”

    啵啵哽咽了起来。

    她知道,紫堂宿不想离开,可是他不得不离开。

    那个看着无心的男人,实则最是温柔多情,只是他的多情,全都给了一个不懂得他的爱的人。

    冥日叹了一身。

    在古佛面前,他也深深感觉到了,自己是多么的无力。

    他甚至连站在啵啵身旁的权力都没有。

    “啵啵,不要难受了。分离只是为了更好的团聚,他还会回来的。我们先把那把戒刀捡起来。”

    冥日看的很清楚,紫堂宿在临行前,额外多看了眼那把戒刀。

    此外,他还看了眼冥日。

    冥日,读懂了紫堂宿的眼神。

    那是佛宗戒刀,燃七被破了刀法后,心灰意冷,也没有再将刀带走。

    冥日提起了刀,看着不过半臂来长的戒刀,可提在手上,却觉得有数百斤重。

    那刀身,淬过寒潭水,刚硬无比,虽是断成了两截,可依旧有一股森然刀气。

    最是让冥日侧目的是,刀身上的那些蝌蚪状的梵文。

    那应该是佛宗的一种特殊的炼制之法。

    “我们拿这把破刀干什么?”

    啵啵的心情稍微恢复了些,她自我安慰着,至少,主人也在佛宗,也许紫堂宿回到了佛宗,对主人而言,也是个照应。

    “给月儿。”

    冥日和啵啵都不是佛修,拿了刀也没有多少用处。

    可叶凌月修炼佛法,这把刀对她而言,就意义不同了。

    冥日相信,这也是紫堂宿最后一道目光的真正用意。

    “可是封天令怎么办?”

    啵啵有些为难地看了眼封天令。

    紫堂宿走了,那禁制也不知道能够维持多久。

    “你没明白他的意思?他言下之意,月儿才可以学习那禁制。他那般聪明的人,必定是将禁制加持到了月儿回来之前,封天令都会安然无恙。”

    冥日身为神帝,才识方面自是胜人一筹。

    他明白了紫堂宿的意思。

    “那我们将戒刀送到人界去?”

    啵啵擦干了眼泪。

    叶凌月早前在启程前往人界时,曾经写了封信回诸神山,说明自己通过了空间裂缝进入了人界。

    此后,叶凌月就再无消息。

    不过啵啵相信,叶凌月一定已经到了人界。

    “啵啵,我暂时不能和你一起走。你先去古九洲,找小冥君。”

    冥日抚了抚啵啵的脑袋。

    啵啵眨巴下了眼,有些委屈的噘起了嘴。

    “当了神帝就了不起啦,敢不陪我。”

    天知道,她在天罚戈壁那么久,心底有多想冥日。

    可是为了小月月,她也只能把这份相思之情,压在了心底。

    冥日一阵好笑。

    “帝莘那小子有事托我办,我需在这里等候血迟那边的消息。”

    冥日已经联络上了血迟,对方扬言十日之内,就会给答复。

    冥日将帝莘托付的事,告诉了啵啵。

    “帝莘真的是帝魔家族的人?”

    啵啵一听,小嘴张得老大的同时,心底不禁感叹,为何主人和小月月的姻缘都这么曲折。

    帝魔家族如今和神界可是死对头。

    “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冥日摇了摇头。

    虽然是帝魔家族的人,可帝莘一身妖、魔、神力,这般的人物,又怎么会是区区的帝魔家族的血脉。

    “难道你怀疑,帝莘他?”

    啵啵纳闷着。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真相如何,想必只有帝莘的娘亲知道了。”

    冥日说罢,看了眼天罚戈壁的另一端。

    戈壁的另一头,就是异域。

    神界在动荡之中,异域想必如今也不好过。

    啵啵在冥日的劝说下,一人带着加持了梵文的戒刀,前往了古九洲。

    几日之后,啵啵到了古九洲。

    得知啵啵前来,小冥君很是欢喜。

    “宝贝儿砸,有没有想你世上最美丽最温柔的亲亲娘亲。”

    啵啵一看到小冥君,飞扑而上,狠狠对着他啃了一口。

    周遭,烈红衣等人都是一脸的僵硬。

    她们并非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前冥后,如今的神界新神后,可是每次,都要被对方奇葩的作风吓得一惊一乍的。

    反倒是小冥君,对于自家娘亲的行径已经免疫了。

    他很是淡定的擦了擦脸上口水。

    “娘,你来古九洲做什么?”

    啵啵一听,撇撇嘴。

    “儿砸,你这是什么语气,嫌你娘我碍事?”

    就是看到小冥君这副从小到大一点都不可爱的模样,啵啵才会拒绝生二胎。

    想当初……想起当初,啵啵的眼神暗了暗。

    “我要去人界,找小月月。”

    啵啵说罢,丢下了小冥君,就往古九洲的地下走去。

    她已经发觉到,古九洲的地下,有一股不大稳定的界力波动,想来所谓的空间裂缝就在下面。

    她得尽快把紫堂宿离开,留下这把戒刀的事,告诉叶凌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