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7章 古佛临世
    一听说紫堂宿要走,啵啵连忙松开了冥日,就差抱住紫堂宿的大腿了。天 书  中 文   网

    “男神,你不能走,你怎么能抛弃我……不对,你怎么能抛弃神界,抛弃我家小月月。”

    啵啵可不傻,封天令之所以还能好好留在了神界,那全都是因为紫堂宿这尊大佛的缘故。

    现在大佛要走了,她去哪里找一个紫堂宿来防御外敌。

    冥日见自家女人扑向了其他男人,脸差点没气绿。

    可他也强忍着没有发作,冥日也很清楚,啵啵说的是实情。

    如今的神界,三大新帝刚刚登基,内部争斗还未结束,真的无法分神抵御对封天令觊觎的各方强者。

    可冥日不是啵啵,他可拉不下脸去求紫堂宿。

    再说了,冥日觉得,求了也没用。

    紫堂宿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七情六欲,在冥日眼中,他和一块石头没什么两样,硬说起来,也就是快长得好看的石头罢了。

    紫堂宿听到了“小月月”的字眼时,眼神稍微柔和了些。

    可奈何,天命使然,该来的一切还是来了。

    就像是,他当初无法阻止叶凌月被奚九夜伤害,他也没法子阻止叶凌月和帝莘相遇,更没法子避免这一次的分离。

    他不和叶凌月一起返回诸神山,也正是因为他没办法在叶凌月面前,说出“离开”两个字。

    “由不得我。”

    紫堂宿轻叹了一声,抬头看了看天。

    啵啵和冥日下意识也看向了天空。

    早前啵啵和冥日都没发现,天空有些异常。

    天罚戈壁自从祛除了天罚皇朝的诅咒,消灭了邪神之后,就一直是晴空万里,可是今日……

    啵啵和冥日看到了天空,有大量的浮云。

    那浮云的颜色,也不是惯常的棉白色,而是形如莲盘,呈现祥瑞红色。

    这朵云,正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三人移来。

    难道,紫堂宿的离开,和眼前这片云有关?

    啵啵和冥日都有些纳闷。

    “男神,你真要离开?那封天令怎么办,我笨,你的禁制我一直没法子学会。”

    啵啵跟着紫堂宿也大半年了,多于紫堂宿的脾气很是清楚。

    紫堂宿是典型的不说话则以,一旦说了,就是说一不二的性格。

    他说要走,那是真的要离开了。

    啵啵担心的是,紫堂宿走后,身后的封天令怎么办。

    封天令是有灵性的,否则当初也不会从天河倾落时,一下子砸到叶凌月的跟前。

    早前是因为紫堂宿的禁制的压制,封天令才一直被压制在土下。

    禁制一旦消失,不仅仅是其他九十六的宿主,就连封天令本身都会破土而出,前去寻找原宿主叶凌月。

    一旦封天令回到叶凌月的身旁,那就会给叶凌月带来无尽的麻烦。

    啵啵早前有心跟在紫堂宿身旁,也是为了能够学会禁制,好歹也能帮叶凌月一臂之力。

    可不知为何,紫堂宿的禁制,她怎么学也学不会。

    说罢,啵啵耷拉着小脑袋,一脸的可怜样。

    “她能学。”

    紫堂宿深深看了眼封天令,这一块封天令,在其出现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打破了神界的平静。

    解铃还须系铃人,他的禁制,啵啵没法子学会,并非是因为她资质不够,而是因为,她修炼的力量体系和紫堂宿不同。

    天地有别,三十三天和九十九地本就是天地之别。

    紫堂宿用来设置禁制的力量,乃是天地之力,也就是俗称的佛力。

    所以,放眼九十九地,只有叶凌月一人能学。

    紫堂宿之所以当初没有告知叶凌月,没有立刻传授,是因为叶凌月当时的修为不过。

    可待到三月之后,若是她能完成她的磨练,她自可以学会禁制。

    但若是她没能顺利解决人界的事,那这个禁制,她不学也罢。

    因为就算是她学会了,也没法子面对她即将到来的命运。

    “你是说小月月能学?可是她眼下人在人界,压根没法子……”

    啵啵还想再问几句,可这时,天空那多莲盘模样的祥瑞之云,已然飘至。

    啵啵忽觉得喉咙一紧,四肢僵硬,一旁的冥日,也同样如此。

    几乎在同一时刻,天罚戈壁上的所有生灵。

    包括天战营的神兵神将,乃至戈壁上的一切活物和埋伏在封天令旁的那些九十六地的高手们,全都察觉到了这一点。

    仿佛有人突然对他们施加了一张定身咒,身子不再受自己的超控。

    “大胆紫堂宿,见到燃灯古佛还不下跪。”

    却见一名行者,脚踩莲云,一身战铠,正是早前和长孙雪缨有过一面之源的燃灯古佛座下的燃七。

    自从从长孙雪缨口中得知,紫堂宿就在神界时,燃七就长了个心眼,他不断在天罚戈壁一带搜寻紫堂宿的下落。

    可每次,都捕捉不到紫堂宿的下落。

    无奈之下,燃七只能返回佛宗,将此事告诉了燃灯古佛,却没想到,古佛竟亲临神界。

    面对佛宗至高者之一的燃灯古佛,紫堂宿却是从容淡定。

    他神情自若,气息平稳,看向了那多静立不动的莲盘云。

    云后,却有一股气息,似有若无。

    曾几何时,那云后存在是紫堂宿的授业恩师之一,可他已经不是佛宗的紫堂宿了。

    “为何要跪?”

    紫堂宿淡淡说道。

    “宿,你难道忘记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道理。”

    却见莲盘祥瑞云后,古佛声音,如钟罄齐鸣,响彻耳边。

    “恩断义绝,何来情谊。”

    紫堂宿摇了摇头,在他被逐出佛宗时,他就已经下了决心。

    燃灯古佛居高临下,望着那屹立在天地间的男子。

    五百多年了,他这个徒弟,依旧是那般的脾气。

    这孩子,是他和罔生古佛一手栽培而成的。

    曾经是他们最骄傲的弟子,可如今,也是最让他们头疼的弟子。

    他的天赋,毋庸置疑,可他的劣性,无人能降。

    “痴儿,我佛慈悲,回头是岸。”

    燃灯古佛悠悠叹道。

    “佛海苦海,永不回头。”

    他一回头,再也无缘见她,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他亦永不回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