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1章 信仰之光
    “那是?”

    叶凌月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她用力眨了眨眼睛,再度看向了那一片静谧而又神秘的神殿天空。天  书   中 文.网

    天空之上,居然多了一点点的金光。

    那金光,乍看之下很像是萤火虫,可是再多细看几眼,会发现那光芒还在不断增强。

    “那就是信仰之光,来自那个叫做叶运的小子。早前老夫忘记告诉你了,这一片墨色星空,有一个名字,叫做信仰苍穹,是整个阳泉神殿最重要的存在。你成了神殿之主后,获得了神殿的认可,信仰苍穹就会出现。”

    阳泉殿主的声音传了过来。

    信仰之光,因信徒而生,用来点缀无边的信仰苍穹。

    苍穹中,信仰之光越多,意味着被侍奉的信仰之主也就越强大。

    “可我怎么没感觉到自身变强了?”

    叶凌月咋舌道。

    虽说有信徒是值得件庆祝的事,可她丝毫没感觉到自己的实力有多少进步。

    叶凌月严重怀疑,阳泉殿主说话的真实性。

    “你怀疑老夫讹你不成?”

    阳泉殿主没好气道。

    “虽然都是信徒,可也分了三六九等的,一个只有轮回二道的小子的信仰之力能有多强。你要有能耐点,受十亿香火,信徒全都是神尊级别的存在,那你感觉就明显了。”

    还十亿香火呢,信徒全都是神尊,她这个新女帝在神界还没站稳脚,一口还能吃成个大胖子不成。

    叶凌月翻了个白眼。

    “不过总算是一个好的开始,你总算是有信徒了。以后阳泉神殿也就等同于有了香火,你要做的就是极力维护好你的信徒,让他的实力提升,这样一来,等于他在帮你修炼。”

    阳泉殿主信心十足。

    早前他还嫌弃叶凌月拥有一部分的人族血统,如今想来,这凡倒是好事。

    人界的人口,岂止十万,若是叶凌月能够在人界扬名立万,那等同于有了无数的信徒,届时阳泉神殿的规模就可以扩大,神殿和他很可能再度恢复到多年前的繁荣景象。

    叶凌月耸耸肩,就算是阳泉殿主不说,她也会想法子帮助叶运。

    她可没忘记,早前武总教头说的那番话。

    叶家这阵子遇到了麻烦,以她的身份,只怕不好直接出手。

    叶运这人老实可靠,而且天赋也不错,叶凌月打算和叶运商量一番,带着他去夏都。

    叶凌月心中想着,就盘算着要如何传授叶运一些基本的功法,让他在夏都可以立足。

    不过在此之前,叶凌月还需解决一个难题。

    自从夏帝被迫退位之后,以孤月海为首的势力就加强了对夏都的管辖。

    通往夏都的车马和人,必须一律携带通行证,否则严禁在夏都走动。

    叶凌月虽然也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夏都,可考虑要帮助叶家,她就必须能够以合法的身份进入夏都。

    这件事,明日一早还是要和镇长商量商量。

    一脸暗忖着。

    直到三更前后,忽有一阵仓促的敲门声,打断了鸿蒙天里叶凌月的思绪。

    叶凌月神念一动,听到了屋外的动静。

    “叶医师,老妇人昏过去了,还请叶医师帮忙去看看。”

    问话的是镇长府的侍从,这个时辰,忽然上门……难道刘妈发生了什么事?

    叶凌月心底暗暗一惊,忙退出了鸿蒙天。

    镇长府内,几名医者都聚在了一起。

    他们使出了浑身解数,蝌蚪没法子救醒老夫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娘今晚晚膳时还好好的,怎么一回头,人就昏迷不醒了?”

    赵镇长急得团团转。

    赵镇长的娘亲,就是叶凌月的老仆人刘妈。

    赵镇长是个孝子,对刘妈一向很是照顾周全。

    刘妈已经七十多岁了,这阵子因为顾念着老东家叶家,忧思成疾。

    赵镇长请了无数的当地名医,连夏都方士塔的方士都请过了,都没什么用处。

    管事一脸的愧疚。

    “镇长,都怪我,今日老夫人喊我去问话,我一时嘴快,说了小小姐的事。老夫人一听,就厥了过去。”

    “你真是糊涂啊,我千叮嘱万嘱咐,让你不要把这件事告诉老夫人。小小姐的消息,还未坐实,我娘对她很是疼爱,知道她的噩耗后,怎能不伤心难过?”

    赵镇长一脸的恼火。

    洛青说叶凌月战死在神界,这个消息,还只是小范围内的人才知道。

    赵镇长尽管也知道瞒不了多久,可至少要瞒住家里的这一位,哪知道,还是出事了。

    “镇长,老夫人气息微薄,心肌无力,已经是残败之势,您还是准备准备吧。”

    也有一名大夫走了出来,摇了摇头。

    此人是夏都皇宫告老还乡回来的一名御医,连他都说老夫人不行了,那恐怕是……

    赵镇长叹了一声,垂下头来。

    “赵镇长,叶医师来了。”

    正说着,叶凌月走了进来。

    她刚好也听到了方才那名前御医的话。

    “老夫人怎么了?我去看看。”

    叶凌月说罢,就要往里走。

    “慢着,老夫已经看过了,老夫人的病没法治。你就不用去打扰老夫人最后的清静了。”

    那前御医看年纪轻轻,穿着很是不起眼,心底暗道,这赵镇长也真是病急乱投医,连这种黄毛小子都找来治病,简直是胡闹。

    “罢了,都退下吧。”

    前御医的话,无疑是叛了老夫人死刑,已经是回天乏术了。

    赵镇长红着眼,示意叶凌月可以退下了。

    “谁说老夫人没得治了,她不过是年老体衰,只需要强心健体,即可醒来。”

    叶凌月无需问诊,只是神念一动,就已经看清了刘妈的病情。

    那前御医说什么没法救了,这不是害死人嘛。

    “岂有此理,哪来的不长眼的小子,老夫行医数十载,什么病患没见过,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你的意思是说老夫诊错了?老夫给两任夏帝看过病,宫里的太后、皇后、嫔妃哪一个不是老夫的座上客,凭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竟敢说老夫的不是?赵镇长,你到底是信他,还是信老夫?若是信他,那往后,镇长府的病患,老夫一个不治。”

    前御医吹胡子瞪眼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