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4章 虎落平阳
    那股暖意来得突然,仿佛久旱甘霖,叶运只觉得自己原本已经被冻僵冻死的经络,在这一刻,奇迹般的复苏了。天 书  中 文.网

    丹田内,聚集起了一股温融融的暖意,早前躁动不安的符箓,居然是一下子被安抚了下去。

    轮回之力在再度堆积,到了最后,只听得丹田内,轰的一声,叶运骤然睁开了眼。

    “轮回第二重,突破了!”

    叶运体内,早前还没有稳定的轮回之力,在经过了这一股暖意的融合之后,全都安稳了下来,乖巧地蛰伏在那不动了。

    他欣喜若狂,睁开了眼,就觉得头顶有一片光芒闪动。

    叶运抬头一看,看到了一张符箓,悬浮在自己的头顶。

    就是这张符箓,救了他?

    叶运大吃一惊,正欲开口,就听到门“吱啊”一声打开了,外头站着一人。

    “叶大哥,你没事吧?”

    一张带着伤痕的脸,探了进来。

    叶凌月虽是女扮男装,可终归是女儿身,半夜三更,不好随意进入一个男人的房里,所以只能在外张望。

    好在,她见叶运的气息平稳,体内的轮回之力也丰裕了不少,想来已经突破了。

    “是你,叶月?你……这张符箓是你的?你是一名方士?”

    叶运看到了叶运,恍然大悟。

    再回想起早前叶月对自己的那番叮嘱,叶运顿时羞愧难当。

    他当时还以为叶月不过是个毛头小子,无的放矢罢了。

    能使用符箓的,那必定是方士,也怪他疏忽大意,早前,他还以为叶月只是名普通的医者罢了。

    难怪,他早前打量叶月,发现他的周身,一点元力波动都没有,他还理所当然以为,叶月只是个普通大夫。

    “算是吧。”

    叶凌月摸了摸鼻子。

    “你是几鼎方士,三四鼎?”

    叶运一听叶凌月真的事方士,顿时来了兴致。

    镇长让自己找帮手,眼前的叶凌月能够用这么高级的符箓,不正是最好的帮手嘛。

    “我也忘了我是几鼎了。”

    叶凌月轻咳了几声,她堂堂一个扛鼎方仙,被人看小方士,还只有三四鼎,这也是有够丢面子的。

    好在叶凌月也是个豁达的性子,也没有太在意叶运的话。

    “太好了,这一次,我娘还真是捡了个金疙瘩。不对,你简直就是我们周楚镇的福星。叶月,我问你,你可愿意帮我一个忙,明日正午,周楚镇和巴楚镇有一场谈判。这场谈判非常重要,镇长需要好手助阵,我想推荐你去。”

    叶运已经将叶凌月看成了救命稻草。

    一名三四鼎的方士,那可就好比一名轮回二三重的武者,加上他这个刚突破了轮回第二重的武者,周楚镇这边势力一时大增。

    叶运唯恐叶凌月不答应,忙将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截断水源?那个巴楚镇的做法未免太恶毒了些,大伙都是邻里乡间的,何必这么绝。”

    叶凌月一听,也有几分不悦。

    这周楚镇好歹也是叶家的领地,巴楚镇这么做,简直就是无视叶家。

    “可不就是嘛,我们大伙儿平日也都是和气生财,可是巴楚镇的做法,太过阴损了些。他们这一次,必定会邀请其他好手来助阵。”

    叶运继续游说。

    “也好,我也想想看看,对方到底能请什么样的宗门实力来帮忙。”

    叶凌月巴不得对方请了孤月海的人来帮忙,那样话,她刚好抓住对方,趁机逼问下孤月海的情况。

    叶运听罢,大喜望外,天亮没多久,就径直去找赵镇长了。

    “叶运,你来得正好,这一次,我们不怕巴楚镇了。”

    刚一入门,赵镇长就笑着说道。

    只见赵镇长身旁,站着个人。

    那是个四五旬左右的男子,目露精光,胳膊上的肌肉如同铁疙瘩般,一看就是个外家好手。

    “镇长这位是?”

    叶运本想告诉镇长自己刚突破了轮回第二重,可一看镇长身旁安人,气息外露,分明是一位轮回四道的好手。

    “这是叶府的武总教头,他刚好途经周楚镇,我把巴楚镇的事告诉他了,武总教头答应助我们一臂之力。”

    镇长这会儿还顶着个熊猫眼,为了巴楚镇的事,赵镇长一夜都没睡好。

    好在天亮时,武总教头登门,他是叶府本家的,一身硬功很是强横。

    轮回四重,那对方的实力,的确很强横,除非巴楚镇找到了一流宗门的人,否则应该不是此人的对手。

    叶运听罢,欣喜之与,不忘举荐叶月。

    “镇长,我也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我昨晚刚突破了轮回第二重。另外,我物色到了一名帮手,他是我娘的远房亲戚,是名三鼎方士,懂得一手符箓的好本事。”

    赵镇长一听叶运突破了,很是高兴,正准备褒奖一番,哪知道武总教头冷笑道。

    “我当什么了不得的,不过是名符师,也好意思来助阵。只会使几张破纸头的人,还好意思来助阵,赵长喜,你也该好好管教下手下了,免得外头说我们叶尽找一些光吃饭不干事的。”

    武总教头在叶府时,除了在几个本家少爷小姐的面前,其他人面前,一直很是跋扈,觉得自己武艺惊人。

    若非是看在赵镇长的娘亲是那一位的奶娘的份上,叶府让其外出巡查,他也不会到周楚这种小地方来。

    在他眼里看来,除了武修,什么方士之类的都是乌合之众。

    正午的谈判有他一人足矣。

    听武总教头这么一说,叶运有些不喜,可赵镇长一直在旁使眼色,叶运也不好发作。

    “我看这样吧,你把那位新来的小兄弟带上,多个人手,也好有个照应。”

    赵镇长打起了圆场来。

    “带人可以,不过不要在那里碍手碍脚,今日正午的谈判,由我一人说了算。谁要敢多话,别怪我不客气。”

    武总教头一脸的蛮横。

    叶运听罢,皱了皱眉,可还是强忍下了这口气。

    叶运回去把这事和叶凌月一说,叶凌月听罢,呵呵笑了两声。

    “不用我出手最好,我们就去看看,那总教头要怎么教训巴楚镇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