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1章 灵粟事件
    叶婆婆说话时,正在田间小路上,这个时辰,路上也没多少人,两人的对话,自是无人听进去。天 书  中 文   网

    叶婆婆见四下无人,才松了口气。

    “叶月啊,你是逃婚出来的,更要小心谨慎,这附近,不知什么地方就藏着修者,这些人一旦听到了你说孤月海的坏话,就会把你抓起来,严刑拷打。就你那小身板,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问题。”

    叶婆婆唏嘘着。

    为了防止叶家人注意到自己,叶凌月索性自称叶月。

    叶凌月听老妇人这么一说,也是哭笑不得。

    她这一次,被空间雷暴击中,的确受了些伤。

    要想迅速恢复,这几日,还不能乱动用天地之力,可对付一些人界的修者,还是绰绰有余的。

    可是考虑到那一条空间裂缝,还有秦小川背后不知名的其他势力的支持,叶凌月决定,自己还是谨慎些好,先弄清楚人界的形势,至少也得先救出夏帝再说。

    说话间,两人穿过了田埂。

    由于太过于关注孤月海的事,叶凌月没有留意到,在距离田埂不远处的一片田间,灵粟正在枯萎,旁边的几条沟渠也干枯了。

    叶凌月和叶婆婆一路走到了镇长府。

    为了免得叶凌月再大舌头,说错话,叶婆婆索性不再说孤月海的事,而是改口说起了自己家里的长短来。

    叶婆婆还有个三十出头的儿子,已经成了亲,在外安家,家里还有妻子和一双儿女。

    叶婆婆的夫君,五年前过世了,叶婆婆如今一人独居。

    叶婆婆的夫君,以前是叶家的一名外院武教头,会一些拳脚功夫。

    她的儿子也跟着学了一些架势,原本也在地里务农,可自从灵植大面积推广后,她儿子觉得种地养活不了一家人,就弃农归武,进入了镇长府。

    说来她儿子来,叶婆婆还满脸的骄傲。

    她这儿子,虽是当了二十多年的农夫,可学武之后,修为精进很快。

    三年时间里,就从一名后天的武夫,成了先天高手,这阵子,正在冲击轮回劫。

    这样的修为,放在如今的叶凌月的眼里,压根不算什么。

    可在周楚镇这种小地方,却已经是很了不得了。

    至于镇长姓刘,本也是叶家的一名普通奴仆,据说是其娘亲是叶凌月的奶娘,因自幼照顾叶凌月有功,在叶凌月离家后,母子俩都得到了重用。

    “镇长是刘妈的儿子?”

    叶凌月一听,有了些印象。

    刘妈可不就是她的老仆嘛,在叶凌月还是傻女,叶凰玉一蹶不振时,刘妈是唯一不离不弃的人。

    所以叶凌月对其很是敬重,当初从秋枫镇到夏都时,还叮嘱过叶孤,好好替刘妈养老。

    倒是没想到,刘妈一家人因一脸的一句话,就得到了重用。

    “叶丫头,你认识刘老夫人?”

    叶婆婆一听,纳闷道。

    “不,不认识。”

    叶凌月挠了挠头,她可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被刘妈看破了身份。

    刘妈的确有一个儿子,不过一直在叶家的矿山工作,叶凌月记得,他那会儿好像比也是一名先天武者,如今想来应该已经突破到轮回境了。

    叶凌月随口搪塞了过去,两人说话间,已经到了镇长府的门口。

    叶婆婆的儿子在镇长府是个小队长,她平日也经常给儿子来送吃的,镇长府的人都很熟悉她,只是随口问一句,就让刘妈和叶凌月进去了。

    “叶婆婆,又来找叶运了?你等着,他和镇长正在前厅商议大事,也不知什么时候好。”

    镇长府的管事见了叶婆婆,让她在花园里的凉亭里歇着。

    叶婆婆照顾了叶凌月一个上午,也有些乏了,喝了几口茶后,就打起了盹。

    叶凌月见状,不动声色,走到了亭外。

    她在空间裂缝里,不慎被空间雷暴击中,体表的伤势还未彻底恢复。

    趁着这会儿功夫,她缓缓呼吸吐纳了起来。

    只间叶凌月静坐在凉亭外的紫藤花下,这个时节,紫藤花早已枯萎了。

    叶凌月坐在枯树下,缓缓呼吸吐纳。

    周遭,一切声音都消失了,仿佛天地之间,都只剩了叶凌月一人。

    她的鼻翼,微微闪动着,一呼一吸,都浑厚有力。

    叶凌月并不知,她这一番经历了空间雷暴,肉身虽是受了伤,但也经过了一定的改造。

    只见她鼻翼之间,呼吸出的气息,一黑一白,整个身子,就如成了一个炉鼎。

    黑白两道鼎息,伴随着她的呼吸,一强一弱。

    她皮肤上的那些擦痕,也在慢慢恢复着。

    秋阳猛如虎,午后的阳光正烈,可是阳光落到了叶凌月身上,却一下子变得不那么炽热了。

    阳光,化成了一层薄纱,就如月华般,朦胧落在了叶凌月的身前,照得她整个人如梦似幻,很是不真实。

    此时若是神界之人看到了,必定会想到,叶凌月的这一个“月华帝姬”的名号,名副其实。

    在鼎息和阳光的作用下,叶凌月的头顶,那一片已经枯败的紫藤花,竟是奇迹般,重新焕发出生机来。

    却见紫藤的枯藤上迅速抽出了绿芽,绿芽抽叶,一个个花瓣缀满了枝头,眨眼间,就开出了一片片云朵般的紫藤花来,这一幕,前后不过一刻钟,很是神奇。

    淡淡的花香,盈满了整个院落。

    花香萦绕,飘进了不远处的前厅里。

    和院子里的一片祥和景象不同,镇长和叶运这会儿正焦头烂额。

    前厅,站着几人,分别是刘妈的儿子,周楚镇的镇长赵镇长,叶运还有一名镇长府的管事和几名镇长府的先天武者,这些人都是镇长府的重要人物。

    赵镇长大约四旬上下,留着山羊胡须,看上去模样还算是周正,他的修为是几人中比较,轮回一道前后。

    在他的前方案桌上,放着几株枯萎的灵粟。

    “这都快到了丰收的季节了,好不容易今年的粮赋凑齐了,这会儿偏偏出了这种篓子,要是没法子按时上缴税负,我这个镇长和你们几个,都得关押。你们说说,到底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