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0章 善与恶
    正午前后,老妇人就带着叶凌月往镇长府走。天  书   中 文.网

    沿途,叶凌月眼观六路,查看着周楚镇的情况。

    周楚是大夏南边的一个小镇,湖光山色,风景很是秀美。

    叶凌月虽在夏都呆了一阵,可从未到过这一带。

    她见沿途天地众多,且都是通着沟渠,地里庄稼长得很是郁郁葱葱,空气中洋溢着一股还算浓郁的灵气。

    虽说这股灵气比起神界,或者是叶凌月的鸿蒙天而言,差了一大截,可在人界而言,也算是罕见灵气充足了。

    叶凌月细细看去,才发现,地里种着的并非是一般的稻麦之流的人界常用的粮食,而是一种灵粟。

    这个是时节,正是深秋前后,灵粟已经长成,一颗颗细长饱满的粟米粒在阳光下金光闪闪,看上去很是诱人。

    “周楚种植灵植?”

    叶凌月见了,不由多了几份好奇。

    她在大夏时,记得大夏境内还没有种植灵植的习惯。

    她初次接触到灵植,还是在孤月海里头,孤月海的杂役和外门弟子会种植一些灵药,用来炼制丹药。

    “灵粟是最近两三年才推广起来的,说是周楚一带适宜种灵粟。哎……”

    看到那些长势喜人的灵粟,叶婆婆非但没有欢喜之色,还满脸的忧愁,深深叹了一口气。

    当初周楚镇被认定适宜种植灵粟时,镇民们还欢天喜地,引以为豪,家家户户都争抢着种植。

    可后来,镇民们就发现,种植灵粟非但不会带来多少好处,反倒是一场灭顶之灾。

    “叶婆婆,你何出此言?”

    叶凌月诧异道。

    叶婆婆这才娓娓道来,告诉了叶凌月其中的曲直。

    周楚原本是大夏一带有名的鱼米之乡,只因这一带,水土肥沃,水脉众多,庄稼和渔业都很发达。

    也是为此,当初夏帝才会将此处封赏给叶家。

    叶家的人到了这里之后,又在鱼米之乡的基础上,进一步治理,周楚因此变得更加富裕。

    可自从几年前,孤月海为首的大陆宗门开始参与各国政事。

    那些所谓的平民口中的修道者开始四处筛选合适种植灵植的地方,周楚被选中后,就被迫只能种植灵植。

    灵植大面积种植之后,不允许再种植其他庄稼作物。

    时间一久,周楚的镇民们连解决温饱的粮食都没有了,他们不得不去外地买粮。

    可这样一来,粮价就上去了。

    更加糟糕的事,今年也不知什么缘故,各地蝗灾不断,周楚最近的岷城遭了蝗灾,颗粒无收。

    连带着周楚的百姓们也跟着闹饥荒。

    “不仅如此,种植了灵植之后,周楚水域里的那些鱼虾都越来越少,粮食不够,鱼虾也没了,镇上的百姓们的日子也越过越难。”

    叶婆婆一提起这些事,额头的皱纹加深了不少。

    叶凌月听罢,不禁心领神会。

    她的鸿蒙天里也种植灵植,所以很清楚灵植的生长规律。

    灵植生长,会吸收天地间的灵气,才会长势不俗。

    若是像叶凌月的鸿蒙天那样的洞天福地,灵植自然可以一直生长。

    可周楚镇只是灵气比大夏一般地方充裕了些,一旦种植灵植,这一带的灵气就会被强势吸收一空。

    空气里的灵气不够,自然要吸收土壤和水域里的灵气,水域里的鱼虾也都是有灵性的,它们意识到水里的灵气不足,死的死,逃得逃,数量就会大幅减少。

    像是周楚这种情况,连续种植灵粟最多也不能超过五年,否则就会让周楚彻底从鱼米之乡变成穷乡恶水。

    当然,这种事,也就只有叶凌月这样的神念师,才能敏锐捕捉到空气和水域里的变化,周楚的镇民们压根不知道个中的厉害。

    叶凌月沉思了片刻,再问道。

    “虽说如此,可灵粟的价格不菲,按理说,光是靠着这份收入,镇民也应该从各大门派手中,得到一笔丰厚的报酬才对。”

    既然种植灵植是孤月海推行的,那就会按照孤月海的行事风格来做才对。

    当初,孤月海采购都是会给予高额报酬的。

    还是说,秦小川当了掌教后,就改变了规矩。

    叶凌月并不知,秦小川虽是异魔,但他为人还算耿直,当初虽是渗入人界,可外出采购还是一律按照无涯掌教的规则来行事的。

    可自从夜凌光“死”后,秦小川无心宗门内的事务,将门派的事务都交给了弟子打理,所以人界发生的这些小事,秦小川压根不知道。

    “若是能那样就好了。那孤月海可是连夏帝都不放在眼里的超级势力,又怎么会将我们这些平民的死活放在眼里。他们让镇民们种植灵植也就罢了,每年都要来收灵粟,且分文不给。镇民们的土地被抢占,又没有其他收入,日子只能是越过越穷。”

    叶婆婆说到这里,一脸的痛恨样。

    这也是为什么,中午时,叶婆婆只能喝一碗粥,她把粥让给叶凌月,自己就没饭吃了。

    像是叶婆婆这样挨饿,一天只有两顿的人家,在周楚镇并不少见。

    叶婆婆的情况甚至已经算是好的了,也亏了叶婆婆的儿子在镇长府当差,若是换成了其他人家,连粥水都吃不起了。

    “岂有此理,他们强迫百姓种植,却不给报酬,这等行径和强盗有什么两样。孤月海如此霸道,难道就没人与他们理论?”

    叶凌月听罢,顿时火冒三丈。

    “小丫头,噤声,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别在大庭广众下嚷嚷,都怪老太婆我多嘴。”

    叶婆婆吓得不轻,捂住了一脸的嘴,警惕的看着四周。

    这话要是给其他宗门势力的人听到了,可都是要掉脑袋的事情,要知孤月海如今,可是人界宗门之首。

    孤月海,早已不是当初的孤月海了。

    叶凌月加入孤月海时,孤月海还是隐世宗门,只有极少数的强者和皇族才知道它的存在。

    可如今,孤月海已经是老少皆知的存在了,可它的存在,却并非是大陆第一宗门,而是巧取豪夺的恶势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