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1章 动情
    三十三天与九十九地相比,地域更加广阔,门派也更多。天  书  中 文  网

    小门派不过寥寥数人,每日都在建立和覆灭。

    大的势力也有门徒数百乃至上千,可维持百年之久。

    以佛宗和道门这样的大宗门而言,其历史更加悠久,从万年到数十万年,根基很是深厚。

    越是大的大宗门,内里的阶层划分也是很明显的,佛宗道门之流,分为修道者和俗家弟子两种。

    紫堂宿那样的自小出家,不可婚配,几乎没有七情六欲的,那就是修道者,俗家弟子就是长孙雪缨这样的,出身名门,可以婚配,则是俗家弟子。

    一般而言,修道者的地位修为都比俗家弟子要高一些。

    不过长孙雪缨算是例外,她天资高,从出生就被称为天命之女,道门上下,无论那是修道者还是俗家弟子,都很是尊敬。

    她的名气很大,所以就连燃灯古佛座下的行者对其都是耳熟能详。

    而长孙雪缨之所以对眼前这位行者这么尊敬,全因对方的身份的缘故。

    佛宗之中,最低一级为信徒,稍高一些为门徒,再往上就是佛陀,再就是佛、佛祖。

    佛宗如今的领头人是两大古佛,其中一位就是燃灯古佛。

    这位燃灯古佛,佛法无边,可算是当年杀生佛的授业恩师。

    他的座下,有十名执法行者,眼前的燃七就是其中一位。

    至于这些行者的实力,随随便便一个,都足够长孙雪缨头疼的。

    燃灯古佛的人在这个时候,出现在神界,原因可想而知。

    “长孙施主客气了,在下不过是一名小小的行者。倒是长孙姑娘身份尊贵,怎么好在神界这种地方出没?”

    燃七行者好奇道。

    长孙雪缨在三十三天也是名声很响,传闻其很是高傲,照理应该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才对。

    “不瞒行者,其实早前遇到了佛子的正是在下。”

    长孙雪缨心知,燃灯古佛的人到这里来,必定是为了紫堂宿。

    说罢,长孙雪缨看了眼封天令所在的方向。

    家族中刚来了信,说是娘亲的病情又有所恶化,长孙雪缨担忧不已,就想早日拿到封天令。

    可紫堂宿一日不走,她就一日不能拿到封天令。

    既然是如此,长孙雪缨就决定,直接将紫堂宿的行踪告诉佛宗。

    她就不信,这样一来,佛宗还能按兵不动。

    只要紫堂宿一离开,封天令就一定是她的囊中物。

    “什么,你说佛子就在这附近?你是在何时何地,遇到佛子的,你确定,那是我们的佛子?”

    燃七行者早前都已经被紫堂宿弄得晕头转向,以为自己弄错了。

    哪知道长孙雪缨这么一说,燃七行者又有了信心。

    “佛宗的佛子,可就是当年的杀生佛?晚辈有幸曾在师父那看到杀生佛在佛光崖讲经的那一幕。所以晚辈绝不会看错,那一位,的确就是杀生佛。”

    长孙雪缨斩钉截铁地说道。

    佛宗和道门虽然修炼的体系有些异曲同工之妙,佛宗的讲经,对于道门弟子而言,也有静心凝神之效。

    杀生佛在佛宗中,身份地位很是斐然。

    两大古佛一度想让其成为佛宗的第三大古佛,只可惜五百年前,杀生佛忽然来了佛宗,此次销声匿迹。

    杀生佛为何要离开,无人可知。

    不过佛宗这些年来,一直在寻找杀生佛,身为道门高足的长孙雪缨对此还是知道一些的。

    “可是,我在这一带已经寻觅多时,除了偶尔捕捉到一丝佛宗的气息之外,并未遇到佛子。”

    和长孙雪缨口口声声杀生佛不同,燃七只称呼那一位为佛子,却不愿称其为杀生佛。

    无论佛宗内部到底是如何做法,佛宗的宗旨始终是禁滥杀无辜。

    “行者可以前去封天令的附近看一看,就会知道我所言非虚。封天令被封印在此地,其封印的手法,就是出自杀生佛。行者没有发现杀生佛的行踪,那是因为,杀生佛一直避着行者。”

    长孙雪缨笑道。

    “佛子为何要避着我?两大古佛是其授业恩师,当年的事两位古佛也已经不追究了。”

    燃七蹙了蹙眉。

    当初佛子忽然离开佛宗,两大古佛震怒。

    他们本想剔除佛子的佛根,可终归顾念到佛子的佛性无人能及,不忍下手。

    本以为佛子离开,只是一时意气,不久之后就会返回,哪知道佛子一去就是五百年。

    这五百年,佛宗内也出现了不小的变故。

    两位古佛想要请佛子回归,奈何佛子行踪缥缈,让人捉摸不定。

    “那就要问问杀生佛本尊了,不过,据我所知,杀生佛在神界已经有了心上人,他不肯回佛宗,十之**和那位心上人有关。”

    长孙雪缨的话,让燃七不由变了脸色。

    杀生佛,竟是有了凡人的七情六欲,那可如何了得!

    “长孙姑娘,这话可不能乱说。佛子乃是修道者,并非是俗家弟子。”

    对于修道者而言,尤其是佛子那样修为高深之辈,七情六欲那就好比穿肠毒药,别说是想,就连沾也不沾不得。

    若是佛子真的动了凡心,那可就麻烦了。

    “是真是假,行者大可以去打听一下。佛子的那位心上人,叫做叶凌月,乃是神界新任的神帝。杀生佛为其,冲冠一怒,抽取了帝魔家族帝释伽五根帝魔命脉的事,在九十九地,早已传开了。”

    长孙雪缨抿嘴笑道。

    燃七行者越听,面色越是难看。

    “多谢长孙姑娘,这件事,我必定回去调查。”

    燃七说罢,身影一逝,却是朝着神界方向去了。

    不用说,燃七一定是去调查叶凌月的相关事情去了。

    见古佛行者果然上当,长孙雪缨面上闪过一丝狠戾。

    “叶凌月,好戏才刚刚上场,希望你有福消受得了我为你准备的登基大礼。”

    不仅仅是佛宗,还有九十六地的其他地方,这会儿应该都已经陆续有人抵达神界。

    想到叶凌月即将面临的事,长孙雪缨那张原本很妖艳的脸,扭曲在一起,看上去很是丑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