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6章 怨灵
    “我怎会不敢……只是,这把刀,我拔不出来。天  书  中 文  网”

    山阴圣子咬了咬牙,索性盘托而出。

    这把湛天刀,自从逼得三百多名山阴高手陨落之后,就被奉为妖刀。

    虽说后来山阴圣皇将其封印在刀鞘之内,可那刀鞘上,也留有大量的封印。

    这些封印,让湛天刀被迫封印在刀鞘中。

    后来也有不少宫廷武者想要拔刀,可都以失败告终。

    不仅如此,刀鞘上的禁制还有很强的反噬作用,这也是为什么山阴圣子会戴着封魔手套送刀的缘故了。

    “一把拔不出来的刀,圣子却见其送到了神界作为贺礼。圣子这分明就是刁难。”

    帝莘冷笑了两声。

    “非也,这把刀我拔不出来,只因我是一名方士。可圣威帝君不同,你是武者,而且贵为神帝。当湛天刀早年,也被称为神帝之刀,传闻只有神帝级别的存在,才能拔刀。所以说,若是圣威帝君能够把刀拔出来,那就意味着,圣威帝君是名至实归的神帝。”

    山阴圣子也是有备而来,言下之意,若是帝莘不拔刀,那就意味着他是不配当神帝。

    听山阴圣子这么一说,帝丘之下,神民们又是一片躁动。

    “不拿出几分真本事,就想当神界神帝,看样子,神界的神帝全都是乌合之众。”

    一旁的山阴圣女,说起了风凉话来。

    叶凌月听罢,眸光一厉,落到了山阴圣女身上。

    后者也是一脸的挑衅,瞪了眼叶凌月。

    她嘴上说着的似乎是帝莘,可目光却是落在了叶凌月身上,讽刺之意不言而喻。

    “刀来。”

    帝莘可以忍受别人对他的侮辱,却不能忍受他们指桑骂槐,责备叶凌月。

    “那圣威帝君可要小心了。在下就将封魔手套,一并借给圣威帝君。”

    山阴圣子说道。

    “不用。”

    帝莘说罢,手一张,就去接湛天刀。

    山阴圣子心底暗道,狂妄之辈,你真以为,那湛天刀是徒手可接的?

    光是刀鞘上的禁制,就已经够人吃上一壶了。

    上一个觊觎湛天刀,想要徒手接刀的小子,这会儿已经双手尽断。

    帝莘长臂一捞,那只有半臂长短的戒刀已经落到他掌间。

    刀才一碰触到帝莘的手掌,就嗡的一声,刀鞘之上,散发出一股禁制之力。

    刀鞘上,为了禁锢湛天刀,一共设有数十个阵法。

    那些阵法,涵盖了五行在内的各种阵法,一旦有人妄想碰触到刀鞘,阵法就会闻风而动。

    数十种阵法之力,同时发动,其威力可想而知。

    在阵法变化之时,帝莘的眼微微一缩,眼底迸射出两道寒光来。

    却见其手指间,同时弹射出了多股神力。

    指法瞬变,同时袭向了那些阵法。

    帝丘之上,众神只觉得眼前一花,也不知帝莘用了什么手法,指力瞬间就贯穿那些阵法。

    只是眨眼的功夫,那些正欲立刻发动的阵法,竟是一下子就停止了。

    “帝莘好高明的手法。”

    叶凌月是在场,精神力修为最高的。

    旁人兴许还看不出,看她看出了的,帝莘一指之间,射出了多股力,那些力量,都恰到好处,融入了阵眼之中。

    刀鞘上的数十个阵法,竟是一瞬之间,全部停止了运行。

    相同的手法,叶凌月试问也可以做到,只不过,帝莘是用了破阵之法,叶凌月用的却是冰冻符之类的符箓。

    而且帝莘能在一眼之间,就瞬间领悟不同阵法的破解之道,可见帝莘在阵法方面的造诣,极其惊人。

    刀鞘上的禁制,竟是一下子就被破除了。

    此情此景,让山阴圣子和山阴圣女都是目瞪口呆。

    再看帝莘一把握住了刀柄,刀柄之上,红光一闪而过。

    帝莘只觉得虎口一麻,握住了刀柄的手,险些脱手而出。

    刀身十分沉重,帝莘气力惊人,还觉得此刀很是沉手。

    “好桀骜不驯的刀,常人只怕连握都握不住它,难怪山阴圣子说无法拔刀。”

    帝莘心底暗道。

    刀柄被帝莘死死我在手间,刀身一阵嗡鸣,仿佛要挣脱帝莘的手。

    可帝莘又岂容到手的妖刀脱手。

    他体内神力、魔力和妖力同时流淌而出,死死压制着不断想要挣脱其手的妖刀。

    妖刀和帝莘,仿佛两人在做拉锯战。

    两者僵持,足足持续了一刻钟之久。

    只听得“唰”的一声,刀鞘被震飞了,妖刀从刀鞘里飞了出来。

    在刀身现出的一瞬,一股逼人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整个帝丘的上空,一瞬就被映照成了血红色。

    好一把湛天刀!

    刀身血光冲天,整个天空都被映照得犹如朝霞漫天。

    妖刀现身之时,发出了一片让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

    落到了每个人的耳中,仿佛有无数人在哀哭嚎叫。

    在那可怕的声响中,帝莘只觉得胸口被重重击了两下,连呼吸都变得很是困难。

    帝莘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幕幕。

    一名白衣男子,立在风中。

    无数的尸体,被其踩在脚下。

    “无印,你胆敢冒犯天威,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刹那间,数道宝光飞掠而来。

    无数的法宝,将男子团团包围。

    “我无印对天发誓,有朝一日,终会携湛天,重返三十三天,杀尔等小辈片甲不留。”

    男人的声音,雄浑有力。

    那白衣男子的影像,在一瞬间,化为了帝莘的模样。

    无印上人!

    帝莘的眼眸一沉,刹那间,帝丘仿佛消失了。

    周围的诸神,也跟着改头换面,化为了一个个三十三天的强者。

    他仿佛成了无印上人。

    手中的那把妖刀,释放出了一片的血光。

    那血光,仔细看去,竟似一个人形。

    那血光一下子,就侵入帝莘的体内,开始控制着他的意识。

    这才是湛天妖刀可怕之处。

    湛天妖刀之内,留有无印上人的怨气。

    那怨气,在刀上沉淀了万千年,早已有了灵识。

    每每有拔刀人想要获得湛天刀,上面的怨气,就会蛊惑刀主。

    久而久之,刀主的实力虽是不断提升,可他们的意识也会被刀上的怨灵彻底吞噬,最终不得善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