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7章 山阴界
    这一场新帝登基大典,叶凌月和帝莘早前都担心过,异域会在暗中动手脚。天  书  中 文 网

    事实上,异域也的确动过手脚。

    帝莘早前收到的关于帝轻瑶的东西,就是其中之一。

    只是那是奚九夜暗中动的手脚。

    帝莘心思够坚定,没有上当。

    只是帝莘和叶凌月都没想到,长孙雪缨也在其中参了一脚。

    比起奚九夜来,长孙雪缨无疑更聪明。

    她没有直接让异魔们动手,而是将封天令在神界,原宿主即将登基为帝的消息散布了出去。

    道门虽是三十三天以上的存在,可它在九十九地却很有势力。

    长孙雪缨只是稍动了些手脚,消息就迅速传播开了。

    眼前这两位山阴界的男女,正是最早得到消息的一批。

    还有一些其他界的势力,因距离的缘故,暂时还未抵达神界,但是距离他们到神界的时间,也不远了。

    “来送礼的?”

    帝莘和冥日挑了挑眉。

    “我看是来砸场的吧,这里是神界,你们非我族群,却擅自破开神界的结界,来到神界,等同于侵略。”

    四方神尊冷声质问道。

    四大神帝的陨落,给神界带来的影响,正在不断地扩大。

    不仅仅是民心动摇,由于四龙脉的损毁,神界四周原本很是坚固的结界,也犹如千里之堤,在慢慢被腐蚀。

    神界与其他九十八地之间的结界,削弱之后,类似于天魔井的传送阵,也在逐渐被打开。

    若是其他九十六地的人马,都利用这些薄弱的结界,进入神界,那神界无疑会变得更加危险。

    “这位神尊,你未免太危险耸听了些。我们只是两人前来,又没有带了千军万马来,怎么能算是侵略。还是说,神界的军队,已经没用到,连两个人都怕了。”

    那女子咯咯笑了出来,她的笑声很是动听,可是落到了众神耳里,却分外刺耳。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取笑我们神界军队无能?”

    十三大元帅听罢,火冒三丈,若非看对方不过是一名弱女子,十三大元帅只怕当场就已经发作了。

    “诸位,还请不要动怒,舍妹年幼无知。我们两人,只是奉了我山阴圣皇的命令,前来贺喜新帝登基,真的没什么恶意。”

    比起女子的刁蛮,那名同来的男子就显得彬彬有礼多了。

    他冲着众神拱了拱手。

    年轻男女的容貌有几分相似,原来是兄妹俩。

    “来者都是客,既然两位是来贺喜的,那为何不在帝丘之下,反而单独闯到了山顶?”

    冥日淡淡看了两兄妹一眼。

    这两人,身上的神力掩饰的极好,冥日一眼也看不出,两人到底是何等修为。

    对于山阴界还有他们口中的山阴圣皇,帝莘等人知道的消息太少,更不知对方是敌是友。

    “你竟让我们和那些平民一起瞻仰圣容?我们科室山阴界的圣女和圣子,若非是看在封天令的面子上,神界这种地方,我们连踏足都不会踏足。”

    女子一脸的傲慢。

    两人乃是圣子和圣女,在山阴界,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身份,也是极其尊贵的。

    山阴界派两人前来,看来目的并不单纯。

    “封天令并不在帝丘,也不在我们手上,两位应该也听说了。既然是为封天令而来,两位可以移步天罚戈壁。”

    叶凌月对于女子的跋扈语气,很是不满。

    自从封天令出现,九十八地的其他势力出现后,他们凡是到了神界,都是对神界几近诋毁。

    神界乃是她的故土,叶凌月护短的性子,绝不容许他人随意践踏神界的存在。

    一提到天罚戈壁,男子和女子的脸色都微微变了变。

    天罚戈壁有封天令,谁都知道。

    可那地方,除了有封天令外,还有一个大煞星。

    异域帝魔家族的帝释伽,在天罚戈壁被人废了,这个消息的震撼程度,可是不下于封天令在神界出现。

    和神界不同,异域在九十九地,还是颇有名气的。

    帝释伽本人的名声,也是早已远播,超出了异域。

    他的实力,也是有目共睹的,比起帝释伽来,两人的实力和帝释伽也不过是在伯仲之间。

    若是连帝释伽都被人一招给废了,两人就算是一起联手,到了天罚戈壁,也不过是对方三招之内的事罢了。

    更何况,封天令的原宿主还在帝丘。

    “神界中人,果然卑劣,借刀杀人的事,你们屡试不爽。若是真有本事,就靠你们自己守护封天令,借外族之力,算什么本事。”

    女子睨了眼叶凌月那张艳若桃李的脸,眼底有嫉妒之色一闪而过。

    她在山阴界也自诩为第一美人,可是遇上了叶凌月之后,才知世上还有比自己更胜一筹之人,对方又是封天令的原宿主,让她的嫉妒又增了几分。

    “我师父又怎么会是外族之人,他也是神族。”

    叶凌月翻了个白眼。

    “好笑,对方明明是佛宗中人。你以为凭借你们神族,能有那般的修为?”

    女子冷嗤了一声,对叶凌月的话,很是不屑一顾。

    “我师父不是佛宗中人!”

    叶凌月斩钉截铁道。

    自从佛宗中人强行带走了娘亲云笙后,叶凌月对佛宗中人的印象就跌倒了谷底。

    世人都说我佛慈悲,可在叶凌月看来,佛宗就是冷血无情的代名词。

    佛宗没有七情六欲,师父紫并非是那样的人。

    师父紫虽然话不多,又会佛经,可他是个极其温柔的人,从认识到拜他为师,紫堂宿就像是那棵参天的菩提树,一直守护在叶凌月的身旁。

    “是不是,佛宗的人一查就知道了。我告诉你,你也不要得意的太早,佛宗有深规戒律,三十三天也有三十三天的天地法则,不可参与九十九地的事。他重伤帝释伽,逼退邪帝,每一件事,都违背了天地法则。佛宗的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你和你那什么师父,都得意不了多久了。”

    女子的话,让叶凌月和帝莘都不禁皱了皱眉。

    尤其是叶凌月,女子的话,让她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