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2章 逐鹿神界
    帝景天一听,抖了抖眉。天  书  中 文 网

    “长孙姑娘何出此言?”

    这长孙雪缨,看着是个纤尘不染的主,可实则却是心思通透,很是狡猾,帝景天和她打过几次交代,算是有些了解她的脾气。

    帝景天也看出了,长孙雪缨对帝莘很有些兴趣,她虽没有明说,可迟迟没取消和帝魔家族的婚约,很可能就是因为帝莘的缘故。

    “帝莘是怎么离开帝魔家族的,相信族长比我更清楚。他不愿意回帝魔家族,也是情理中事。”

    长孙雪缨这几日,一直有去探望四姑娘,对于那位疯疯癫癫的四姑娘的来历,长孙雪缨也听说了。

    这……帝景天被问得说不出话来。

    帝莘的身世,帝景天返回家族后,就详细调查了一番,自是清楚的。

    他的四女,也就是帝轻瑶,正是帝莘的生母。

    帝轻瑶是帝景天的发妻之女,只是当时的帝景天并不宠爱发妻,反倒是更宠爱妾氏。

    帝轻瑶自小和他这个当爹的不亲,十六岁时就外出历练。

    哪知那一次历练,就闯了祸,被来历不明的人玷污了清白。

    帝轻瑶也因此变得疯疯癫癫,她返回帝魔家族后,已经有六个月的身孕,族中的巫医都没法子帮其堕胎,无奈之下,帝景天只能让其产下孩子。

    那孩子刚生下来时,帝轻瑶的娘亲就说那孩子是五命帝魔。

    当时帝景天也是喜出望外,哪知第二天,待到他要去给孩子取名时,发现那孩子根本不是五命帝魔,他身为直系帝魔,居然连一根帝魔命脉都没有。

    帝景天盛怒之下,又嫌弃帝轻瑶丢尽了帝魔家族的脸面,就将那奄奄一息的孩子,丢到了狼葬岗。

    除了疯子帝轻瑶之外,所有帝魔家族的人都认定了,那孩子早已死了。

    哪知道,几百年后,那孩子非但没有死,还站在了帝魔家族的对立面,成了神界的新神帝。

    而且帝莘也摆明了,要和帝魔家族决裂。

    这件事,一直被帝景天视作家丑,不许对外宣扬,如今长孙雪缨提起,帝景天不免有几分尴尬。

    “好在,你还算是顾念着父女之情,没有杀帝轻瑶。帝莘能不能回来,她就是最大的筹码。”

    长孙雪缨放心了杯盏。

    当初帝景天丢弃了帝莘后,也一度想要将帝轻瑶随便嫁个人,当时也物色好了几个异域丧妻的鳏夫。

    可帝轻瑶的疯病实在是太厉害了,连那些鳏夫都不敢娶她。

    帝景天的发妻当时也积郁成疾临死前求帝景天看在多年夫妻之情上,留下帝轻瑶一条性命。

    帝景天看在亡妻的份上,只能是勉强答应了。

    不过他也已经有多年没有再去看帝轻瑶一眼,更不知长孙雪缨和袭击也都去看望过帝轻瑶。

    “长孙姑娘,你是说要利用帝轻瑶?”

    帝景天一听,很是诧异。

    “骨肉连心,帝莘不认帝魔家族,可帝轻瑶不同。他在世上只有这么一个亲人,若是帝轻瑶有什么事,帝莘必定会出面。横竖现在神界和异域之间,消息往来很是流畅,我想这件事不难办成。”

    长孙雪缨分析过帝莘,此人极其冷静,除了对伴侣叶凌月,对其他人很是冷血无情。

    对于帝魔家族,他是恨透了的,绝不会回归,那唯一的机会,就是帝轻瑶。

    “此事,我需好好权衡一番。不过,就算是要行使计划,短期内也不能达成。难道就这么看着帝莘他们登基称帝?”

    神界新帝一日未登基,神界的局势就一日不稳。

    这段时间,是最好入侵神界的时机。

    可天魔井依旧没打开,唯一进入神界的天罚战场,有那个叫做紫堂宿的杀神坐镇,异域上下,就没人敢靠近半步。

    “我们不去,自会有人去。”

    长孙雪缨依旧是一脸泰山崩于前不变色的神态。

    “你是说天魔廷?可天魔廷那边,最近也是一潭死水,没有半点动静。”

    帝景天纳闷道。

    不仅是神界方面,异域方面,各大势力也都是死寂一片,好像是对神界没了兴趣似的。

    “天魔廷有夜北溟坐镇,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入侵神界。我说的是其它九十六地的人。算算时间,他们应该也已经陆续抵达了。”

    长孙雪缨似笑非笑着。

    道门的作用,可绝非紧紧只在三十三天。

    紫堂宿废掉帝释伽,坐镇天罚戈壁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异域由于两口天魔井未开启,所以无法直接入侵神界。

    可其他九十六地则不同,他们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进入神界。

    能在最短时间内,直接控制神界,最方便的方法无疑就是俘虏神界的新神帝,这一点,想必九十六地的各大势力都已经想到了。

    “所以说,这一次封神大典,神界会有大麻烦?”

    帝景天一听,不由面露喜色。

    “那就不得而知了,到底是大麻烦还是机缘,就看那几名新帝的机缘了。”

    长孙雪缨也是通过师门的消息,得知已经有多股势力盯上了新帝登基大典。

    她唯一遗憾的是,自己没能亲自前往封神台,观看这一场神界的盛事。

    “既是如此,我们就静观其变,看看神界如何应付。”

    帝景天沉吟了片刻,当即命人前去盯梢。

    时间似流水,潺潺而过。

    一日时间准瞬即逝,新帝登基大典当日,鸡鸣才过三声,叶凌月就被四方神尊催促着,沐浴更衣。

    新帝登基大典,设在了封神台。

    封神台是早年五大原始神尊统一神界,最后一战的地方,位于一座叫做帝丘的丘陵之上。

    皎帝丘形似半月,封神台修筑在帝丘的山顶,距离诸神山约莫有百里。

    叶凌月和帝莘等人换上了帝袍,那帝袍也是复杂,叶凌月足足用了一个时辰,才穿戴妥当。

    三位新帝,四方神尊替其选了三色不同的帝袍。

    叶凌月乃是一身绛火红色的凰帝袍,帝莘则是一袭黑底鎏金的黑龙袍,冥日一身青天白云帝袍,三人置装妥当后,就各自登上了车辇朝着帝丘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