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1章 帝莘的软肋
    提到了封神大典,叶凌月不禁有些头疼,精致的小脸皱巴在一起,就跟个苦瓜似的。天  书  中 文 网

    早前四方神尊就告诉过两人,封神台的神帝登基大典非同小可,两人切不可掉以轻心。

    届时会有近十万神民和神兵前往封神台。

    作为新任神帝,叶凌月、帝莘和冥日三人必须当着所有神民和神兵的面,展示出身为新神帝的威仪来。

    这就意味着,三人可能面对一系列不可知的挑战。

    不仅如此,三人这几日,还得紧急接受礼仪训练,完成一系列的封神仪式。

    叶凌月在方士修炼方面,可谓是天赋异禀,可在礼仪方面,还真是苦手。

    她前后两世为人,前一世还是夜凌月时,云笙和夜北溟都是不羁的性格。

    尤其是云笙,她本就是有个现代人的里子,什么繁文缛节,她一概不喜欢,对于子女也就没有这方面的要求。

    到了后一世,叶凌月出身在叶家,叶家炼器出身,又是武夫,自然也不懂什么礼节之道。

    所以当四方神尊告诉叶凌月,封神台上,必须按照一套神帝礼仪,完成祈福在内的一系列礼仪项目时,叶凌月就风中凌乱了。

    她被四方神尊拎着,恶补了三天礼仪,可依旧是一知半解。

    每天晚上,她一回想到四方神尊严肃跟宫廷嬷嬷似的脸,她只差做噩梦了。

    “帝莘,你把一套礼仪都记住了?”

    叶凌月瞅瞅帝莘,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

    “那些礼仪并不复杂,我过了一遍就记住了。”

    帝莘见了叶凌月的模样,忍住了笑意。

    四方神尊已经到帝莘那告过状了,说是叶凌月在这方面,简直是迟钝麻木。

    叶凌月哀嚎了一声。

    干爹冥日虽然看着古板,可在神界出入了几百年,对那些礼仪也是轻车熟路,唯独叶凌月,撒野了几百年,差点没被礼仪折腾死。

    “小傻瓜,你若是真记不住,封神当天,就交由我好了。”

    帝莘笑道,揉了揉叶凌月拧巴着的小脸。

    没想到,世上还有让他洗妇儿发愁的事。

    “又交给你,早前说好的才艺展示,你也说交给你?”

    叶凌月仰着脸,瞅着帝莘。

    她口中的才艺展示,不消说,就是早前的四方神尊说的展现神帝威仪了。

    叶凌月迄今还没想到,她可以展示什么,能够让十万神民和失望神兵,一下子就认可她的神帝之位。

    “你且信我就是了。我敢保证,绝对能让你过关,坐稳神帝之位。”

    帝莘宠溺着捏了捏叶凌月的俏鼻。

    “大神,求笼罩,求圈养。”

    叶凌月欢喜着,抱紧了帝莘的腰。

    这招可是她从啵啵干娘那里学来的。

    只不过,啵啵口中的大神是紫堂宿。

    “话说,你说我封帝之时,师父紫会来嘛?”

    叶凌月想到了师父紫,还有一些惆怅。

    她还真是个不肖徒弟,师父紫好不容易归来,就把他一人丢弃在了天罚戈壁。

    帝莘没有吭声,他才懒得看到紫堂宿。

    那厮最好一辈子都呆在天罚戈壁。

    “我想他是不会来了,师父紫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叶凌月叹了一声,她似乎每回都会给师父紫惹麻烦,封天令也好,太虚墓境也罢,师父紫原本都是无需蹚那浑水的,由于她的缘故,师父紫不得不入世,遇到她这样的徒弟,师父紫也是倒了八辈子霉。

    “他若是肯来,倒是好的,他往那一站,异域的人绝不敢靠近封神台半步。”

    帝莘淡淡说道。

    帝莘一本正经的这么说,叶凌月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你说的好像师父紫是驱魔辟邪符似的。”

    “就算是不是辟邪符,至少也是太阴神印级别的。”

    帝莘笑了笑,可眼底,却是一片凝重之色。

    尽管不愿意承认,可紫堂宿对异域的震摄作用绝对不仅如此。

    他当着所有神族和异魔的面,抽出了帝释伽的五根帝魔命脉,这是个让人痛不欲生的过程,却无一人敢上前制止。

    当时的紫堂宿,虽是神情不变,却有种让人不寒而栗之感。

    帝莘看得清楚,紫堂宿下手的人是帝释伽,可当时,他的目光,却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仿佛在告诉自己,既然他能抽帝释伽的帝魔命脉,同样也可以抽掉帝莘的帝魔命脉。

    这种被人压制的感觉,对于帝莘而言也是第一次。

    帝莘心底暗暗下决心,一定要超越紫堂宿。

    不过心底较劲归较劲,帝莘说的却是大实话。

    紫堂宿废了帝释伽,整个异域都为之震动。

    异域如今寸步不敢动,也是因为紫堂宿封印了封天令。

    那块封天令,横隔在异域和神界之间,那里是除了天魔井之外,唯一可以畅通进入神界的地方,可异域,没有一家势力敢轻举妄动,原因无他,仅仅是因为一个紫堂宿。

    这一点,想必紫堂宿自己也是知道的。

    所以他不会前来观看叶凌月的登基大典。

    神界新帝登基大典之事,也在异域传得风风火火。

    “新帝登基,神界这一次也真是被逼急了,狗急跳墙了。”

    帝魔家族内,在完成了帝锦瑟和奚九夜的婚事之后,帝景天也得到了神界方面的消息。

    “老族长不是应该感到荣幸嘛,帝魔家族有人可以登上神帝之位。”

    长孙雪缨低头,抿了一口茶。

    听到新帝登基的消息后,长孙雪缨比帝景天的反应小多了。

    如今的神界,早已群龙无首,选谁当神帝都是有可能的,比起来,叶凌月和帝莘,长孙雪缨都打过交道,火炎神帝能在死前,选中他们俩眼光倒还算是不错。

    “你是说帝莘那小子,哼,那小子,很是不识好歹。老夫给他几分脸面回帝魔家族认主归宗,他不从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加入神界阵营,与家族作对。”

    帝景天想起爷孙俩第一次相见时的情景,就有几分恼火。

    “那是老族长你没有用对法子,蛇打七寸,对付帝莘那种人,必须用对法子。”

    长孙雪缨红唇勾了勾,不疾不徐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