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0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不一样的月,却是同样的月正当空。天  书  中 文 网

    神界诸神山,叶凌月站在了长生殿外。

    长生殿是长生神帝的故居,新的四大神帝人选确定之后,四方神尊也让叶凌月、帝莘、冥日等人选择各自将来的宫殿。

    叶凌月是火炎神帝的义女,按理说,应该将神宫选在火炎神帝的火炎宫,可叶凌月却更喜欢长生神帝的故宫长生殿。

    长生神帝身体抱恙那些日子,云笙在长生殿外结庐,住了近两年。

    云笙是个念旧的人,所以她修建的草庐形似当年,她和夜北溟在人间居住的屋舍。

    那里也是当年叶凌月年幼时住过的地方,叶凌月回忆起儿时的童真浪漫岁月,对长生神殿就多了一分好感。

    所以在选择宫殿时,选了长生殿。

    帝莘则是选了火炎宫,冥日喜清静,就选了冰原女帝的冰宫。

    余下的风谷神帝的风神殿,因夜北溟迄今未归,所以暂时空置着。

    叶凌月此时,正站在一片药田前。

    药田里开着一种叫做止血花的药草。

    这个季节,是止血花开花的季节,艳丽如蔷薇的花,即便是在夜色中,也是红彤彤一片,分外惹眼。

    风一吹过,止血花枝叶摇晃,空气中满是淡淡的花香。

    这一片止血花,是云笙离开诸神山前种下的,那会儿才刚抽了芽,如今却已经是花开遍野。

    花在,人却已不在。

    再过一日就是封神台封神之时,叶凌月抬头看了眼天空不那么圆了的明月。

    手中,还拿着刚收到的,来自血迟的信,说的正是异域那边近段时间的境况。

    其中也提到了奚九夜大婚之事,叶凌月早前送上的那份大礼,果然如期而至。

    只可惜,帝景天老奸巨猾,加之有长孙雪缨的介入,兰楚楚的出现,虽然引发了一些骚乱,但是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

    这点,倒是让叶凌月有些意外。

    叶凌月本以为,以帝魔家族的作风,这一次,必定会下狠手。

    就算是奚九夜不被处置,也会被冷处理,倒是没想到,奚九夜反倒是安稳躲过了这一次的危机。

    而起据血迟所说,奚喃思和她弟弟也被帝魔家族收养了。

    帝魔家族居然大度到帮人养孩子的地步,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还是说,奚九夜和帝魔家族达成了什么协议……只可惜,这些事,血迟都打听不出来。

    血迟信中还提到,他们在参加完婚事,返回天魔廷的半路上,遇到了几次埋伏。

    那些埋伏都是针对夜北溟的,好在,他们早有准备,都是化险为夷,如今已经返回了天魔廷。

    天魔廷方面,虽然已经得知了夜北溟可能是神族奸细的事,不过夜北溟应对的当,已经取得了长老会的信任,让叶凌月不用太担心。

    血迟在信中,还询问了叶凌月的近况,恭贺叶凌月成为了神界新神帝。

    血迟也是巧妙地避开了,天魔廷和神界的矛盾,而且也没有明说,天魔廷是否有近一步的行动。

    血迟也是个聪明人,他虽然仰慕叶凌月,可也知道,异域和神界的矛盾是不可化解的。

    叶凌月又是封天令的原宿主,天魔廷和叶凌月早晚会针锋相对。

    只是那个时辰还未到,血迟也不想头疼,到底如何解决。

    “异魔比我想象的要反应迟钝一些,帝魔家族和天魔廷暂时都还没有行动,还是说,他们避讳着师父紫,不敢妄自行动?”

    叶凌月放下了信,自言自语着,手中的信一震,化为了碎片,落入了土中。

    她即将登基为帝,这阵子言行也谨慎了许多,她和血迟的关系,是私交,可对方终归是天魔廷的人。

    叶凌月也知道,尽管她被推举为神帝,可神界依旧有很多人盯着她,毕竟她是夜北溟的女儿。

    “洗妇儿,你果然在这里。”

    身后,帝莘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几日,叶凌月看上去心事颇重。

    帝莘很是担心,只是两人都要登基为帝,都有一堆忙不完的事,帝莘直到这会儿才有功夫,偷溜来见叶凌月。

    叶凌月将异域的事,大致和帝莘提了提。

    “你是说,长孙雪缨留在了帝魔家族?还答应了和帝魔家族的婚事?”

    帝莘对于奚九夜的婚事,没什么兴趣,帝魔家族和奚九夜,不过是狼狈为奸,各取所需罢了,让帝莘侧目的事长孙雪缨的加入。

    “你似乎对那位长孙姑娘有些在意?”

    叶凌月瞅瞅帝莘,调侃道。

    叶凌月早就看出了长孙雪缨对帝莘的态度有些不寻常。

    血迟信中也提到了长孙雪缨和帝魔家族的婚事,叶凌月也留意到,长孙雪缨具体的定亲对象,帝景天没有对外公布。

    如果没记错的话,早起帝释伽的态度已经表明,长孙雪缨是他的未婚妻。

    可帝魔家族刻意不对外公布,必定是有什么原因。

    还是说,帝释伽成了废物后,长孙雪缨不满这桩婚事,另有安排……

    “洗妇儿,你可不要多想,我只是觉得,那女人不简单。我的眼中,只有洗妇儿一个人,一百个长孙雪缨,都比不上媳妇儿一个脚趾头。”

    帝莘生怕叶凌月误会,连忙解释道。

    叶凌月听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看你吓的,我什么时候说了你对那女人有兴趣。道门中人,那不就是道姑,那种古板无趣的女人,我家帝莘才看不上呢。”

    叶凌月对于帝莘的信任,和奚九夜完全不同。

    可以说,哪怕是前世夜凌月和奚九夜感情最好时,也未曾像帝莘这般,彻底信任过。

    两人的感情,并非是靠着山盟海誓形成的,而是靠着一次次生死相随和几百年的不离不弃。

    “长孙雪缨本人没什么,可她背后的道门就有些问题了,若是道门介入,那异域的格局就会发生变化。我们得更加小心应对。”

    帝莘沉吟道。

    他隐隐有些担心一日之后的封神大典。

    帝魔家族和天魔廷迄今都按兵不动,事出反常必有妖,帝莘不得不谨慎对待即将到来的登基大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