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4章 闹剧(上)
    奚九夜和帝锦瑟的婚礼已经开始了。天 书  中 文 网

    宾客和守卫都云集到了正厅前,一声声恭贺声不绝于耳。

    兰楚楚走了半路,竟也没有被人阻拦,一直到了正厅前后,才被几名衣着喜庆的侍女给拦下了。

    “站住,哪里的乞儿,居然混进了宅子里。”

    兰楚楚一听,一口恶气哽在了喉里。

    贱婢,居然敢骂她是乞丐,兰楚楚心底怒骂着,可嘴上却不敢反驳,只是唯唯诺诺点着头。

    “姑娘,我不是乞丐,是厨房新来的厨娘。”

    侍女狐疑着,打量了几眼兰楚楚。

    为了今日的婚事,厨房新招募了一批来帮佣的厨娘,可眼前这人衣着破旧不说,面上还带着纱帽,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厨娘。

    侍女还想盘问,身后的那名侍女就催促道。

    “四小姐还等着我们奉茶,再耽误下去,小心族长发怒,要了我们的小命。”

    这几名侍女都是负责给新人奉茶的。

    “厨房在前头左拐,你不要乱蹿,否则惊扰了客人,你可担当不起。”

    侍女们指了条路给兰楚楚,就要离开。

    “几位姑娘,府里可有一位叫做奚九夜的管事,实不相瞒,我是他介绍进府的,本想去谢谢他,只是一直没看到人。”

    兰楚楚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小心翼翼道。

    几名侍女一听是奚九夜介绍来的厨娘,神情稍缓。

    “我当你是怎么进府的,原来是戒律总管介绍进来的。九夜大人的确在府中,不过他今日很忙,没空见你。过几日他空了后,你再去四小姐那里找他吧。”

    侍女们心里嘀咕着,难怪这侍女长得奇模怪样的,还能进府,原来是奚九夜的人。

    她们也没将奚九夜和眼前这个怪女人联系在一起,毕竟两者的身份如今也是天差地别。

    “几位姑娘,我有很紧要的事和奚九夜说……可否现在就引我去四小姐那?”

    兰楚楚一人置身在异魔的地盘,心里忐忑的慌,她只想快点见到奚九夜,竟自己这些日子受的委屈全都告诉九夜哥哥。

    她相信,奚九夜一定也很想念她们母子几人。

    “噗,我说哪来的不识相的,你以为你是九夜大人的什么人。也不看看今日是什么日子,四小姐和九夜大人哪来的功夫见你。”

    奉茶的侍女们听罢,全都笑了出来。

    “你们几个也是,还口口声声九夜大人,被忘了总管大人是怎么吩咐的,从今往后就要改口叫四姑爷了。”

    为首的那名侍女显然是这些侍女的头,将几人呵斥了一通。

    四姑爷?

    兰楚楚一听,面色刹那惨白。

    “你们说,奚九夜是你们的四姑爷?他……他娶亲了?”

    兰楚楚怎么也没想到,奚九夜投身异魔后,居然成了异魔的姑爷。

    他怎么可以?

    他早已有了她这个神妃,又怎么可以另娶他人?

    “你这女人真怪,既然喊他四姑爷,他自然是四小姐的夫婿。今日就是四姑爷和四小姐的大婚之日,这里没你什么事了,还不回厨房去。”

    几名侍女睨了兰楚楚一眼,也不再理会,鱼贯从其眼前走过,去前厅奉茶去了。

    这会儿,新姑爷和四小姐应该正要拜天地。

    大婚之日……兰楚楚脑中一阵轰鸣,似有无数蜂虫振翅而过。

    她顾目四盼,发现回廊里,一片灯火摇曳,一个个红灯笼上,贴着烫金色的“喜”字。

    兰楚楚想要大笑,又想大哭。

    原来今日,竟是奚九夜大婚之日。

    她这个明媒正娶的妃子,居然毫不知情。

    “奚九夜吗,你对得起我!我为了你,什么都没有了,你竟还要另娶他人!”

    兰楚楚眼底生恨。

    她决不能让奚九夜娶其他女人,当年夜凌月不可以,今日的什么四小姐也不可以。

    兰楚楚跌跌撞撞着朝着前厅冲跑去。

    前厅,宾客满棚。

    夜北溟、血迟等人刚跨入了前厅。

    就见了前厅正中处,站着两人。

    一人龙行虎步,虽是满头银发,可精神奕奕,一双老眼中,满是精明和世故,正是帝魔家族的族长帝景天。

    还有一人,一袭粉衣,杏眼桃腮,只是站着,就如物华天宝极一身,看上去美不胜收。

    夜、血两人都是天魔廷殿主,对帝魔家族的情况也是有所了解,都知眼前这名女子,乃是长孙雪缨。

    是帝释伽名义上的未婚妻,也是帝魔家族最大的倚靠,来自三十三天的道门高足。

    同时长孙雪缨也是奚九夜、帝锦瑟两人婚事的证婚人。

    倒是身为少族长的帝释伽并没有出席,看样子,外头的传闻是真的。

    帝释伽在这一次的邪神之战中,受了很重的伤,从今往后,只怕难以在帝魔家族中再立足。

    帝锦瑟的新姑爷奚九夜,传闻已经接替了帝释伽的各项职务。

    “夜殿、血殿,久违了。”

    帝景天一眼就看到了两人,尤其是看到了夜北溟后,帝景天快步上前,拱手行礼。

    “帝老族长,长孙姑娘。”

    夜北溟也是微微一笑,拱了拱手。

    “天罚戈壁一别,已经有月余。我听说,夜殿近来的日子,过得不大好。传闻夜殿是神族的奸细,这件事,夜殿是否要解释一下?”

    长孙雪缨早前和血迟、夜北溟也算是打过交道。

    对于天魔廷,长孙雪缨本人并无什么好恶之感,不过,她也知夜北溟是叶凌月的父亲,所以对夜北溟,不免有几分敌意。

    同样的,夜北溟对这位所谓的道门高足也不是很待见。

    这一次,若非是因为长孙雪缨借道门之名想邀,天魔廷不可能来参加帝锦瑟和奚九夜的婚事。

    身为三十三天的人,长孙雪缨迄今还未离开九十九地,其的存在,本身就是对异域其他势力的一种震摄。

    意味着,长孙雪缨是站在帝魔家族这边的,这种震摄尤其是针对天魔廷。

    夜北溟私以为,长孙雪缨一定会趁着这次机会,打压天魔廷。

    果不其然,长孙雪缨一见到夜北溟,就哪壶不开提哪壶,当着众目睽睽之下,直接质问起夜北溟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