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89章 帝陵
    火炎神帝的安葬,虽是仓促,可好在一切有惊无险。天 书  中 文 网

    丧礼进行了一日,帝莘和叶凌月扶棺,神帝的棺木也被送进了帝陵。

    帝陵的位置,就选在了当初发现四龙脉的地方,也就是诸神广场的中心位置。

    由于四龙脉被毁,这一片区域留下了两条十字交错的沟渠。

    冥日就在沟渠的基础上,将其扩充,挖出了四个大墓穴,周围还有一些小型的墓穴。

    诸神广场,也重新选址,此处就成了神帝陵。

    新的诸神广场,则另外选址修造。

    由于火炎神帝临死前,留有遗言,提出了“合葬。”

    四方神尊和叶凌月等人,虽也心知,火炎神帝可能是想与冰原女帝一起合葬,可考虑到两位神帝死后的名声,所以他们采用了折中之法,将四位神帝,包括早前陨落的长生神帝和风谷神帝的棺木,也一并移到了此处。

    三位神帝的棺木,一并下葬。

    至于旁边的那些小型墓穴,也别有用途。

    其中较大的一座,安葬了新帝曾四轩,他在位时间很短,可终归也是神帝,在叶凌月的建议下,安葬在了风谷神帝的墓穴旁。

    还有一些墓穴,则移入了早前在四龙脉事件中陨落的神尊、上位神的骸骨。

    如此的举动,也算是安抚了那些神尊的家眷们的不满情绪。

    由于下葬和移棺之举,先后举行,这一日的葬礼也进行了很久。

    前前后后,足足持续了六个多时辰。

    叶凌月和帝莘陪同四方神尊、冥日等,忙前忙后,待到最后一具上位神的棺木也顺利下葬后,葬礼才宣告结束。

    葬礼结束后,四方神尊等人并没有立刻放松。

    前来观礼的不仅仅是各神域的神尊,还有一些神民,他们不远千里而来,都是为了送几位神帝最后一程。

    考虑到人数实在是太多,四方神尊下令,让部分神民代表进入诸神山。

    这部分神民代表,在丧礼结束后,还被邀请在神山稍作逗留几日,参加几日后的封神台新帝登基仪式。

    夜幕降临,四方神尊和冥日等人,才忙碌好丧礼。

    饶是众人修为都很高深,可是在几日奔波和几日操办丧礼之后,也不免露出了些许疲态来。

    “丧礼总算是完成了,火炎神帝的遗命也算是完成了一半,余下的一半,还要看几日之后。你们应该也听说了,选派出来的两百多名神民代表,集体上书想要封神台那天,让神民们前往封神台目睹新帝登基。”

    四方神尊与几人说道。

    叶凌月和帝莘、冥日俱没有说话。

    三人这会儿,心底都是各有心事。

    叶凌月和帝莘担心的事,几日后的新帝登基之事。

    冥日担忧的却是啵啵迄今还未回诸神山。

    他原本打算,在四方神尊回到诸神山后,就将神山的事务交给四方神尊处理,自己也好去找啵啵。

    可哪知道,火炎神帝忽然下令册封新神帝,冥日雀屏中选,成了新神帝。

    新帝继位,自然不可能再擅自离开诸神山,冥日已经多日不见啵啵,也不知啵啵在天罚戈壁一带怎么样了,心底不免牵挂。

    见三人都是各自不语,四方神尊再说道。

    “封神台当日,不得有误,你们应该也知道,神民乃是神界之根基,神民们想要见新神帝,也是为了一个心安。万一神民不满意,新帝的登基之路,也会变得愈发困难。甚至于,一登基,就被推翻。”

    当年四大神帝建立神界,也是因为有神民的拥护。

    如今四大神帝陨落,神界动乱不安,民心涣散,四方神尊之所以答应,让近十万名神民进入封神台,也是为了安抚民心。

    “四方神尊,你就有话直说好了,我们该怎么做,才能得民心。”

    帝莘也听出了四方神尊的话外之音。

    “得民心者得天下,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法子,无论是武义出众,还是谋略惊人,亦或者是有什么逆天的神器,只要是能震摄神民,让天下信服,即可。”

    四方神尊沉吟道。

    这也是四方神尊和十三大元帅讨论的结果。

    与神民们同时前往封神台的,还有十三军团的神兵。

    能否让军民一心,一起对抗蠢蠢欲动的异域和其他九十六地,就看着一次新帝登基了。

    叶凌月和帝莘等人听罢,都若有所思了起来。

    这可谓是他们新帝登基的第一次考验。

    “你们三人好好商量一番,另外……凌月,你爹爹可有消息?”

    四方神尊很是期待地望了叶凌月一眼。

    叶凌月摇了摇头。

    四方神尊有些失望地叹了一声,也不再多问。

    四方神尊和十三大军团元帅都先后离开了,冥日和两人寒暄了几句,也先行告辞了。

    “帝莘,封神台当日,你打算怎么做?”

    四方神尊可算是给了叶凌月一个不小的考验。

    论武力,她只怕是不比帝莘,比起名望和威望,她又不如冥日,她唯一比他们强的也就只有炼符了。

    可总不能让她当时数十万神民的面,画符吧?

    “洗妇儿,封神台的事,你无需多操心,到了当日,我帮你解决即可。相信我,那些神民一定会对我们心服口服的。”

    帝莘见叶凌月愁眉苦脸着,一张小脸皱巴的跟个苦瓜似的,不由笑了起来。

    他抬手,揉了揉叶凌月拧紧的眉头。

    自家洗妇儿这些日子,可谓是操碎了心,从封天令到火炎神帝,再到新帝登基,帝莘真怕自家小女人愁眉苦脸成了个小老太婆。

    “你当真有法子?”

    叶凌月一听,不由眉开眼笑。

    “我什么时候讹过你。还有一事,我要告诉你。不过,你要先闭上眼。”

    帝莘说着,示意叶凌月闭眼。

    叶凌月愣了愣,不知帝莘是何用意。

    她乖乖闭上了眼。

    手被帝莘拽在了手里,帝莘带着叶凌月一路往前。

    一直走了一刻钟,帝莘才轻声说道。

    “你可以睁眼了。”

    叶凌月也不知帝莘葫芦里卖什么药,提心吊胆着,睁开了眼。

    这一睁开眼,叶凌月不禁呆愣在当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