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88章 龙生龙,凤生凤
    这一声“莘儿”,落到了奚九夜的耳中,让奚九夜不禁眸光一亮。天 书  中 文 网

    他脚下一顿,刚好踩上了一根枯枝。

    枯枝瞬间崩断,发出了一声脆响。

    妇人的歌声中断了,她狐疑着,抬起了头来,一眼对上了奚九夜的目光。

    那是!

    奚九夜看清了妇人的长相。

    只是一眼,奚九夜就立刻确定了,眼前这名妇人和帝莘一定有莫大的关系。

    妇人虽然看上去很是憔悴,可是天生丽质,多年的忧心,没有掩去她的美貌,尤其是她脸上的一双凤目,虽无神采,却依旧美丽动人。

    看到那双眼,奚九夜仿佛看到了帝莘。

    她,就是帝莘的娘亲。

    奚九夜心底一阵狂喜,盯着夫人出神。

    帝莘,可是奚九夜最痛恨的人甚至于,还要超过曾经的大仇人夜北溟。

    奚九夜费尽心思,甚至是牺牲了自己最爱的人,去最终一无所得。

    可帝莘那小子,他什么都没做,就得到了一切。

    神帝之位,美人在抱,奚九夜对帝莘的恨意,可谓是滔滔不绝。

    眼前这妇人,就是帝莘的亲娘。

    只要杀了她,帝莘必定会痛苦万分。

    奚九夜的眼中,迸出了一片红血丝,他冷冷盯着妇人,不觉抬起了手来。

    他有力的手指,一直伸到了妇人的脖颈边。

    许是太久没见生人了,妇人的神情有些呆滞,甚至对于已然面临的危险,也是毫不知情。

    她那双美丽的凤目,凝视着眼前高大的男子。

    “要怪,就只能怪你是帝莘的娘。”

    奚九夜的指尖,已经触碰到夫人柔软温热的皮肤。

    “莘……儿……我的儿……”

    就在奚九夜的指头骤然要收紧,准备掐断妇人的脖颈时,妇人嚯的站起了身来,一把抱住了奚九夜。

    奚九夜猝然被抱住,下意识一怔。

    “莘儿,娘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我的莘儿,你果然没有死。我的好孩子……”

    妇人搂着奚九夜不放手,口中念念有词着。

    她将自己认成了帝莘?

    奚九夜眼神复杂,试着挣脱妇人的怀抱。

    可看似瘦弱的妇人,这时却像是拥有惊人的气力,抱着奚九夜死活不肯撤手。

    “你认错人了。”

    奚九夜没好气道。

    “不,你就是我的莘儿。你的样子娘记得,还有你的年岁,也和我的莘儿差不多。”

    妇人执拗认定了奚九夜就是帝莘。

    “我……”

    “不要离开娘,娘这些年一个人住在院落里,娘很冷很怕。”

    妇人喃喃低语着。

    “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是帝……”

    奚九夜一时恼怒,就要发火。

    “我说你是我的莘儿,你就是我的莘儿!”

    女人的声音一下子尖锐了起来,只见她的体内,一股惊人的魔力,爆发得出。

    她原本娟秀的面庞上,浮现出了一根根青红色的经脉。

    那是……帝魔命脉!

    奚九夜感受到妇人身上强大的帝魔之力时,也是一惊。

    八命……眼前这女人,居然也是八命帝魔?!

    奚九夜的心底无比震撼,这个蛰伏在别院里,不受帝魔家族待见的女人,居然是罕见的八命帝魔。

    这件事,帝景天知道不?

    帝景天一定不知道,不仅仅是帝景天,包括帝魔家族的其他人,必定也不知道。

    奚九夜心底很清楚,自己不能忤逆了女人。

    否则这女人一旦发起疯来,必定很可怕。

    “娘……我是莘儿。”

    奚九夜很是狡猾,他稍一思考,就决定善家利用这个女人。

    一听说对方承认自己是帝莘,妇人脸上就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来。

    她身上的帝魔之力,一下子就消失了。

    那速度,快如闪电。

    奚九夜再正眼看女人时,在她身上连一点帝魔之力都没感觉到,更不用说什么八命帝魔命脉。

    这女人好生古怪,难怪帝魔家族其他人都不知道,她是个绝世高手。

    女人认了儿子后,心情大好。

    她拉着奚九夜,一直到了摇篮旁。

    “莘儿,你看看,这是你小时候的衣服,你走后,娘就一直保存得好好的,娘知道,你一定会回来。”

    女人叨叨絮絮说着话。

    奚九夜看了眼襁褓,趁着女人不备时,将襁褓撕下了一块布料。

    “娘,我爹在哪里?”

    奚九夜见试探道。

    妇人一听,脸色变了变。

    她忽然抱紧了自己的头,痛苦万分。

    “莘儿,娘不知道……好多人,好多人在追娘,他们都想杀了你,娘会保护好你的,美人能伤害你。”

    女人说完,身子晃了晃,骤然昏倒在奚九夜怀里。

    “娘,你醒醒……”

    奚九夜喊了几声,女子早已不省人事。

    “真是个疯子,看样子,在她口中打听不到什么消息了。不过……她倒是个可以利用的。”

    奚九夜看了看女子那张和帝莘有几分相似的脸,再看看那个襁褓。

    他的脸上,浮现出了笑意来。

    “帝莘,你不是一直想要和叶凌月双宿双栖嘛,我偏不如你的愿。神帝之位也好,叶凌月也罢,都注定是我奚九夜的。”

    奚九夜冷笑了声,将那块碎布收了起来。

    他再命了侍女前来,照料好了妇人,这才离开了内院。

    几日之后,奚九夜大婚,同时在神界诸神山,说来也是凑巧,火炎神帝的丧礼也是在同一天。

    异域方面,和帝魔家族有些交情的各大家族和势力都纷纷派人前去贺喜,帝魔家族四处可见一片喜意。

    而在诸神山,却是一片素白,诸神悲悸。

    从各地来奔丧的主神、神尊络绎不绝,诸神山沉浸在一片悲伤中。

    由于火炎神帝无子,叶凌月作为其唯一承认的义女,披麻戴孝,送火炎神帝最后一程。

    帝莘则是陪同在叶凌月身旁,以半子之礼,同拾孝棒,一起送火炎神帝下葬。

    吉时一到,帝莘正欲上前,就见了身旁,一名神兵匆匆上前,将一封信交给了帝莘。

    帝莘蹙眉看了看信,信上没有署名,在这个时候,会有谁忽然写信来?

    “帝莘?”

    前方,叶凌月正催促着帝莘。

    帝莘不待细看,将那封信随手收了起来,迎着丧乐,走向了神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