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83章 叶凌月的气运
    四方神尊的做法,显然有失公道,她事先也没有和叶凌月商量过。天  书 中 文 网

    叶凌月听罢不免有几分不满。

    帝莘捏了捏叶凌月的手,示意叶凌月先不要动怒。

    毕竟众目睽睽之下,若是叶凌月当场指正,刚好被罗星等人抓住了把柄。

    夜北溟竟然是神族派到异魔的奸细?

    听四方神尊这么一说,神尊和上位神中,对夜家有好感的那部分人纷纷搭腔。

    “我就说嘛,八荒神尊和医佛对火炎神帝忠心耿耿,怎么会突然叛变,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八荒神尊忍辱负重,只身前往天魔廷,他真是义薄云天,值得我辈尊敬。”

    早前还在谴责夜家的人,一下子调转了风头,全都开始怀念云笙和夜北溟的好来,压根就忘记了,早前他们还在口口声声要声讨对方。

    罗星神尊在心底暗骂道。

    一群风吹两边倒的墙头草,看样子,这次计划只能是以失败告终了。

    “罗神尊,对于新神帝人选,你可还有什么疑问?”

    四方神尊望向了罗星。

    罗星神尊讪讪说道。

    “早前是我误会了八荒神尊,既是如此,在下对神帝人选并无异议。”

    四方神尊一摆手,提高了几分音量。

    “既然大伙儿都没什么意见,新神帝人选即会昭告天下,除去八荒神尊,其他三位神帝,将在火炎神帝下葬之后,于十日之后,在封神台前,登基继位。”

    封神台,乃是神界神帝登基时,祭祀苍生之地。

    封神台对外开放,届时,整个神界的神民都可以到封神台瞻仰新神帝的仪容。

    在十三大的元帅的护送下,叶凌月和帝莘将火炎神帝的灵柩运进了诸神山。

    一进山门,四方神尊就上前向叶凌月道歉。

    “凌月,关于你爹爹的事,我也是迫不得已,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四方神尊,我知你是为了神界大局,才对外宣称我爹爹是神族奸细,可你的做法,未免有失仁义。若是我爹爹不回神界继承神帝之位,他也无法在异域立足。他与你,同朝为臣五百余年,一直将你视作长辈。可惜,他一直错看了你。”

    叶凌月拒绝了四方神尊的道歉。

    四方神尊一愣,她没想到,叶凌月看上去弱质纤纤,脾气却是如此刚烈。

    叶凌月说罢,也不愿与四方神尊多说,与帝莘相携而去。

    “四方神尊,那叶凌月的气焰未免太嚣张了些。她还没成为神帝,就这般对待你,万一她成了神帝之后……”

    十三大元帅中,第九元帅不满道。

    对于叶凌月成为神界女帅之事,神界军团内,并非是人人都同意的。

    若非是看在火炎神帝的密诏的份上,十三大元帅未必人人都赞同叶凌月。

    “凌月是年轻人,脾气难免火爆些。再说了,今日之事,四方神尊的确做得有失公允。”

    第一元帅在旁也看不过去了,插话道。

    “我也是迫不得已,我宁可让夜家父女仇视我,也不想有朝一日,和夜北溟刀戈相见,还是说,你们愿意在战场上,对上夜北溟?”

    四方神尊说罢,扫视四周。

    十三大元帅听罢,没有一人吭声。

    四方神尊叹了一声,护送着灵柩进了山。

    叶凌月负气走出了数里路,才在帝莘的呼喊声中,停下了脚步。

    “洗妇儿,方才,你的话语未免过激了些。四方神尊并非心怀不轨之人。”

    帝莘也知叶凌月因夜北溟的事,很是恼火,可四方神尊对叶凌月,却一直是关照有加。

    云笙夫妇离开后,也只有四方神尊一直力挺叶凌月。

    不得不说,叶凌月能在军界立足,四方神尊帮了大忙。

    “道理我懂,可她这般陷害我爹爹,我为人子女,依旧忍气吞声,岂非是枉为人女。”

    叶凌月也叹了一声,她自也是知道,四方神尊这么做,最主要是逼迫夜北溟回神界。

    可以她对爹爹的了解,爹爹从不是鲁莽之人。

    虽然爹爹从未说起过,可叶凌月心知,夜北溟必定是有着自己的打算。

    既是离开了神界,夜北溟就不会轻易返回神界。

    这么一来,爹爹的处境会变得无比艰难,甚至有生命危险,她有怎能不焦急。

    “成事在人谋事在天,我相信,八荒神尊不是轻易放弃的人。倒是你方才对四方神尊的一席话,怕是已经引来了十三元帅中的某些人的不满。几日后的封神大典,只怕会不安生。”

    帝莘留意过,当场有几名元帅看向叶凌月的眼神很是不善。

    火炎神帝的丧事,神尊是无法带领军队进入诸神山,可十三大军团不同,为了防范火炎神帝的丧礼有变,十三大元帅都拥兵一万,如今诸神山,有十三万军团军驻扎。

    “静观其变,大不了,我这神帝之位不要也罢。我反倒落得轻松。”

    叶凌月耸肩。

    回到诸神山之后,就直接面对诸神逼宫,这也让叶凌月想到了当初,爹娘被逼离神界的往事。

    没了爹娘,阿日和阿光也音讯全无,如今的神界,对于叶凌月而言,已经没有了多少的意义。

    若非是顾念着老祖宗临死前的托付,以及三界的那些伙伴和无辜的子民们,叶凌月根本不愿意继承什么神帝之位。

    “胡说八道,这神帝之位,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也是光复信仰神殿的大好机会,你可千万不能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

    就在叶凌月意兴阑珊之时,阳泉殿主忽然呛声。

    早前收服了黑龙王后,阳泉殿主精疲力尽,休眠了几日。

    不偏不倚,今日叶凌月回到诸神山,他也恢复了过来,也恰好让他目睹了早前诸神逼宫叶凌月的事。

    “我继承不继承神帝之位,和阳泉神殿有什么关系?”

    叶凌月没好气道。

    “当然有关系,成了神帝,就可以规定国教,让神民信仰自己,信仰神殿才能真正成为信仰神殿,你才能成为信仰之主,动用信仰之力。”

    阳泉殿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嘴脸,亏了他醒来的着,否则真要错失难得的好机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