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7章 妙计
    东北方向,正是帝莘早前前去的方向。天 书 中 文  网

    也正是真正的龙脉所在地。

    叶凌月和帝莘两人也是深思熟虑,两人在知道了步方仙一行人,要用阳泉神殿寻找龙脉后,就兵分两路。

    帝莘一方面用了自身拥有的真龙之气,隐藏在城中多处,误导步方仙等人。

    另一方面,自己去寻找龙脉所在地。

    步方仙等人在经过了多次的“狼来了”事件后,终于也对阳泉神殿的判断生出了怀疑来,不愿意相信阳泉神殿的引路。

    不像早前几次,这一次,步方仙和多名黑衣人都是一动不动。

    “这样下去也不是法子,天快亮了,步方仙,你到底有没有法子找到龙脉?”

    那些武者们的语气有些不善。

    他们走前为了搬迁这一座什么破信仰神殿,可是费了不小的气力。

    里面的什么殿主,让他们不少人都受了伤。

    哪知道弄了半天,却弄了个不顶用的来,他们已经没有了耐心。

    步方仙一听,也有些不乐意了。

    “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本座可是星河家的客卿,若非是看在星河老祖的面子上,也跟不会为你们慕容家走这一趟。”

    步方仙和十几名武者争执了起来,压根没有留意到,暗处有一道气息,正在不断逼近。

    以步方仙的感知力,原本一定会发现这道气息的存在。

    可由于他这会正在气头上,没有留意到,那一股气息,正在不断靠近阳泉神殿。

    这一会阳泉神殿,可是真的发现了龙脉所在。

    它显得非常焦虑,在步方仙等人不愿意追随其的情况下,它竟是自发朝着东北方向掠去。

    此时步方仙等人也没心思去理会阳泉神殿的动向。

    叶凌月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紧随其后,一路朝着东北方向追去。

    身上使用的隐身符,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叶凌月尾随着阳泉神殿,一路飞奔。

    “阳泉殿主?”

    叶凌月追赶着阳泉神殿,另一方买,又试着和神殿里的阳泉殿主沟通。

    叶凌月的神念,经过了层层渗透,终于感触到了一丝丝阳泉殿主的神念。

    “你可算是来了。”

    阳泉殿主的声音听上去很是虚弱。

    利用神念,叶凌月也看清了阳泉神殿里的情况,不知被步方仙用了什么法子,阳泉市神殿变得只有拳头大小。

    它外表看上去金碧辉煌,可内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整个阳泉神殿里,被一种古怪的蛛丝层层困住了,它形如蛛网,而阳泉殿主,就被困在了蛛网之中,就如一头困兽,寸步难行。

    这就难怪,为何阳泉殿主失去了对阳泉神殿的操控之力了。

    “殿主,我怎么救你?”

    叶凌月小心避开了那些古怪的蛛丝,尝试着和阳泉殿主沟通。

    “那天念师很是厉害,他应该来自三十三天,已经开启了的星魂,你不是他的对手。这些蛛丝,看似是蛛丝,实则却是天念,只要你随意靠近,这些蛛丝就会发出信号,对方就会知道有外敌入侵。”

    阳泉殿主见了叶凌月,先是有几分惊喜,可旋即又失望地说道。

    叶凌月只是一名四星神念师,可对方却是来自三十三天的天念师。

    神念师和天念师之间,实力相差非常悬殊。

    凭叶凌月,根本没法子对付步方仙。

    “我是阳泉神殿的继承人,我绝不会坐看阳泉神殿和你被歹人控制。”

    叶凌月沉声说道。

    叶凌月不懂得什么星魂,她只知道,她不会坐看阳泉殿主被折磨死。

    叶凌月说罢,神念一动,当叶凌月的神念一靠近神殿内的那些蛛丝时,忽的,一阵尖锐的鸣叫声不绝于耳。

    而就在同一时刻,位于另一个方向,正在于几名武者争论的步方仙,也第一时间感受到那一阵尖锐的鸣叫。

    “有人入侵!”

    步方仙这时才回过了神来,他可以断定,有人正在尝试着,抢夺阳泉神殿的掌控权。

    他不再迟疑,和多名武者同时朝着叶凌月所在的方向掠去。

    “不好,对方的反应,比我想象的还要迅速。”

    叶凌月看看前方,她的运气有些不大好。

    这个位置,距离早前帝莘发现真正龙脉的位置,不过一两里路。

    按照时间推算,帝莘这会儿,应该正在想方设法,发掘龙脉,她不能在这个关头,打扰了帝莘。

    叶凌月咬了咬牙,手掌一探,将拳头大小的阳泉神殿收入了掌中,就要朝着城外疾掠而去。

    “洗妇儿。”

    哪知叶凌月就欲离开时,帝莘忽从一旁蹿了出来。

    原来,叶凌月一路在想法设法引开步方仙那帮人的同时,帝莘也在担忧着叶凌月的安危。

    他找到了龙脉后,也同时听到了阳泉神殿发出的异响。

    帝莘担心叶凌月会有危险,斟酌一番后,果断放弃了吸收了真龙之气,前来寻找叶凌月。

    “找到龙脉了?”

    叶凌月看到帝莘时,又喜又惊。

    “找到了,只是这里的龙脉比起天罚皇朝的那一条龙脉,要厉害得多,戾气极其重。”

    帝莘无不担忧道。

    天罚皇朝的那一条龙脉,之所以能被帝莘吸收,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它只是一条残脉。

    天罚皇朝的气数,早在万年前就已经频临枯竭,所以龙脉相应的也会弱很多。

    可妖界的这条龙脉就不同了,它乃是当初太虚神尊特地从诸神山带走的。

    这些年来,太虚神尊一直用了特殊之法,将其镇压在阎族的地底。

    除了小时候的帝莘,得到了一些真龙之气,这里的龙脉几乎是完全未开采过的。

    一旦将其打开,其威力比起当初的四龙脉来还要凶残的多,所以即便是帝莘已经发现了它,也没把握一下子就能驯化它,更不用说将其吸收。

    “那帮人很快就要到了。”

    叶凌月听罢,眉头越锁越紧。

    “我有个法子,也许可以来个一箭双雕。”

    帝莘看看那一座阳泉神殿,再想到了那条龙脉。

    “什么法子?”

    叶凌月纳闷道。

    “净化真龙之气。”

    帝莘斩钉截铁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