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6章 生母
    长孙雪缨这么一说,帝景天也是一愣。天 书 中 文  网

    “长孙雪缨,你此话从何说起?”

    长孙雪缨缓缓起身,不紧不慢说道。

    “老族长,你可还记得,当初我爷爷与帝魔家族确认婚事时,说过什么?”

    长孙雪缨也不是省油的灯,她也知,帝景天此番留她下来,是为了阻挠她取消和帝释伽的婚事。

    换成了平日,她取消婚约后,就会扬长而去,压根不会在帝魔家族中多做逗留。

    可是这一次,她却耐着性子,在帝魔家族中逗留了数日,直到今日,才提出了退婚。

    她之所以这么做,自然是有她的原因的。

    长孙雪缨对帝释伽彻底没了兴趣,可她心中,却驻入了另外一个人,那就是帝莘。

    帝莘也是八命帝魔,长孙雪缨认定了他一定和帝魔家族有什么关系。

    这几日,她在帝魔家族中,打听了不少消息。

    外人以为她是未来的少族长夫人,对其也很是客气,几乎没什么隐瞒。

    只可惜,直到昨日为止,长孙雪缨都没有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就在长孙雪缨失望之时,今日一早,在帝景天召见她之前,她偶然经过了帝魔家族的一处院落。

    那是座很不起眼的院落,年久失修,周围一片荒草乱长,看上去,像是一座仆从的院落。

    长孙雪缨本以为这是仆从的住处,只是心中又好奇,仆从的院落怎么会在内院。

    恰好这时有一名送饭的仆人从里面走了出来,长孙雪缨一时好奇,就将人拦了下来。

    长孙雪缨询问院落里住了什么人,那名仆从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长孙雪缨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把人给放了,自己则是暗中拐进了那个院落。

    让长孙雪缨意外的是,院落里空空落落,没什么人气。

    长孙雪缨正纳闷时,忽听到了一阵轻轻的哼唱声。

    那声音,时有时无,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一样,但以长孙雪缨的神念之力,不难发现,那是个女人的声音。

    长孙雪缨循着声音找了进去。

    朝北的一间低矮屋舍里,有一个佝偻着的背影。

    那是个女人,身上的衣服不知多少年未曾洗过了。

    她的头发,也又脏又乱,没有梳剪,早已长到了脚踝下,杂乱洒落在地。

    她的面前,有一个破旧的摇篮,摇篮里,只有一床早已腐臭法兰的破被褥。

    女人摇着摇篮,一脸的呆滞,时断时续的哼唱声,就是从女人的嘴里传出来的。

    长孙雪缨走进去时,女子也没什么反应。

    “原来只是个疯子。”

    长孙雪缨喜洁,见了如此一幕,转身就欲走。

    可这时,女人嘴里轻轻喊出了一个名字,让长孙雪缨一下子站住了脚步。

    “帝莘……不哭,娘……”

    女人摇晃着摇篮。

    这声音,落在了长孙雪缨的耳里,就如惊雷落地。

    她陡然转身,快步走到了女人的面前,一把将其拎了起来。

    “你在说什么?你认识帝莘?”

    长孙雪缨这几日在帝魔家族里,也是煞费苦心,暗中打听关于帝莘身世的消息。

    只可惜,没有一人知道帝莘的来历,那些仆从,甚至连帝莘是谁都不知道。

    长孙雪缨甚至偷偷潜入了帝魔家的祠堂,在帝魔家族的直系族谱里,他也没有发现一点和帝莘有关的消息。

    难道说,帝莘是旁系的子嗣,亦或者说,根本不是帝魔家族的人?

    长孙雪缨不禁怀疑。

    就在长孙雪缨失望之余,没想到,会让她遇到眼前这名妇人。

    长孙雪缨就如见了救命稻草似的,质问了起来。

    “帝莘,我的孩子……”

    只可惜,女人对于长孙雪缨的质问,并无什么反应,只是痴痴看着长孙雪缨,没意识地呢喃道。

    难道眼前此人,就是帝莘的生母?

    长孙雪缨禁不住心头一阵乱跳,她放缓了声音,柔声问道。

    “伯母,你是不是认识帝莘?”

    女子没什么反应,始终对着长孙雪缨痴痴地傻笑。

    “帝莘,我的好孩子。”

    长孙雪缨又试探了几句,可女子都是一般的反应。

    “看样子,真的是个疯子,想从她嘴里打听到帝莘的消息,是不可能了。不过看她的样子,应该的确是帝莘的亲人。帝莘果然是帝魔家族中的人只是为何,帝魔家族中的仆从对他毫不知情。”

    虽然女子早已疯癫,但是从其容貌看,年轻时应该是一名大美人。

    而且她虽然住在破旧的小院里,但小院位于内院之中,这证明,女子必定是帝魔家族直系。

    只是不知什么原因,女子成了眼前这副模样,帝莘又沦落在帝魔家族之外。

    长孙雪缨索性放下了女子,在屋子里搜寻了起来。

    一番搜寻之后,还真让长孙雪缨找到了一些线索。

    “这是,帝莘的生辰八字?”

    长孙雪缨在破旧的婴孩摇篮里,发现了一张纸。

    纸上,龙飞凤舞写着一个名字,正是帝莘。

    在那名字旁,有一行女子娟秀的笔迹,写着一个孩童的出生年月。

    看到了那出生年月时,长孙雪缨不禁面上一喜……

    面对长孙雪缨的质问,帝景天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长孙雪缨,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说什么,老族长心底最清楚不过。当初,我长孙家与帝魔家族订婚,要求帝魔家族找到阳年阳月阳时阳日出生的男童,且要求是帝魔家族中天赋最强的。当时老族长只说帝释伽是最强的,可事实上,除了帝释伽之外,还有一名男童,他同样也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他叫做帝莘,他的天赋资质,无一不比帝释伽强。”

    说罢,长孙雪缨将那张纸,丢在了帝景天面前。

    帝莘?

    帝景天接过了那张纸,看清了上面的生辰八字和姓名后,也是一愣。

    诸神山下,帝莘的眼皮子又是一阵疾跳。

    这是几天来,第二次他感到心神不宁了。

    “帝莘,前面就是诸神山了。”

    叶凌月的声音,适时传来,帝莘沉吟了一番,将心头的不耐之感,强行驱开了,两人带着一干神兵和火炎神帝的车辇,一起朝着山道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