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3章 命中注定
    看到帝莘的模样叶凌月不禁莞尔。天 书 中 文  网

    一旁的紫堂宿看了眼帝莘,不动声色,退到了一旁。

    “帝莘,你一直守在外头?”

    叶凌月见帝莘一脸的疲惫,不免有几分愧疚。

    她和师父紫光顾着研究火炎神帝的病情,哪知道帝莘一直等候在外头。

    这些日子,帝莘为了邪神的事,一直没有合眼,就算是铁打的人,也撑不住了。

    “洗妇儿,你可算是想到我了,我以为,你的眼里只有你家师父。”

    帝莘可怜巴巴地说道,俨然一副小媳妇的嘴脸。

    叶凌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胡说些什么,我和师父紫一直在查找救神帝陛下的法子,只可惜,师父紫也没有法子。”叶凌月告诉帝莘,他们尝试过用杨枝甘露,但是火炎神帝一点恢复的迹象都没有。

    “为今之计,只能先返回诸神山,再前往妖界,看看能不能还找到第五条龙脉,修复真龙之气。”

    叶凌月无奈道。

    由于秦小川和异魔作祟的缘故,妖界的那条龙脉,还下落不明,叶凌月打算将火炎神帝送回诸神山后,亲自去妖界一趟。

    “我陪你一起去。那家伙也要一块去?”

    帝莘说罢,又看了眼紫堂宿。

    尽管也知紫堂宿这一次算是救了大家,但是帝莘见紫堂宿就是不爽。

    一想到接下来的日子,还要和那家伙朝夕相对,他也是浑身不自在。

    “师父紫说,他要留在天罚戈壁。他想亲自看守着封天令。”

    叶凌月不无遗憾道。

    事实上,叶凌月很想让紫堂宿陪同自己一起前往妖界,甚至是回孤月海一趟。

    若是师父紫场面,孤月海的事必定能解决。

    可一向态度温和的师父紫,这一次却提出,打算留在天罚戈壁。

    封天令虽然被封印,可是异魔和其他九十七地的人必定不会善罢甘休,有师父紫在,至少可以保证封天令黯然无用。

    见师父紫主意已定,叶凌月也不好说什么。

    两人当即决定,即日就护送火炎神帝返回诸神山。

    第二日一早,帝莘和叶凌月就带着一千名精兵,准备返回诸神山。

    “干娘,你真不与我一同返回诸神山?”

    临行之前,叶凌月还在劝说啵啵与她一起回诸神山。

    叶凌月也是在紫堂宿抵达后不久,才知道,这阵子干娘一直和师父紫在一起。

    干娘未免也太大胆了些,居然和紫堂宿一起独处了数个月?

    若非是知道干娘和干爹感情深厚,叶凌月真要怀疑干娘是看上自家师父了。

    这也不怪叶凌月多想,谁让干娘最喜欢垂涎美男。

    “不不不,我才不回诸神山,那里无聊透了。我这么久没回去,冥日估计想杀了我的心都有了。”

    啵啵的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

    她上一次离开诸神山,可是和冥日说好了,最多半个月就回去,哪知道这一走,就是好几个月,若非是诸神山如今群龙无首,冥日一定已经来抓人了。

    啵啵可不想回诸神山,如今的天罚戈壁,对啵啵而言,可是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紫堂宿用禁制,封印了封天令,那禁制,对于身为前界神的啵啵而言,简直就是一个宝藏。

    啵啵从未在神界发现过这么有趣的禁制,所以她一门心思想要破开那个禁制。

    反正邪神已经离开了,在天罚戈壁很安全。

    啵啵留在天罚戈壁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早前劫走了夜凌日魂魄的那个疯道士也在附近。

    叶凌月已经成功脱困,啵啵的心思就放在了怎么救回凌日的魂魄上。

    当然,她的这点小心思,她并不打算告诉叶凌月,免得叶凌月担心。

    刚好,她也可以在紫堂宿的身上,多学点关于禁制方面的知识。

    见实在说服不了自家干娘,叶凌月只好放弃了。

    叶凌月和帝莘等人,带着一干天战营的神兵们,护送着火炎神帝离开了。

    紫堂宿就如一柄标枪那样,矗立在那里,良久都不曾都动上一动。

    “不用再看了,人早已经走远了。”

    见紫堂宿从上午站到了中午,一直到了黄昏,依旧是一动不动,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就跟块望夫石似的,啵啵是在忍不住,吐槽道。

    她算是看出来了,紫堂宿喜欢月儿。

    只可惜,月儿的眼中,只有一个帝莘。

    紫堂宿被啵啵一语说破,面上罕见的红了红,他一声不吭,转身就走。

    “我不明白了,既然你那么喜欢月儿,又那么舍不得她,为何不跟着她一起去诸神山。”

    啵啵努努嘴。

    “命中注定。”

    紫堂宿丢下了四个字飘然离开了。

    “哎,我说大神,你能不能说话多几个字,你老是就说这么几个字,我很难猜啊。”

    啵啵迈开了短腿,跟在紫堂宿背后。

    刚走了几步,前方的紫堂宿忽然脚下一顿。

    啵啵一个刹车不及,险些就撞上了紫堂宿的后背。

    哪知前方的紫堂宿,倏的一下子没了影子。

    啵啵脚下收势不及,一下子就跌倒在地,摔了个狗吃屎。

    “我说大神,你能不能动不动就搞消失?”

    啵啵一回头,哪里还有紫堂宿的影子,她揉了揉撞扁了的鼻子,很是委屈的爬起来,去寻找紫堂宿去了。

    紫堂宿话少,动不动就消失这脾气,啵啵在过去几个月里,已经很熟悉了。

    而此时,紫堂宿又究竟在何处?

    封天令旁,站着几名不速之客。

    其中有符道士,还有几名身份来历不明的陌生面孔。

    紫堂宿站在二楼封天令前,面上毫无表情,只是一脸漠然,望着那几名不速之客。

    虽然设下了禁制,可紫堂宿也清楚,依旧会有不法之徒,会打封天令的主意。

    这块封天令,是他徒儿的,也只能是他徒儿的。

    “滚。”

    紫堂宿只是迸出了一个字。

    这几人,不用说,都是为了封天令来的。

    “你是何人,居然敢让我们滚?”

    几人之中,最年轻的那人听罢,冷不住呵斥道。

    “我说小子,我要是你,就乖乖的滚。你眼前这位成名那会儿,你小子还在吃奶呢。”

    一旁的符道士,满脸同情,看着那名年轻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