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2章 救世主(求月票)
    长孙雪缨听罢,却是笑了笑。天 书 中 文  网

    “长孙姑娘,你笑什么,难道我爷爷说的有错?”

    帝锦瑟在旁陪坐着,见大伙儿都众星拱月一般,讨好着长孙雪缨,心底很不是滋味。

    她自从被毁容后,对这种场合,尤其敏感。

    见长孙雪缨一脸讥讽的模样,不免有些不快,开口就问。

    “锦瑟。”

    奚九夜低喝了一声。

    他心底对帝锦瑟也是不耐烦的很,也不看看是什么场合,若非是由于他的缘故,只怕帝景天都未必会让她列席。

    “这位姑娘不要误会。我之所以这么说,并非是怀疑老族长的能力,而是就算是老族长将此事上告,也没什么结果。我早前说了紫堂宿是三十三天的人没错,但那已经是过去了。他约莫在五百多年前,就离开了三十三天,到了九十九地。如今,他只能算是一名散仙。”

    长孙雪缨说罢,帝魔家族大部分都是一脸的茫然,唯独和三十三天有过一些接触的帝景天明白了过来。

    在三十三天,并不更像是九十九地,有什么神族的说法。

    三十三天,统称为天人,或者为仙。

    而天人之中,也有各大势力和宗门门派之分,像是佛宗,其子弟大多为僧侣,但也有一部分的俗家弟子。

    像是道门,也有俗家和道家弟子之分。

    丹无论是道门还是佛宗,亦或者是其他家族势力,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一旦加入了相应的宗门势力之后,不可轻易叛离。

    一旦叛离,轻则废除功力,重则被追杀,为本门所不容。

    所有在三十三天也有一些独行者,那些人,就是所谓的散仙。

    散仙无门无派,只紫堂宿离开千佛宗后,也就等同于成了散仙。

    散仙大部分性格桀骜不驯,他们行为做事,也大多不按理出牌,所以所谓的天地法则,对于他们而言,也并不作数。

    紫堂宿离开佛宗之后,就成了散仙,所以他行为做事,自然也就不需受到天地法则的管束。

    所以别说是帝景天很难上告三十三天,就算是他上告,也无人能管此事。

    听帝景天这么一说,帝锦瑟等人都是一脸郁闷。

    “岂有此理,难道这个叫做紫堂宿的,就可以逆天了不成,三哥的吃的亏,我们就只能就此作罢?”

    帝魔家族在异域上,是仅次于天魔廷的势力,多年横行无阻,何时像今日这样憋屈过。

    “其实我倒是有个法子,兴许可以治一治紫堂宿。只不过……”

    长孙雪缨特意卖了个关子。

    “只不过什么?长孙姑娘,你我既然都是一家人,有话尽管说。”

    帝景天催道。

    长孙雪缨听罢,有皱了皱眉,显然对于这个一家人的说法,很是不以为然。

    “紫堂宿虽然不受天地法则的束缚,但是他和一般的散仙不同,他终归是有门派的,他以属于千佛宗,而且当年他在千佛宗的身份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的离开,也导致了千佛宗经过了一次大动乱。这些年来,千佛宗一直在找寻紫堂宿的下落。”

    长孙雪缨如此一说,帝景天顿时了然。

    “长孙姑娘,你的意思是让将紫堂宿的行踪告诉千佛宗?”

    “不错,千佛宗为了寻找紫堂宿,下了封赏令。帝魔家族若是能将消息告诉千佛宗,非但可以获得奖赏,还可以解决了紫堂宿这个心头大患。要知道,只要是紫堂宿在,帝魔家族就永远别想获得封天令。同样的,紫堂宿用来封印封天令的那个禁制,也只有千佛宗的人才可以化解。”

    长孙雪缨说的帝景天眼中,异色连连。

    奚九夜在旁听着,也是暗暗心惊,这长孙雪缨不愧是帝魔家心心期望的少族长夫人,她的智谋远胜于帝魔家的任何人。

    只怕在异域和神界,也是罕见的人才,难怪她看不上帝释伽。

    “多谢长孙姑娘提醒,老夫会想法子,尽快联络上千佛宗。”

    帝景天颔首。

    一行人又畅聊了几句,席间,有巫医匆匆行了进来,在帝景天耳边低语了几句,之后,王蔷氏就离了席,帝景天的面色也难看了许多,不用说,必定是帝释伽的情况又恶化了。

    “老族长,我有一事想要与你商量。”

    长孙雪缨没了耐心,索性就单独要求与帝景天碰面。

    帝景天见推脱不过,只得摆手,让其他人退了下去。

    临行前,奚九夜回头看了眼老族长和长孙雪缨,两人正说着什么,奚九夜回首之间,恰好见长孙雪缨口中吐出了名字来,遥遥听去,正是“帝莘”两字。

    奚九夜不动声色,退了下来。

    同样的夜色,在天战营方向,帝莘忽觉得眉心一阵疾跳。

    从离开天罚戈壁开始,帝莘就感到一阵莫名的烦躁。

    这烦躁,帝莘将其归结于队伍里多出来的那个男人,紫堂宿。

    天罚戈壁的结局,是紫堂宿将封天令封了禁制,强行留在了天罚戈壁上。

    无论是神族还是异魔,包括其他九十七地的人,都没法解开封天令外的禁制。

    让九十九地为之疯狂的封天令,就这样留在了天罚戈壁。

    神族和异魔都派了人盯着封天令,但除了盯着,似乎也没其他法子了。

    这一切,全都是因为紫堂宿的缘故。

    如今整个神界都知道了紫堂宿这号人物。

    自家洗妇儿从回来到现在,都一直和紫堂宿呆在一起,一想到这点,帝莘就浑身不舒坦。

    所以,他的烦躁必定是因为紫堂宿。

    帝莘正想着,叶凌月和紫堂宿就从帅营里走了出来。

    “师父紫,火炎神帝真的没救了?”

    叶凌月看上去也是一脸的愁容。

    从天罚戈壁回来后,她就一直和师父紫想方设法救火炎神帝,但是哪怕是紫堂宿亲自出马,结果还是一样的。

    火炎神帝的情况,无法缓解,就连叶凌月的回春天符也是如此。

    叶凌月正询问着,忽感到了一道哀怨的目光,看了过来。

    她回头一看,就见了帝莘可怜兮兮地等候在营帐外,仿佛一头被人遗弃的小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