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0章 大仇人
    只见院外,果然站着一队人马。天 书 中 文  网

    大部分人都伤在身,看上去,情况不大乐观。

    为首的乃是皇甫臣,皇甫臣一眼看到了一名身形壮实的男子走了出来。

    再一看面貌,竟是奚九夜。

    皇甫臣心下了然,看样子,奚九夜果然了得,返回帝魔家族没多久,居然就混得很是不错。

    皇甫臣不禁感慨,这奚九夜的运势果然了得,早前他被打伤,非但没有自暴自弃,反倒借着这个机会,在帝魔家族的帮助下获得帝魔之体。

    看其周身的气势,更胜以往,看样子,必定有所斩获。

    早前帝释伽见其不顺眼,可这会儿帝释伽被废,在没有找到新的继承人之前,奚九夜在帝魔家族中,必定更收器重,不过前提是,奚九夜必须和帝锦瑟完婚。

    “奚老弟,别来无恙。”

    皇甫臣也是个人精,他早前和奚九夜并无什么交情,见奚九夜如今在帝魔家族有了权势,连忙改口叫起了老弟来。

    “帝少族长人呢?”

    奚九夜无意和皇甫臣多说。

    帝景天对皇甫家族的态度很是一般,相应的奚九夜也懒得和皇甫臣多说。

    皇甫臣神情一滞,对于奚九夜的态度,很有几分恼火。

    身后,一阵轻咳声,让奚九夜和皇甫臣都反应了过来。

    “在下长孙雪缨,想要拜见帝老族长。”

    一个清脆悦耳,恍若黄莺的声音,钻入了耳下。

    奚九夜闻声望了过去,却见一名女子,亭亭立在了不远处。

    女子一袭粉衣,身姿窈窕自不用说,一张脸却是让人看了,不禁一怔。

    长孙雪缨今日到帝魔家族来,心怀目的,与长辈见面,自是不好再隐藏容貌。

    却见其眉目若画,肌肤赛雪,那唇、那鼻、那眸无一不美。

    当真是人若其名,如春日雪樱,让人看上一眼,就不禁丢了心魂,满目绚烂。

    帝释伽早前看到了长孙雪缨的容貌后,也是失魂落魄,同时内心愈发痛苦。

    长孙雪缨如此的实力容貌,如今的帝释伽根本就配不上。

    他也知长孙雪缨此行到帝魔家族来,所为何事,一路上帝释伽都是颓废不堪。

    长孙雪缨声若黄鹂,举手投足间,都有一股说不出的风韵来,她没见过奚九夜,再看奚九夜身上有五根帝魔命脉,还以为他是帝魔家族直系的子嗣。

    不说修为,光是论修为和相貌,奚九夜比起帝释伽来反倒要更胜一筹。

    所以长孙雪缨不由多看了奚九夜几眼。

    本以为奚九夜会像其他男子那样,一看到她的容貌,就对其神魂颠倒,痴迷不已。

    哪知道,奚九夜只是扫了长孙雪缨一眼,就越过了长孙雪缨,到了担架旁。

    “通知老族长,少族长受了重伤,离开召巫医前来。”

    奚九夜竟是对长孙雪缨的容貌无动于衷,只顾着关心帝释伽的伤势。

    长孙雪缨一见,俏脸不禁红了红。

    这家伙,居然敢无视她!

    她可知,她是什么人?!

    她是帝魔家族内定的少族长夫人,也就是未来帝魔家族的当家主母,这厮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充其量,以后就是自己的狗奴才。

    长孙雪缨正欲发作,可是转念一想,今日自己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解除婚约……也罢,就姑且忍一忍这小子,届时见到了帝景天,再告他一状。

    对于长孙雪缨的怒火,奚九夜并无感觉。

    奚九夜和当初的奚九夜已经不同了。

    他浴火重生之后,也回顾了过往,他此生,经历的女子也不在少数。

    从夜凌月到兰楚楚,再到女异魔,再到女帝,也算是阅女无数,可真正能让他动情动心的,却不过两人。

    在能够超越帝莘,夺回叶凌月,重振奚家大业才是他的目标,所以,对于如今的奚九夜而言,女人在他眼中,不过是各种皮囊罢了。

    奚九夜跨步上前,见了帝释伽的模样,也是一惊。

    皇甫臣将帝释伽送回来时,奚九夜就大致猜测到了,帝释伽必定是出了事。

    只是让奚九夜没想到是,帝释伽的情况比他想得要糟糕得多。

    “是谁伤了少族长?”

    奚九夜替帝释伽把了把脉,发现其体内气息微弱,帝魔命脉竟然少了几根。

    是谁下的手,难道是邪神?

    奚九夜刚从天罚戈壁回来,他很清楚在场众人的实力。

    帝莘等人虽然实力不俗,可他和帝释伽同样都是八命帝魔,按理说,就算是能击退帝释伽,也没可能直接废了帝魔命脉。

    若是叶凌月,那就更不可能了,这得有多深的仇多深的恨,才会直接废帝魔命脉。

    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帝释伽,完了。

    奚九夜内心一阵激荡,帝释伽废了,那他就有机可趁了。

    早前帝景天提出奚九夜和帝锦瑟尽快完婚,奚九夜还有几分迟疑,一直避而不谈此事。

    但是如今一看,帝释伽重伤,他和帝锦瑟的婚事就必须提上议程,只要娶了帝锦瑟,他就能完全取得帝魔家族的信任,成为帝魔家族年轻一辈中的核心人物。

    奚九夜面上一副担忧的模样,心底却是一阵心潮澎湃。

    “是一个叫做紫堂宿的。”

    身旁,一名帝魔家族的魔将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紫堂宿?

    此人又是什么来头?

    奚九夜在神界时,可从未听说过这个名讳。

    不过无论对方是什么来头,他既然废了帝释伽,那从今日开始,他与帝魔家族就有不共戴天之仇。

    身后一阵仓促的脚步声。

    奚九夜猛地被人推开了。

    “释伽,我可怜的孩子,你怎么成了这副模样?是谁,是谁下的手。”

    女子悲悲戚戚的声音,听上去异常刺耳。

    只见一名华衣女子,扑向了帝释伽。

    女子年约三四旬,长得很是美艳丰满,杏眼桃腮,自有一股风流体态,看上去和帝释伽有几分相似,正是帝释伽的亲娘,帝王蔷氏。

    “娘!”

    帝释伽这几日身心都备受摧残,看到了自己的亲娘后,实在忍不住,痛哭流涕。

    母子俩抱在了一起,顿时哭声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